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被贬低的中医术
    “怎么回事,有人要讹我?”手中扶着人,脑袋一阵空白的陆鸿生起这么一个自我防护的念头。

    仙人跳?

    还是碰瓷?

    这年头讹诈的新闻充斥于所有人周围,屡见不鲜,陆鸿见识虽不多,听闻却不少,他第一时间是这样的想法。

    难道说这个美少女要利用自己的容貌和年龄做讹诈人之事?

    如果是的话,那就太可惜了,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啊。

    还不待陆鸿反应过后,蓦地一个女人尖叫着冲过来:“菲菲!菲菲,你怎么了?”

    她正是刚才在车上与美少女同座的清秀少女,只见她一边大声地喊着人名,一边抓住陆鸿手中美少女的肩膀,脸色惶恐焦急。

    “菲菲?”陆鸿被她的呼喊声引得回过神来,低头打量,手中扶着的美少女完全没有了刚才白里透红的肤色,相反是一脸苍白,发鬓渗汗,昏迷不醒的同时手脚还有些微微颤抖。

    “这是……”陆鸿愣了一下,啪的一下,突然被人一巴掌打在肩膀上,差点推得他倒退。

    “你对我们菲菲做了什么?”清秀少女一脸怒容,指着陆鸿。

    她的尖叫声吸引了路过的乘客,有的停下围观,还有三两个围过来问怎么回事。

    陆鸿生怕误会,赶紧指着身上伏着的少女说:“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她从我身边路过,啪的一下就昏迷倒了过来,我是好心扶她!”

    “哦,这样啊,她发病了?”

    “中暑了吧?”

    “这贼天气,中暑也很正常,赶紧送医院吧。”

    “做急救才是真的,看看有没有休克,需要人工呼吸的话,我来……”

    好心人纷纷发言,建议不一。

    清秀少女闻言大发雷霆:“胡说八道,我们菲菲刚才还好好的,哪里是中暑!她也没有什么病,你们……哼,都给我走开!”

    好心人听了有些尴尬,不过还是劝送医院的多。

    陆鸿趁他们发言的时候,手指轻轻搭在美少女脉搏上探了一下,发现脉搏紊乱不堪,却也侧面证明人只是昏迷而已,还没有到休克的地步。

    接着又探手摸了一下美少女的额头,触手冰凉。

    不过还真别说,美少女肌肤真是滑啊,没有多少肉的额头都是一阵滑腻,真正是肌若凝脂呢,如果是其它部位……

    罪过啊,陆鸿自我谴责一下,都到这时候了,他竟然还有空遐想,太罪过了!

    “你做什么?”清秀少女看陆鸿伸手又是摸美少女的手有是抚额头,以为他要揩油,不由悲愤交加。

    陆鸿淡定说道:“看看她问题大没。你说得没错,她不是中暑。中暑之人体温一般都升高,她却是相反,体温下降了许多。”

    清秀少女愣了一下,问:“你懂这些,你是学医的?”

    “南方医科大的医学生。”陆鸿偷天换日,没有说明他今天还没到大学成功报到呢,更没说是南方医科大下面的一家中医院的学生。

    如果真要追究,他可以说自己没有说错,大一的中医学生就不是医学生了?中医院也是属于南方医科大的呀!

    听到对方是学医的,清秀少女大喜过望,先是打了个急救电话,之后与陆鸿把美少女扶到站台旁边的长椅上坐下。

    “你们是朋友?”陆鸿看清秀少女把美少女靠肩扶着坐在那里,不由问了一句。

    “是的,我叫李琴,和菲菲是同学,家是南方市的,今天是从外面旅游回来。”

    “哦。”陆鸿微微点头,沉吟了一下,分析起情况来,“我之前查过地图了,南方市高铁站离市区比较远,还不知道是分配什么医院的急救医生来这边看你同学呢。你确定等下去?”

    李琴闻言又慌又急:“那怎么办?”

    “这个么……”陆鸿还没说话,就被匆匆赶来的一个站台工作人员打断了。

    “怎么了,需要帮助吗?”这时候来去匆匆的旅客倒是散去了,不过也被站台人员发现了状况。

    等李琴说明情况,站台人员用呼机说了几句话,接着转头安慰李琴:“别着急,我们站有医务室,我让值班医生赶过来了。”

    李琴又是道谢又是感激,一下子把想要说什么的陆鸿给忘了。

    站点医生是一个颇为年轻的男子,身强力壮,速度够快,没两分钟就跑过来了。

    喘了几口气之后,他观察了一下美少女的身体状况,说:“她这是低血压弄的!”

    “对对。”李琴惊喜附和,“我差点忘了,菲菲和我说过,她有低血压。只不过平时没见她发作过,所以……医生,她没大碍吧?”

    站台医生皱眉说道:“低血压平时不算什么大事,但是都晕厥了,肯定很严重!我……先给她多喝水,最好是盐水。算了,最好是补充一下生理盐水!”

    说着,他打开带来的急救箱,从中翻出一大瓶注射液。

    陆鸿眼见,看见“氯化钠”几个字。

    医生上下翻弄,又是拿输液管,又是插针头什么的,眼看就要给美少女扎针了,陆鸿忍不住出声说道:“医生,你确定她真的是低血压而已?”

    站点男医生手顿了一下,扭头看陆鸿,皱眉说道:“你什么意思?”

    “他也是医学生。”不知是鬼使神差还是什么,李琴替陆鸿道出了身份,说完她也愣了一下,看看医生,又看看陆鸿,再看看怀中的朋友,忍不住疑惑了。

    一听到陆鸿是医学生,站点医生脸色顿时难看了,一脸的恼怒:“怎么,你怀疑我的诊断?她满脸冷汗,心率加快,分明是心悸的症状,加上晕厥。这不是低血压发作的状态是什么?”

    陆鸿自顾说道:“如果她如你所言是低血压的话,那就是气血不足,寒滞气凝,血行无力,脉象应该是迟而有力,表现出迟脉的症状。但她的脉象可不是这样呀!”

    站点医生愣住了,被陆鸿那一口什么“气血不足”什么“脉象”给弄晕了。

    李琴也傻眼了,看着陆鸿发呆。

    站点医生反应过来后,冷笑连连:“我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不懂别装懂,别耽误我治病救人!”

    陆鸿闻言耸耸肩:“确实不能不懂装懂啊。现在她脉大而有力,如波涛汹涌,来盛去衰,大起大落,这分明是洪脉的症状嘛!”

    又是什么迟脉、洪脉的,站点医生彻底懵圈。

    良久,站点男医生恍然,惊呼加冷笑:“我明白了!你是学中医的!哈,一个学中医的人也敢在我面前叫嚣治病救人?你凭什么,凭你们那些什么望闻问切吗?”

    那表情,那神气,完全就是看不起陆鸿学中医出身的模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