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暗生情愫
    默奇怪的摸摸自己的额头和脸颊,有些疑惑不解,心里默默的碎碎念的说:“我是怎么了,难道说我也被传染了?看来得去喝点姜汤了。”

    也许是在自我安慰,或者是其他什么的原因。

    默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会感冒的,可是就是不愿意去相信某些事情,宁愿去喝两碗姜汤来麻痹自己。

    他坐在窗口,看着外面连续的大雨,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只有看着这雨的时候,他的心里才能稍微放心一点。

    天刚刚才亮,默就跑出去,冲了一个凉水澡,让自己更加清醒了几分。

    强迫的告诉自己:“不要再这个时候晕船,她只是不能在黑森林出任何的危险,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他这样做,只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而已,并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

    这么想的,默努力的点了点头,随后露出一个可敬的微笑来,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一早,大家起来,就发现默自己站在院子里,现在的雨比那几天来说,要小许多了。

    老翁担忧的问:“默,你现在雨里干什么?还不快回来啊,虽说这雨小了点,可是你也不能就这样站出去啊。”

    默回头,摇摇头的说:“没有啦老翁,这个时候啊,在这里冲澡,纯天然的啊。”

    老翁无奈的摇摇头,说道:“这怎么行啊?”

    “老翁,小时候,你不是经常让我站在大雨中洗澡的嘛,怎么你都忘了啊,要不然,老翁也过来洗一洗!”

    默似乎是在打趣的老翁说。

    老翁干咳了两声以后,说:“那可都是你小时候的事情了吧,还拿出来提什么,我这一把老骨头,可经不起折腾了,我不去。”

    默想想也是,所以也不在说什么了,最后甩了甩头发,进屋去了。

    灵不可思议的看着老翁,饶有兴趣的问他:“没想到啊,老翁,以前你是让我哥哥现在这大雨里洗澡的啊!我还是头一次听说这种事啊。”

    金研也在旁边迎合着说:“是啊,没想到老翁你居然会这么吝啬的,一个小孩子洗澡能费多大功夫,你居然这么狠心的啊。”

    看着他俩你一言我一语的,老翁心想,这俩家伙还真是很般配的啊。

    老翁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你们两个,就还是不要在这里说什么风凉话了,事情你们不清楚。”

    灵突然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事情,遍不解的问老翁:“是不是因为这中间有什么事情啊?”

    听了灵的话,老翁无奈的点点头,语重心长的说:“这件事,对于默来说,也是一段沉痛的往事,可是,他已经不记得了,他小时候,不能用水洗澡,只能用这雨水,因为他的身体里,有一种特殊的东西,只能接受雨水,我也找不到任何的办法去帮助他,可是后来,他年龄长大了,也就慢慢好了,所以,以前,他喝的,都是露水,雨水。”

    老翁语重心长的说着,灵认真的听着,没想到的是,原来默有这么多的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他们兄弟二人几乎没有什么交流,可是,毕竟是兄弟,也很尊重对方的存在,但是说到底,还是缺少了点什么更加深刻的东西。

    他也没有去问默这件事,因为老翁说他忘记了,虽然不知道他是因为什么会忘记那段记忆,可是,对他来说,也是好的。

    毕竟,有些事情,是不需要记住的,能忘记的,反而更好。

    灵也点点头,若有所思的说:“是,能忘记更好,有些不需要记得是事情。那就忘记吧。”

    然后灵认真的看了会老翁,才皱起眉头说:“既然如此,那就施法,抽取王小晓的记忆吧,这样,对她,对我哥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老翁摸着胡须,赞同的点点头,说道:“是,默忘记抽取她的记忆,才会有了后来这么多事,不如一开始,就把她和那些人一块,抽了记忆送出去。”

    “那我们商量一下,等今晚,他睡着了,我们在动手吧。”

    老翁沉默的点了点头。

    一旁的金研听着他们的话,眼珠子转动着,偷偷摸摸的溜出去。来到默的房间。

    他试探了一下,里面只有王小晓一个人,才放心的溜进去了。

    王小晓虚弱的睁开眼,看到金研蹑手蹑脚的进来,王小晓下意识的拉了拉自己的被子。

    看着这个猥琐的家伙,警惕的说:“你来这里干什么?我现在不是你的对手。你就要来这里和我较量嘛?”

    金研听着她的话,真是可笑,这家伙真的以为所有人都和她一样那么暴力,那么爱打架啊。

    金研不理会她的话,偷偷的靠近着。

    王小晓赶紧攥紧拳头,把被子拉上来,死死的盯着金研。

    金研无奈的摇了摇头,给了她一个白眼说:“你能不能不要把所有人都想的那么不堪好不好?既然我们有约定再先,我才不会做出小人的行为呢。”

    听到金研这么说,王小晓暂时放下警惕,可是依旧不掉以轻心。

    看着他神神秘秘的样子,王小晓问:“你来这里到底是干什么来的?有话就说,别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行不行。”

    金研靠近她,小声的把自己听到的话告诉了王小晓。

    王小晓惊讶的说:“原来,他们想抽取我的记忆,让我忘记默,真的是,太可恶了吧,记忆是很美好的东西,他们怎么可以选择来决定别人的记忆呢?”

    金研表示无奈的摆摆手,跟她说:“我把话已经告诉你了,反正我遵守了约定,你自己想办法吧,我可是要走了,被发现就完蛋了,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啊,我告诉你,可千万不能妥协啊。”

    金研又偷偷摸摸的溜了出去。

    王小晓眉头紧锁,心里十分担心,他们那么多人,自己这么虚弱,可干不过他们吧。

    如此一来,那自己不是就已经注定了会被他们随便宰割?

    王小晓越想越委屈,最后泪水都不由自主的流下来了。

    记忆是一段很美好的东西,里面包含了快乐和不快乐的事情,虽然有很多的不快乐在其中。

    但是,纵然如此,他也不愿意让别人宰割她的记忆啊,因为那是她的一部分,她生命里因为有这些记忆,才能组成一个完整的她。

    这么想着,心里暗暗发誓的说:“想要抽取我的记忆,绝对不可能,除非我死了,否则,绝对是痴心妄想。”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王小晓一着急,又连着咳嗽了几声,本来就没有痊愈,这样一着急,反而更加严重了一些。

    默听到王小晓这么使劲的咳嗽了这么多下,有些担心的进去,看见她俯在床边一直咳嗽着。

    面色苍白,十分痛苦的样子,本来已经缓和许多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加重了一样。

    默给她看了看病情,皱着眉头说:“你的咳嗽又加重了,肺火,肝火,比较旺盛,导致气血不通,无法流畅,你得放平心态。”

    王小晓抬起头,看着默,抬起嘴说:“我没事,只不过是咳嗽而已,能有什么事,你不用担心,过会就没事了。”

    默给她把煮好的银耳莲子羹端过来,一勺一勺的送进王小晓的嘴里去。

    “没想到,你的手艺这么好,昨天晚上,你给我喝的虽然只是白粥,可是,却特别有味道,喝了一次,就像在喝第二次。”

    王小晓欣赏的看着默,一脸花痴的说着。

    默点点头说:“在这里待久了,总得学会弄点东西来吃,其实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只是你把它想的太好喝了。”

    听了默的话,王小晓低着头,不在说话了。

    默又说:“这银耳莲子,有止咳去火的功效,你喝着正好,待会还有汤,等放凉了,我给你加一点白糖喝,效果会更好,你先在这里休息吧。”

    说完,就要出去了,王小晓突然想到刚刚金研说的话了,有一些害怕。

    赶紧叫着默:“等一等!”

    默挺下脚步,疑惑的转过头,看着她,皱着眉头问:“怎么了?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么!”

    王小晓结结巴巴的说:“那个,你能不能在这里陪一陪我?平常这个时候,都是我哥哥寸步不离的照顾我的,所以,你能不能,也留在这里啊?”

    听了王小晓的话,默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妹妹。

    是啊,没错,凝这个时候,也是非常依赖别人的,他也一定会寸步不离的守在这里的。

    大概是出于一个哥哥的本能吧,同样,她也是别人的妹妹,如果她的哥哥知道她这样的话,一定也会很伤心的,所以,就答应留下来了。

    王小晓没想到他真的会留下来,激动的看着默。

    一看她这种感激的眼神,默赶紧摆摆手,说道:“你千万不要误会,因为,像你说的,如果我妹妹这样的话,我也一定会很担心的守在她身边的,所以,我明白你这种心情,答应留下来,只是因为我想到了我妹妹,所以,才没走,所以请你千万不要想太多了啊。”

    反正,只要能留下来,出于什么,王小晓都才不在乎呢。

    毕竟可以留下来,就是她最大的机会,也说明,她在默的心里,也还是有一定的地位的,否则,只是想到她妹妹,那么,他留下来又有什么意思呢?

    这么一想,王小晓突然觉得,默会不会已经一步步的喜欢上了自己呢?

    她看着默的侧脸,轮廓分明的脸庞,高挺的鼻子,凉薄的嘴唇,一头棕色的头发,简直就是一个完美情人啊。

    所以,既然她们之间是有缘分的,那么,王小晓就发誓,一定会好好把握住她们之间的机会的,绝对不让这么绝佳的机会流逝。

    王小晓试探的问他:“你为什么不喜欢笑,也不喜欢说话啊?”

    默冷冷的看着她,说:“因为我觉得,没什么事情,是一定非要笑的,也没有什么情况,是非要说话的,多一点的表情,多一点的话,会让我觉得很累。”

    “”

    这就是理由?王小晓心里面是这么问的。

    这算是什么回答啊,就因为这样,就不说话,也不苟言笑,岂不是太牵强了嘛这个理由?

    不过,默说的,也是他真实的想法,可能王小晓不理解吧。

    王小晓也没有多问什么,看着默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书,王小晓探着脖子,想看一下他在看什么书。

    默冷冷的说:“你以为你是乌龟么?脖子能伸那么长?如果想知道,你可以直接问。”

    “咳咳咳,我,我就是单纯的好奇而已,没有别的什么原因。”

    默合上书,看着她说:“好奇的事情,是可以问的,你这样,也不会有什么答案,直接问,不是更好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