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相信谁
    “凭你们那些什么望闻问切吗?”

    陆鸿敢说,这是他听到最侮辱他的话了。

    诚然,在此之前,他就隐约听到过周围之人对中医术贬低的话语,看看现在那些人无论生什么病都跑医院输液吃西药,而中医却无人问津,如此就可见中医术惨淡的遭遇了。

    他依稀记得小时候家里人有什么病痛,特别是那些相对慢性的疾病,大家都还是中意用中药治疗的,家家户户都有一个药罐,随时可以煎熬汤药。

    如今却不然,药罐早就不知所踪,连老人生了病都不喜欢吃那些苦涩的汤药,转而到医院吃药、打针、住院输液。

    但是,陆鸿对中医保持着很高的敬意,特别是身边就有华老头这样的中医药大师,加上本身也学这个技艺的原因,他对中医还是充满了希望。

    没曾想,离开家乡,才到南方市这个大都市,甫一落地,就听到别人如此侮辱中医,陆鸿这个年轻人无论如何都无法忍受这口恶气。

    冷冷扫了站点医生一眼,陆鸿冷笑说道:“你不懂中医不是你的错,但你张口闭口别人没有资格,还说耽误你治病……嘿嘿,我看你才没有资格呢!不懂装懂的庸医,说的就是你吧?”

    站点医生闻言恼怒异常,指着陆鸿说道:“你到底胡搅蛮缠什么,我有行医资格,你有吗?你不过是一个医学生罢了,还是学中医的,哼!”

    旁边的李琴也不高兴了,扭头对陆鸿说道:“兄弟,我姐妹还晕着呢,你能不多事吗?”

    听到有人支持自己,站点医生顿时一挺胸,斜眼瞥了陆鸿一眼,就好像在说:看吧,你多么不得人心,赶紧给我滚开!

    陆鸿强忍一口气,面向李琴说道:“你如果想让庸医害死你姐妹,那我无话可说。”

    李琴皱起清秀的眉头,又开始犹豫起来。

    “混蛋!”站点医生有一次听陆鸿说他是庸医,忍不住爆发了,几乎是跳起来吼道,“你这混蛋,给我滚,别耽误我治病救人,否则我就报警抓你了!”

    陆鸿轻轻反问:“让我滚,是为了让你把低血糖当低血压治疗吗?”

    “什么低血糖……嗯?”站点医生发飙还没吼完,突然停下来,就好像一只鸭子被人紧紧握住脖子,卡住了喉咙,无法出声。

    陆鸿笑得更轻蔑了:“很明显的低血糖,有人却完全看不出来,想当低血压治,这不是庸医是什么?还行医资格呢,我呸!”

    站点医生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看看晕倒的少女,又看看陆鸿,整个人狐疑起来。

    少女李琴察觉到医生难看的脸色,心中一动,好像明白了什么,双眼疑惑地看着陆鸿,想听他的解释。

    陆鸿瞥了一眼晕倒在李琴怀里的美女,大声说道:“晕厥、冷汗、心悸,看上去确实是低血压,但是病人脸色苍白,手指还隐约颤抖,加上脉大有力,大起大落,很明显就是低血糖晕厥的病状。低血糖当低血压来治,一个不好,那是要死人的!”

    “死人……”站点医生脸色刷的一下全白了,双眼露出恐惧的神色。

    对于一个医生来说,可以治不好病,也可以被人说医德有亏,可一旦治死了人,那就是一辈子的污点,再也难以洗脱了。

    另外,治死人的事情,不单外人议论,就连自己心理那一关也难以渡过,毕竟医生的本职工作是救死扶伤,而不是杀人取人命。

    “真的吗?”李琴一脸紧张地看着医生。

    站点医生脸色难看,半晌才说:“我再看看。”

    说完,他低头走进李琴,伸手翻了翻晕厥美女的眼皮,做出一副仔细研究的样子。

    陆鸿见状瞥了撇嘴,不以为然,人都晕厥了,看瞳孔有什么用。再说了,血糖低你看什么瞳孔,别说西医了,连中医都不会去看这地方。

    “装模作样!”陆鸿忍不住冷哼发声。

    站点医生闻言手中动作僵硬了一下,扭头瞪了陆鸿一眼,这才慢慢收手。

    “怎么样了?”李琴紧张地问。

    站点医生脸色发红,讪笑说道:“可能是有点低糖反应。”

    “可能?”李琴不悦了,小脸怒容,眼睛剜了医生一眼,大声指责,“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可能?你到底会不会医病的?”

    “哪个行业都不免良莠有别,但是医生一旦庸碌,那就是大事了,会死人的。”陆鸿在旁边适时补了一刀。

    谁叫这个医生刚才触了他的逆鳞!

    “让你看不起中医,让你高高在上,让你看不起我!”陆鸿从来不是那种得意忘形、刻薄嘴损之徒,但是看到站点医生被女人骂得抬不起头来,他心生快意,有一种报仇的快感。

    站点医生不敢直视李琴鄙视的眼神,只好回头又瞪了陆鸿一眼,这才手忙脚乱去翻药箱,边动作边说:“低血糖是麻烦了一点,不过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我给她输点葡萄糖就行了,等她醒过来再喝点葡萄糖口服液……”

    说着,翻出一瓶葡萄糖输液来。

    陆鸿忍不住翻白眼了,现在的医生,怎么动不动就给人输液打点滴呢?

    虽然葡萄糖是营养剂液,但毕竟是从血管里进去的,会让人体的温度降低,全身器官都得调整配合这一过程,这总不是什么好事。

    别的不说,肾脏的负荷就大了许多!

    眼看站点医生忙活要输液,陆鸿看了看脸色苍白的美少女,心有不忍,直直向李琴说道:“李美女,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可以让你的朋友很快醒过来。”

    “什么?”李琴一时没有听清楚。

    陆鸿解释说道:“我可以让你的朋友不打针、不吃药,一两分钟就能醒过来。”

    李琴还没什么反应,站点医生尖锐叫起来:“年轻人,你当你是神仙吗?她低血糖都晕厥了,这么严重,什么都不做,她怎么能醒?还是你打算学人家电视上的招数,给她当头泼一盆冷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可以不打针不吃药,嘿嘿!”

    陆鸿真是受够这丫了,低喝一声:“你不学无术,就不要以为别人都跟你一个样!没本事就别叽叽歪歪,老实给我站那里看着!”

    医生气笑了:“到底我是医生,还是你是医生?你一个学中医的人也敢在我面前装什么神医?”

    又是看不起中医之术!

    陆鸿懒得理这种无知之徒了,转头问李琴:“你相信我,还是相信他?相信我,立刻做给你看。相信他,我立刻走人!”

    “这……”李琴亚历山大,额头都冒汗了。

    这算哪门子选择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