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担心她
    入夜,凝躺在艾瑞克的怀里,说道:“也不知道,哥哥他们怎么样了啊如果王小晓执意这样的话,到时候我们怎么办?”

    艾瑞克摇摇头说:“不可能的,狼人族寿命有限,她怎么能和默在一起呢?最后,岂不是伤心的,还是默了。”

    凝想了想,确实如此。

    默受的委屈,已经够多了,她也不想默,在经历过一次,失去谁的感受。

    所以,这件事,无论如何,希望都不要有任何的差错了。

    已经三四天了,王小晓依旧是不离不弃的在哪里,一部也不肯离开。

    不管老翁和灵说多少好话,她自己依旧是很坚持自己的意见,在这里那里也不去。

    黑森林,近些天的天气都不是很好。尤其是今天,更是狂风大作。

    默看着外面黑压压的乌云,风来的也很突然,默想了想说:“看来马上就要下雨了啊。”

    老翁也点点头,看着被狂风吹下来的树叶,皱着眉头说:“这雨,怕是得下个几天啊,好好防护一下,别让屋子里漏雨,乘着还没下雨,你们几个,把房子加固一下。”

    众人点点头,就开始将稻草和木头更加交错的铺了几层,还在最上面,做好了流水的措施。

    这样,应该能撑几天,估计是没问题的。

    老翁看着一旁的王小晓,她坐在那里,被风吹的有些凌乱的说:“姑娘,马上就要下雨,你赶紧回去吧,要不然,被这雨淋透了,肯定会生病的啊,默性子也犟的很,从不心软,他是不会让你进屋的。”

    王小晓摇摇头,坚定的说:“他不同意,我是不会离开的,而且,这雨,对我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的。”

    “可是,小姑娘啊,不是老夫和你说,这可真的不是闹着玩的啊,老夫活了这么久,怎可能骗你?”

    老翁实在是苦口婆心了啊。

    王小晓依旧摇摇头说:“老先生你先进去吧,小心待会着凉,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您也不用在劝我了。”

    老翁无奈的点点头,他是除了凝,还没见过这么倔强的姑娘啊,真的是什么都不怕啊。

    为了默,她宁可留在这里,接受这风吹雨打,这也真是让老翁有些不得不佩服她了。

    黑森林的人,都被这个女孩的坚韧给打动了,可是只有默,依旧是那副样子,因为他绝对不能心软,否则,后果不敢设想。

    雨真的是说下就下了,毫无征兆。

    前一秒他们还在讨论这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可是,话音刚落,下一秒就是大雨倾盆了。

    灵看着外面真么大的雨,不经张口感叹着,然后小声的说了一句:“天啊,这么大的雨,那个姑娘不会还在外面吧?”

    默冷冷的说:“这么大的雨,她怎么可能待的下去呢,等雨停了,你可以出去看看,八成早就跑到别处躲雨了,不必担心。”

    一旁的金研有些担心的说:“可是,这雨怕是得下很久啊,她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不会饿死吧?”

    默冷冷的看着他们,你一言我一句的,都是在为这个王小晓担心。可是,都没有想过他的感受。

    依旧是面无表情,冷冷的说:“既然你们这么担心,不如出去看一看,也好放心不是,不过,我得离开这里了,这样的事,摊上,总归是个麻烦,我不愿意,将麻烦带给黑森林和凝。”

    说完,转身就收拾东西去了。

    灵赶紧拦着他,皱着眉头说:“哥,我知道你的为难,我们也只是在担心那个姑娘而已,毕竟,这件事,与你,与她,你们两个都是无辜的。我只是不想你们其中任何一个人收到这样的待遇而已。”

    听完灵的话,默放下手中的东西。

    默默走到一边,不说话了。

    是啊,她们两个,希望的无辜啊,无论是谁,都是受害者,可是这个恶果,也是他自己种下的不是么?

    可是现在,他有什么资格来这里去评判另外一个人呢?那个小姑娘,说到底,还是一个小孩啊。

    不是他太残忍了,而是只有让她死了这份心,对她,对任何人,都是一个正确的结局。

    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默看着外面的雨,心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小一点。

    其实,他觉得,应该和王小晓吧应该说的话,和她说清楚,也许这样,她也会明白为什么他不同意了吧。

    而不是一味的躲避,一味的逃避事情,造成了这样的结果,对他们任何一方来说,都是残忍的。

    雨已经这样下了两天了,默眉头紧皱。因为他一直没有看到王小晓的身影。

    可是与其在这里担心,不如出去看看,万一真的出什么事,那可真的就后悔莫及了。

    想着,默跑出去,一旁灵看到了,大叫:“哥,雨这么大,你去哪里啊?”

    默没有回应灵,跑到石头旁边,一看,王小晓瘦小的身影确确实实还在那里,她浑身已经湿透了,而且已经闭着眼睛。

    “喂!小晓!王小晓,能听到我说话嘛?你快点醒一醒啊!王小晓!”默着急的叫着小晓,希望她有一点点回应。

    王小晓虚弱的睁开眼睛,有气无力的看了一眼默,就又闭上眼睛,再也叫不醒了。

    默皱着眉头,把自己身上的外衣脱下来,披在王小晓的身上,然后快速的将她抱起来,冲进屋里。

    金研看着默把人抱回来,此时的王小晓的脸上已经没有一丝丝的血色的,嘴唇惨白的和脸一个颜色。

    默把他放到自己房间的床上,关上门,看着她湿漉漉的身上,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

    心里面却又生出一丝丝的难过:“真是的,为什么不回去?明知道我不可能同意这件事,这样执着下去,到底有什么意义啊?”

    最后没办法,闭着眼睛,说道:“得罪了!”

    将王小晓身上的湿衣服脱下来,给她盖上被子,然后又在旁边点了个火炉,让她可以充分的感觉到还有温暖。

    又把厨房的姜拿出来,浓浓的熬了一碗姜红糖水。

    来到床前,一勺一勺的,小心翼翼的喂王小晓吧姜汤喝下去。

    足足喂了她两碗,才看到她额头上,冒出了点点的汗珠出来。

    老翁一行人看着默在哪里忙前忙后的,什么事都亲力亲为的。

    老翁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哎,终究还是逃不过为一段孽缘啊,默本身就很可怜了啊,怎么命运依旧不放过他呢?”

    默出来以后,擦了擦头上的汗,看着屋里的人,终于有了均匀的呼吸,才稍微放心下来。

    老翁喝着一杯茶,给默也倒了一杯说:“你是不是,对那个丫头,有了什么不该有的感情了?”

    默听了老翁的话,突然身子一阵,皱着眉头,他也搞不清楚,自己这是怎么了,这么担心王小晓。

    他依旧硬着头皮说:“没有那回事,我只是,不想让她就这样倒在黑森林,到时候,我们依旧说不清楚,所以,救她,也只是出于情分而已。”

    真的是这样嘛?默自己都不敢肯定,可是,他也一直是用这样的理由在麻醉自己而已。

    终于,第二天的晚上,王小晓虚弱的睁开眼睛,看到一旁睡着的默,靠在自己的身边,她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本来想找东西,给默盖一下的,可是,因为没什么东西,而她又太虚弱了,动静有些大,默就醒来了。

    看到王小晓,默松了一口气,说道:“你终于醒来了,你都已经,在这里昏睡了一天一夜了,幸好你醒来了。”

    王小晓看了看房间,说:“这是你的房间嘛?一直是你在照顾我嘛?”

    默点了点头,说:“没错的可是,你别误会什么,对了,饿不饿?我去给你弄点粥过来,刚醒来,别吃什么太刺激的东西,喝点粥是好的。”

    说完,转身给她去熬粥。

    没一会,一碗热腾腾的粥就做好了,因为王小晓的身体太虚弱了,默也不敢给她补的太厉害。

    但是,粥里面咸咸的,放了一点盐,因为稍微吃点盐,对她恢复体力是有帮助的。

    王小晓想尝试的做起来,可是也是徒劳无功的。

    默走过去,说:“躺着吧,我喂你,吃完以后,在好好睡一觉,应该就会没事了。”

    说完,开始一口一口的喂她吃粥。

    王小晓感动的差点都哭了,可是,碍于默在这里,又不好意思让他看到自己哭鼻子的样子,就只能忍着了。

    喝碗粥,王小晓想转身睡个觉,才发现,似乎有什么是不对劲的。

    她猛然撬开被子,偷偷的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尽然没有了,脸不由自主的突然红了起来,就跟煮熟的螃蟹一样。

    “”

    默过来以后,王小晓红着脸,低着头问:“我,我身上的衣服,去哪里了?是,是你帮我脱下来的!”

    “咳咳咳。”默也红着脸,低着头,硬生生的说:“你,你别误会啊,你的衣服已经湿透了,都可以挤出水来了,而且,我只是帮你把衣服脱下来而已,并没有干身份其他的事情,你,千万不要误会。”

    说要以后,赶紧转身,从一旁的衣柜里拿出一套衣服,扔在床上说:“你明天,穿这个衣服吧,这是,我妹妹的衣服,你们两个,身形差不多,她的衣服,我向你应该可以穿。”

    这时的王小晓也不像那会那么嚣张了,像一个小媳妇一样,羞答答的说:“好,知道了,谢谢你。”

    “嗯,没事,那,那你睡吧,明天一早,我给你把粥端来,等你好了,想吃什么,再说把。”

    王小晓也点点头,弱弱的说了一句:“好,谢谢你。”

    两个人也就再也没有下文了。

    出来以后,默摸着自己的脸,烫的不像话,他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的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