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万恶的童子功
    感应到药水温度下降,桶内的年轻人陆鸿猛地睁开双眼,看到老人在收拾柴火器皿,不由脱口而言:“老头,又放弃了?”

    华老头轻瞥他一眼,似笑非笑说道:“不是我放弃了,是你又失败了。”

    陆鸿猛翻白眼,双手在桶沿一撑,整个人腾空,轻轻一跃,就这么跳出了大桶,麻利地落在地上。

    看他的动作,轻盈而舒畅,显然是一个运动健将;可再看他的身体……也许大家都是男人的原因,又或者两人很熟络了,跳出来的陆鸿除了身着一条内裤,其它地方都是**的,就这么没羞没臊地露在老头眼前。

    他的身体显得非常匀称,没有一丝赘肉,然而却也没有多少鼓胀的肌肉。等到身体的通红颜色退去,展现在人面前的肌肤白里透红,几乎可以让女人羡慕嫉妒恨。

    修长挺拔的身躯,似含蕴着精妙的力量,显得生机勃勃。长得虽然不是帅得掉渣,却也一表人才,五官立体有型,双眼明亮,有一种让人熨帖的感觉。用现在的话来说,是一个长腿欧巴!

    听了华老头讽刺的话,陆鸿大为不满,连连哼声:“说我失败,我还怀疑你呢!老实说,我已经多次怀疑你说的炼精成气的境界到底是否存在了!华老头,你到底是不是忽悠我的?”

    华老头吹胡子瞪眼了:“忽悠你?小子,你这话没有良心啊。我压箱底的东西都教给你了!你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陆鸿不说话了,话说这话他也只能和华老头说一下而已,其它就无法向外人言道了。

    实在是他的经历太过离奇了,说出去也无人相信呀!

    陆鸿的人生,在八岁以前都是正常的,该吃吃,该睡睡,与普通小孩没有什么区别。

    然而小孩心性大多好奇心很大,好奇心害死猫呀,只因为在八岁那年看见华老头在打拳,屁颠跑过去说要学习。华老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向来难说话的他,竟然同意了,还收了陆鸿做徒弟。

    从此,陆鸿“杯具”的人生开始了。

    华老头教会了他四样本领:一经一典一功一针。

    经叫《彭祖养生经》,据说是彭祖传下来的导引之术,彭祖据此活了八百多岁,成为上古时代长寿的象征,连孔子、庄子等人的作品也流传他的长寿事迹。

    对此陆鸿是有些怀疑的,不过华老头说得悬乎,还一本正经地把这经书的修炼境界划分了三层。

    第一层叫抱元守一,主张精气神兼备,既要肢体导引,还要静坐冥想。导引的时候,或伸屈,或俯仰,或行卧,或倚立,或徐步,或吟或息。

    冥想的时候,静坐而行气,吞津下丹田,能守静笃,化元为一。

    第二层是炼精成气,练出元气来;第三层叫化气为丹,又叫内丹境,据说炼成可以延年益寿,青春永驻。

    陆鸿从八岁开始练气,到如今足足十年,还停留在第一层抱元守一上,根本没有传说中的元气诞生。

    抱元守一听上去很玄乎,可根本没有厉害之处体现出来,比如说什么身轻如燕啊,穿金裂石啊,飞檐走壁啊,统统都没有!

    这让陆鸿开始怀疑华老头的说辞了,如果不是他亲眼见过华老头一掌劈开了一根大腿粗壮的结实木头,他估计早就要放弃这修炼了。

    用华老头的话说,他只是练出了一半的“气”,也就是堪堪摸到第二层的境界,就如许厉害了。天赋更突出,修炼更早的陆鸿,没有理由练不成功!

    这大概也是陆鸿能够坚持下来的心理安慰了。

    盖因这修炼太困苦,除了打坐,就是冥想,枯燥无味,而且早晚都要做功课,对一个年轻人来说非常艰难。

    十年下来,搞得陆鸿离群索居,都像一个小老头了,那些年轻人的玩乐都与他没有缘分。

    当然,获得的好处是他好像神思清明,十年来身体没有什么病痛,不过那传说中什么过目不忘的金手指也没有表现出来。

    好在除了《养生经》,华老头教的一些东西就是实打实的本领了。比如那“一典”,是一部皇皇巨著《药王典》,博大精深。

    《药王典》传说是药王孙思邈留下的著作——难道不是传说中的《千金方》吗?

    陆鸿对比过了,华老头传授的药王典,既有《千金方》的一些配方,却又不相同,看它的内容比《千金方》还要丰厚得多;除了方子,还有中医医术的记载,如望闻问切、辩证下药、煎药熬草等等。

    这部宝典,华老头的教授方法就是记,每次见面都要考校《药王典》的内容,让陆鸿苦不堪言。

    十年来,陆鸿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背诵记忆《药王典》上了,搞得他在学业上荒废许多,成绩也不好,考不了好大学,受了不少白眼。

    还有那“一功”的《太极功》,主要是太极的拳脚功夫,华老头说它是道门张三丰亲传的功夫,除了能强身健体,练到极处,配合炼精成气的境界,以气御功,可隔山打牛,伤人于无形,与市面上那些老爷爷老太太打的软绵绵的太极拳又大不相同。

    当然,陆鸿还没有炼成《彭祖养生经》第二层境界,不知效果,只能当是一种期待吧。

    至于“一针”,那就是技艺活了,全称叫《阴阳五行针》,是一种针石之术,讲的是针灸之法。

    顾名思义,它就叫五行针,相传是名医扁鹊的看家本领,以气运针,落在人体穴位上,有起死回生、枯木逢春之效。

    这当然又是华老头的说辞,效果如何,陆鸿根本不知道,谁让华老头把他的一切怀疑都归咎在他没有练成养生经第二层,无法以气运功,以气御针呢!

    气!气!气!

    陆鸿这十年都被这理念笼罩,练了十年还是没有捉摸到气的存在,哪怕华老头为了促使他突破,给他收集了很多名贵草药每隔一段时间就来一次药浴,锻打筋骨,强健身躯,依然不见“气”的踪影!

    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如今就要要去上大学了……十年光阴,就耗在了这《养生经》上。

    你说陆鸿为什么不果断放弃?

    是的,他有想过!

    当他一次次怀疑“气”的存在,又一次次凝气失败的时候,他还真的和华老头说他不练了,他要重新做一个“正常”的年轻人。

    可特么华老头告诉他,《养生经》是童子功,一旦中途放弃,致使已经开阔的经脉淤积,会让人落下一身的后遗症!

    最致命的说法是,他会做不成男人!

    万恶的童子功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