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晕倒的美女
    列车疾驰奔过,窗外的景物飞速掠退,让人有一种目不暇接的感觉。

    动车行驶得极其平稳,除了铁轨传上来的动感声音,没有让人有任何不适。

    车厢内环境干净,环境安静。

    陆鸿饶有兴趣地打量周遭的一切,他是第一次坐高铁动车,对什么都感觉新奇。

    从没出过远门的他,今天去大学报到,是第一次到外面感受这个花花世界。说到这一点不能不说为了跟华老头学习,他牺牲了很多东西。

    当别人忙着学习课本知识的时候,他忙着背诵《药王典》;当别人忙着谈恋爱做羞羞之事时,他在苦练《养生经》这一童子功;当别人到处旅行长见识的时候,他既要修习太极功,又要打坐做功课。

    可以说,他此前的十年功夫,都奉献给了华老头……咦,这说法怎么感觉那么搞基呢?

    当然,他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他学习的那一身本领,不知要超出常人多少,只待给他一些出人头地的机会,说不定就一飞冲天了。

    今天去大学报到,他先是从镇上坐大巴到市里,之后转而坐高铁。一早出门的他,等到安坐在动车上启动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

    动车很快,再过三个小时他就可以抵达大学所在城市。

    第一次坐高铁动车,他对一切都很好奇,都快成逛大观园的刘姥姥了。

    好在他活在一个信息并不封闭的时代,可以从电视上网络上接收大量的新信息,不然他此时恐怕就真和一个土包子差不多。

    打量了几分钟之后,陆鸿的目光渐渐落在了斜对面的座位上,很快,目光被吸引住了。

    那里坐着一位年轻的女人。

    确切地说,是一位美女!

    九月的南方热得人不要不要的,这天气是美女最喜欢的了,因为可以穿得少一点,尽情展示她们的身材。

    眼前的美女也不例外,一身清凉,天蓝色的牛仔短裤下,是两条修长白皙的长腿,合拢摆在那里,极其吸睛。

    她的上身是一件宽大的白色t恤,胸前是一些可爱的图画,也是短袖的,露出两条玉臂,修长的手指下拎着一小瓶矿泉水,不停地晃点着。

    另一只手撑在桌面上,托腮凝神,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再看她的脸,秀眉明眸,肤色白皙,脸尖精致,刘海别在两边,长发扎了一下垂在一侧,青春而活力。

    看年纪应该和陆鸿差不多,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青春美少女!

    陆鸿肆无忌惮地打量美少女,那眼神充满了侵略性。

    美少女似乎察觉到陆鸿极其没有礼貌的目光,微微转头,扫了一眼,眼睛定在他身上,翻了一下白眼,嘴角微撇,好像很不满意陆鸿的打量。

    陆鸿“羞涩”一笑,向美少女露出了他洁白整齐的牙齿,目光还是没有转移。

    美少女不由生气,紧皱秀眉,鼻息重了一些,以为遇上色狼了。

    说实在的,陆鸿就是故意的,他才不管美少女怎么想,总之美女当面,秀色可餐,不看白不看啊。

    他是上了华老头的贼船练了童子功不错,但是不代表他就要做太监呀。相反,作为一个正常的十八岁青年,血气方刚,热血沸腾,关注美女那是天性使然。

    虽然无法有所动作,不敢接近她们,但是过过眼瘾大饱眼福总可以吧?

    所以,任你美女怒目以对,我自岿然不动。你瞪你的,我看我的,反正没有任何损失。真要指责我,还可以拿“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来做理由嘛。我只是看而已,君子行径,又不像宋玉那样做登徒子调戏你,你能怎么滴?

    在陆鸿上下打量美女甚至都要观测出人家的三围的时候,美少女受不了这种狼性的目光了,心想这家伙真可恶,太色了,还不知道是否在意淫与她怎么样怎么样了呢。

    她向旁边坐着的一个年轻女生打了个招呼,咬耳窃语几句,另外一个女生转而看了陆鸿一眼后站了起来。

    年轻女生长相相对普通一点,只能说清秀。她嚯地站起,把陆鸿吓得不轻,以为她打算为美少女出头,准备过来找他“理论理论”呢。

    两女生好像很熟络,一个才站进来,另外一个立刻挪动臀部,嗖的一下就转移到里面的座位去了。

    等站起来的女生缓缓坐下,陆鸿才送了一口气,原来人家只是换座位而已呀。

    还真别说,换了座之后,美少女背靠座椅,另外一个坐直在外面,还真的遮住了美少女的身子,让人无法继续打量。

    视线受阻,陆鸿耸耸肩自己也笑了。

    他并不是腼腆之人,内向只是表象,是为了拒绝学校中的女生接近,其实如果不是因为练了什么童子功,他才不会做拒绝美女这种傻事呢。

    对于那些出双入对的同学,他也羡慕啊。那个少年不怀春呢?

    好吧,说的直接一点,他却是有些闷骚!

    如果允许,当对面美少女注意到他的时候,他说不定都过去搭讪了。他有一个损友告诉他,想追女人,一点要脸皮厚,要像一块牛皮糖,死缠烂打,说不就成功了呢?

    总体要求就是要胆大心细脸皮厚,而搭讪就是第一步。连开口搭讪的勇气都没有,还幻想周身有美女环绕,做梦去吧!

    开口还有机会,连搭讪都做不到,那就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搭讪……美女……”陆鸿想着想着又苦笑了,“华老头,我诅咒你练功练掉了小jj!”

    “兄弟,你真牛!”忽然陆鸿旁边坐着的一个青年称赞起他来。

    “嗯?”陆鸿大为不解。

    青年悄声说道:“我们看美女都是偷偷的,只有你敢光明正大肆无忌惮啊。能看到人家美女生气,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表扬你了。”

    “她没什么损失,我却一饱眼福了,不是吗?”陆鸿回应。

    青年只有竖起大拇指了,半晌,才悄声说道:“这节车厢的人都是去南方市的,看兄弟你应该是大学新生吧,我想那个美女和你也一样,下车之后你去搭讪搭讪,说不定就能得偿所愿了呢。嘿嘿!”

    一开始陆鸿还不知道“得偿所愿”指的是什么,但听青年笑得古怪,良久才反应过来。

    特么的,丫原来是同道中人啊!

    可惜,陆鸿只能想,却不能行动,要辜负这位大哥的好意了。

    三个小时后。

    动车到达南方市站点。

    陆鸿收拾好背包,跟着人们缓缓走到车门口,刚想下车,一缕缕清香钻入鼻孔,令人精神一振。

    他侧头一看,哟,旁边正是刚才的那个美少女,她也要下车了。

    美少女被陆鸿的停顿挡住身体,微微抬头,刚好迎上陆鸿那似笑非笑的目光。

    “又是这色狼!”美少女又气又怒,又亮又大的眼睛瞪了陆鸿一下,表示不满。

    美少女身上的清香真诱人,陆鸿忍不住又吸了一下,长长的气息抽进鼻子的时候,发出“咝”的声响。

    美少女听到声音,发现陆鸿的动作,明白过来脸唰的一下红了,有如熟透的苹果,衬得她更为娇艳。

    她是又羞又怒,银牙轻磨,有一种咬人的冲动。色男人她见多了,但是如眼前这个男人一样完全外露的色态,她还真是第一次见。

    哪有这样色眯眯的呀。

    美少女想骂人,但周遭那么多人,众目睽睽之下,她有只能忍住,越想越是生气啊。

    陆鸿当然无法察觉美女的心思,闻着清香暗爽了一把之后不敢耽搁,跨步下了车。

    脚一下站台,一股热流扑面而来!

    没了车内的空调,九月初的南方烈日到底有多热,没有领略过的人简直无法想象。

    一凉一热间,能让人瞬间眩晕!

    陆鸿看到很多人纷纷扬手遮住眼睛,还听到不停地抱怨声音。

    久习《养生经》,陆鸿对于体内气息的调节甚有窍门,只是停顿站了一下,很快就习惯外面的气温了,身上不冷不热。

    有的人却没有他的本领,冷热之下出了问题。

    “呀”的一声,陆鸿只听到一个惊呼声在耳边炸响,还没反应过来,扭头发现一个身影向他扑来。

    确切地说,一个人倒在了他身上。

    陆鸿不由自主扶住倒下的人儿,入手是瘫软的身体,还有紧闭双目熟悉的面孔。

    那熟悉的清香又在鼻内萦绕,陆鸿脑袋有些发懵,刚才那显得青春朝气的美少女,怎么就晕倒在他身上了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