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母女时光
    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这种事情,来了挡都挡不住。

    谁也不能预料,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一切的结果,都是再不知不觉中形成的。

    默深思的样子的,老翁还是安慰他说:“这件事,会解决的,我想,他们狼人族那边,也绝对不会允许她这样胡闹的,所以,你也别太担心了。”

    听了老翁的话,默点点头:“嗯。”她现在真的是无比的希望,狼人族的人赶快过来,把这个小祖宗带走,他真的就是谢天谢地了。

    也没想到,自己只是想补充一下体力,可是,居然把这么一个活祖宗给招惹了回来。

    还真是请佛容易,送佛难啊。

    可是现在,有金研那个家伙给 她出谋划策,怕是这个王小晓,更加不会那么容易离开了。

    默也想不通,这个金研脑子里在想什么,居然会去帮这个王小晓,里面的轻重关系,还真是令人不解啊。

    凝在血族,可是心里面还是依旧想着是黑森林的事情。

    希诺跑过去,看着凝忧伤的神色,有些不解疑惑,帮她一边捏肩膀,一边问:“妈咪你怎么了啊,自从回来以后就愁眉不展的,发生什么事情了啊。”

    别看希诺小小年纪,可是就是很贴心,很暖心,让人不自觉的想去多喜欢她一点。

    凝有时候在想,希诺和希奥的性格还真是天壤之别啊,姐妹两个从小生活在一起,居然可以差距这么大。

    “我啊,是在想你默舅舅的事情,怕那个女生一直纠缠着他啊,事情可就很麻烦喽。”

    小希诺听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我知道,是因为那个女孩是狼人族的人,而舅舅是血族的,所以他们两个没办法在一起,对吗。”

    凝点点头,点了点希诺的小鼻子说:“你还真是人小鬼大啊,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呢。”

    希奥吐吐舌头笑了笑,然后转过身,坐在凝的旁边,一本正经的问:“那如果,舅舅真的和那个王小晓在一起了,会发生什么事?会有什么影响啊?就算爹地是血族的王,也不可以吗?”

    听了希诺的话,凝长叹一口气,皱着眉头,想了想这件事的严重性,说:“就算你爹地,是血族的王,也不可以,因为,他们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从千年前开始,这就是被禁止的法令,谁都无法改变。”

    希诺点点头,想了想,问:“那妈咪,如果有一天,我喜欢上了一个人类的话,你和爹地会怎么做?把我还是把他杀死呢?”

    听着希诺的话,凝的身子一阵,他没找个,希诺居然会问这个问题。

    虽然希诺现在还小,可是这个孩子心思缜密的很,有些时候,真的是比大人,还大人一点,想法也十分的成熟。

    凝认真的看着希奥,回答:“你是爹地和妈咪的宝贝,爹地和妈咪,只会选择在不伤害你的情况下,尽全力的去保全你,知道吗?”

    希诺认真的点点头,然后一头扎在凝的怀抱里。

    凝明白了,原来她问这个问题,不是真的想知道一些什么,而是想认证一下自己在他们心中的位置。

    这个小傻瓜,没想到居然会有这种想法,真是够胆大的。

    凝摸着她柔软的头发说:“希诺,你是爹地和妈咪最珍贵承诺,所以,才会给你取这个名字啊。”

    “我知道我知道,爹地和我说过的,嘿嘿,我的存在,是不是验证了爹地和妈咪最好的爱情呢?”

    凝温柔的拍了拍希诺的头,然后笑着说:“傻瓜,当然了啊。”

    希诺想了想说:“我也想,和爹地妈咪一样,拥有这么好的爱情,让人感觉,太美丽了。”

    凝摸着希诺的头,似乎是在自言自语的说:“每一个美丽的背后,都是有代价的,这个代价的沉痛,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只有经历了,只有度过了,才能过上现在的生活。”

    希诺看着凝,点点头,笑着说:“我知道,容易得来的东西,容易失去,不容易得到的东西,得到以后,也就不容易失去了,对不对?”

    “人小鬼大啊你,没错啦,就是这个道理啊。”

    这是下午,属于母女谈心的时刻,这个时候,他们坐在长亭下,看着花开满院,谈着自己的心里话,岂不是一种享受?

    凝从来没有和母亲谈过这些话,所以,她很珍惜和女儿这样在一起的时光,还能把小小的她,抱在怀里。

    因为,凝害怕时间太快了,快的她来不及抓住时间,希诺她们就都长大了。

    怕长大以后,她们之间会存在很多普通母女一样存在的矛盾,再也不能像曾经这样,好好的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谈心,抱抱她了。

    希诺小声的说:“妈咪,我们一辈子都可以像这样嘛?不管以后我长多大,都可以像现在这样,赖在你怀里嘛?”

    凝微笑着,在她小脸颊上轻轻的盖下一个吻,说:“傻瓜,当然可以啊,我们是母女,也是你最好的朋友。

    不管未来,你遇到什么问题,发生什么事情,你都可以像今天一样,和妈咪说,妈咪也一定会站在你这边,保护你,帮助你的。”

    希诺赶紧点点头,开心的闭着眼睛,感受着母爱带来的温度。

    没一会,希奥就跑过来了,躺在凝的另一边,笑嘻嘻的说:“妈咪,希诺,你问在说什么啊?我怎么说哪里都找不到希诺,原来你偷偷溜到这里和妈咪撒娇了啊。”

    希诺吐吐舌头说:“怎么啦!”

    希奥赶紧摇着凝的胳膊,撒娇的说:“我也要妈咪抱抱,我也要撒娇的嘛。”

    凝无奈,最后把她们两个全部抱在怀里,母女三人坐在摇椅上面,两个小宝贝靠着凝。

    “你们两个,是我最好,最珍贵的礼物了,不管过了多久,妈咪都希望,你们能就这样,躺在妈咪怀里。”

    这样的景象,凝突然想到了十几年前。

    她忘我的说:“那个时候,你们还是小宝宝,妈咪天天带着你们,在这里,看着太阳,看着花,那个时候,你们才是咿咿呀呀的,还不会说话,可是,没想到现在,已经长大了。”

    远处,艾瑞克现在楼上,看着她们母女三人,无奈的摇摇头。

    而下面的雷奥无奈的摆摆手,一本正经的说:“哎,这两个小家伙,抢走了妈咪对我爱,真是的,还真是让人嫉妒啊。”

    艾瑞克看了看他,垂着眼睛,更加无奈的说:“是我应该不开心吧,你们三个家伙,抢走了我老婆对我的关心和爱护,我还没有和你们算账类。”

    雷奥无奈的吐吐舌头,指着外面说道:“现在可不是我哦,是你的两个女儿在抢我妈妈哦。”

    他们的话,凝其实是可以听的一清二楚的。

    凝朝他们射来一道冷冷的目光,吓得父子两人赶紧后退几步。

    凝说道:“你们两个大男人,在那边有什么好吃醋的啊?真是受不了你们啊,别打扰我。”

    雷奥赶紧站的远远的,朝艾瑞克看了一眼,无奈的说:“你老婆真是的,怎么现在这么凶啊,哎,看来,是你的问题啊。”

    艾瑞克把雷奥托着后面的衣领拽起来,看着他说:“你这个小矮子,再胡说八道什么啊,你信不信,我这就把你的假期给取消啊。”

    一听艾瑞克这么说,雷奥瞪大了眼睛,随后都快挤出眼泪来了。

    最后撇着嘴说:“爹地,我错了,你要三思而后行啊,可别在冲动的时候,做出什么决定,这是妈咪说过的哦。”

    其实,这就是很幸福的事情,一家人可以这样其乐融融的在一起,没什么比这个更加幸福的了。

    夜晚,一家人围在一块吃晚餐。

    艾瑞克看着希诺和希奥,一本正经的说:“你们两个什么时候那么喜欢妈咪了啊?不是前不久才说,最喜欢爹地的嘛?”

    听了艾瑞克的话,凝无奈的低着头,碰了他一下说:“你在这里吃什么醋啊,也不嫌害羞啊。”

    希诺和希奥听了,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说:“嘿嘿,最喜欢妈咪,也最喜欢爹地啊。”

    希奥赶紧点点头说:“对嘛,又不冲突哦,爹地不用吃醋啦。”

    艾瑞克笑了笑,摸了摸她们两个的头,笑着说:“虽然还是有些吃醋,可是不知为何,竟然还是气来,哈哈,两个小滑头。”

    雷奥也点点头,迎合着说:“是小滑头没错啦,你俩出来以后,爹地和妈咪可是再也没有管我喽,哎,不过啊,你们要乖一点,否则,他们在给你们生一个小弟弟小妹妹,那你们到时候的处境,就和我一样啦。”

    “啪——”

    不等雷奥说完,艾瑞克和凝不约而同的从他头上就是一个暴击。

    凝看着雷奥,捏着他的小脸蛋一本正经的说:“臭小子,你在这里乱说什么啊,怎么啦,感觉自己收到伤害了啊,小没良心的,妈咪和爹地哪里对你不好了啊。”

    艾瑞克也看着他说:“你这个臭小子,还学会吃醋了,你比妹妹们大几岁,都不知道照顾他们嘛,还在这里乱吃醋。”

    雷奥憋着嘴,摇摇头,无奈的说:“哎,你们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最有默契了,平常都不见你们这么说一不二的啊。”

    艾瑞克冷冷的说:“臭小子,什么时候这么皮了,我看你是饭吃太多了,是不是得消化一下啊?”

    雷奥赶紧摆摆手,笑眯眯的说:“不用不用,我吃好了,还有功课呢,爹地妈咪,我先去做功课了。”

    说完就去一溜烟的跑了,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的皮死了。

    希奥和希诺两个人看着雷奥落荒而逃的样子,开心的不得了,笑的嘴都合不拢了。

    逗的凝和艾瑞克也哈哈大笑起来,这顿饭吃的,还没吃饱就笑的又消化掉了。

    不过,这顿饭,吃的很开心。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