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古怪的嘱咐
    陆鸿感觉他的青春被《养生经》这部童子功毁了。

    所有的梦想,都被童子功打击得支离破碎,一点遐想都不给他留下。

    每当看到同学成双成对,卿卿我我,他就不免神伤。他也想要这样的青春啊,特别是有美女对他心生好感想要接近他,他又不得不忍痛疏离的时候,他的心就在滴血啊。

    这个处女在小学生之中都不一定找得到的时代,陆鸿不近女色,守身如玉,外人看来是难得,他的心却如蚂蚁挠个不停,有一种要吐血而亡的冲动。

    可是,上了华老头这条贼船,一不小心学了童子功,他只能咬牙忍受,使得他有色心却没色胆,养成了无比闷骚的性子。

    他想过华老头是在吓唬他,然而对方一本正经神情严肃,又让陆鸿不敢冒险。

    好在华老头并没有太过绝情,给陆鸿下了一个期限,让他坚持到二十五岁不破身,那时候还没练气成功,那就放弃吧,散功做一个平常人。

    这是陆鸿能够坚持下来的最大原因,他如今十八了,就咬牙坚持几年吧。

    当然,也不一定需要那么悲观,比如快速说在体内练成了“气”,那就荤素不忌了,要找什么女人就找什么女人。

    因此陆鸿比任何人都想练气成功。

    “这事真急不得,顺气自然吧。你从八岁开始练功,那时候经脉通畅,正是练功的最佳年龄。练了十年,你如今精气外放,精血已经旺盛到一个非常强烈的境界。照我的推算,你离突破不远了。”华老头再一次安慰陆鸿。

    陆鸿怪叫一声:“这话你两年前就说了,今天是第几次重复了,没有三百也两百多了吧?”

    “总之你不能放弃。”华老头不理会陆鸿的阴阳怪气,还是语重心长的样子,“我二十岁才开始修炼《养生经》,已经错过了最佳修炼年纪,用了将近二十年才练出半气来,一直到今天都无法把气息提炼精纯。你天赋比我强,还年轻,又有我的精心栽培,肯定很快就练出气来了,说不定你一个机缘来临就突破了呢!”

    “但愿吧。”陆鸿露出与年龄不符的沧桑苦笑,失败的次数多了,一次次打击心中的希望,是个人都麻木了。

    华老头不满说道:“你担心什么,就算无法凝气成功,凭我教你的其它本领,一样可以让你在这个世间立足了。要我说,你就不应该再去读什么大学,老实再跟我学几年,对你更有益。”

    陆鸿摇头:“这个你说了不准,我说了也不准,我父母才有话事权。我如果说不去读大学,他们非把我的腿打断不可。”

    华老头闻言以手抚额,无奈说道:“世俗的偏见啊!文凭学历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陆鸿哼哼说道:“我可不愿意让人说我是中学毕业而已,读个大学,哪怕学校不好,那也是个门面好不好。”

    华老头挥挥手说:“罢了。这个我无法左右你们。你明天就出发去南方市了?”

    陆鸿点头说道:“明天一早就得出发了,人家要求最迟明天报道,好在也就六七个小时的车程而已。”

    华老头想了一下,说:“那去好好学点东西,毕竟是系统的医学院,说不定有些过人之处。”

    提及即将要读的大学,陆鸿就苦笑连连。

    说是医学院,却是南方市南方医科大学下面一个非常不起眼的中医学院,据说往年这学院连学生都招不齐,可见现在中医有多么落魄。

    当然,如果不是学校太漏,以陆鸿的学习成绩估计也考不上。

    话说大部分时间花在打坐修炼《养生经》和背诵《药王典》上,陆鸿除了语文和历史成绩还过得去外,其它就一塌糊涂了。

    平时靠死记硬背,二本都上不了,甚至三本也悬。没想到今年他走了狗屎运,高考题目刚好有不少是他所熟悉的,超水平发挥,达到了二本分数线,虽是吊车尾的一份子,却也足够上这个吊车尾的中医学院了。

    一想到明天就要离开家乡,开始一个人的生活,陆鸿期待的同时又有些忐忑。

    华老头招呼陆鸿到跟前坐下,非常严肃地说:“来,陆鸿,我有些事情要交代你。嗯,很重要的事情。”

    陆鸿从来没见老头这么严肃过,大为不解:“老头,不就是去上个大学么,又不是永远不见,估计个把月国庆的时候就回来了,你用得着生离死别的样子么!”

    “严肃点!”华老头呵斥,“我是有别的事情要交代。”

    陆鸿开始正襟危坐,说:“好吧,我仔细听着。”

    华老头伸出一个指头说:“首先,我教你的功夫,不能停下,要继续修炼。养生经也好,太极功也罢,修炼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点你要切记。”

    陆鸿大大咧咧说道:“这个不用你多说,坚持了那么多年,我不可能轻易放弃,半途而废。”

    华老头一边点头一边说:“至于诊断看病,开方抓药,落针行灸,你对着书本确实学了个七七八八,但是中医最讲究辩证,这个你是一点实际经验都没有,所以,你最好不要轻易帮什么人治病。不要忘了,你连行医的资格证书都没有呢!”

    “那你有吗,不一样帮人看病?”陆鸿反问。

    华老头瞪他一眼:“我和你同吗?我就在这个小村,哪也不去,谁会因为这个找我麻烦?你就不同了,南方市是我们国家南方最大的城市,人多口杂,世情险恶,你不惹人,一样有人招惹你!总之小心无大错。”

    陆鸿怕被数落,连连点头,答应下来。

    接下来华老头嘱咐的第二点是要陆鸿千万不要在二十五岁之前破身,除非已经练出“气”来。这一点陆鸿就是不同意也得同意了。

    “第三点……”华老头伸出第三根手指,神情凝重,表情也更为严肃了,目光如电,直直看着陆鸿,缓缓启唇,“你到了外面,任何人问你跟谁学的功夫和医术,你都不要把我说出去,更不要泄露我的住址。无论是谁!听明白了吗?”

    陆鸿懵圈了,这交代让他有一种心头不妙的感觉,难道说他遇人不淑,这华老头是有前科的被通缉的犯人?

    “为什么?”陆鸿脱口问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