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香艳治疗
    相信谁?

    李琴敢说她从来没有承受过如此大的压力。

    好朋友晕倒,她心就够慌的了,站点医生赶来,她心里本来松了一口气,觉得一切可以安好。

    然而,她没有想到有陆鸿这门一号人物存在,直接就把站点医生驳得无比难堪,而且看上去陆鸿反而是有道理的一方。

    这就让她难办了。

    按理说,她应该选择相信医生,而不是陆鸿这个医学院尚未毕业的学生。可是,医生一再出错的表现,让她难以深信。

    那么,选择陆鸿?

    也没有那么容易!

    正如站点医生所言,陆鸿一个学中医的,凭什么敢说大话?

    陆鸿很不满意李琴犹豫的表情,那是不相信他能力的表现。

    他也从来不是那种热脸贴冷屁股的人,扫了李琴一眼,陆鸿冷笑一声,转身就迈步要走人。

    “等等!”就在站点医生露出胜利微笑的时候,李琴急切的把陆鸿叫住了,这一声毁灭了医生所有的高傲与欢欣,他脸色难看之极。

    陆鸿却好像没有听到一眼,继续走了两步。

    李琴更着急了,喊道:“我相信你,相信你!”

    陆鸿这才手脚,慢慢转身,一脸微笑,好像早有预料一样。

    再看另一边,站点医生的表情比吃了一只苍蝇还要难受。

    陆鸿往回走两步,一本正经地对李琴说道:“我叫陆鸿,大陆的陆,飞鸿的鸿。你记住了。”

    李琴不明所以,一头雾水,不知道眼前的年轻人为什么要严肃地介绍自己。

    陆鸿也不解释,径自让李琴扶着晕厥美少女在站台的花圃边上做好,他也上前坐在旁边。

    看到陆鸿搓手要动作,站点医生不甘失败叫道:“姓陆的,你不是医生,没有行医资格,凭什么行医看病?”

    陆鸿不答话,拿眼去看李琴。

    李琴皱着眉头,紧咬嘴唇,向医生说道:“我相信他,你就不要多事了。”

    医生闻言脸色一僵,手指都颤抖了,气得老脸狰狞,半晌他重重哼了一声,冷冷说道:“我倒是想看看某些人怎么装神弄鬼糊弄人!”

    陆鸿头也不扭,他现在和这个所谓的医生没有任何说话的兴趣了,转而有些忐忑的准备为晕厥美女施救。

    陆鸿终究有点紧张,以往他在华老头的指导下帮村里人做些力所能及的救治措施,比如按摩、推拿之类的动作,都练得比较熟练。

    但是,那都是有华老头在旁边指点的情况,他心里负担比较小,毕竟不用考虑太多,一旦有什么过失,由华老头纠正即可。

    今天却不同,是陆鸿真正意义地第一次单独救人治病。

    不过怎么说都向外人夸了海口,哪怕再紧张,陆鸿也只能硬着头皮施展手段了。

    深吸一口气,压制体内的烦躁,陆鸿镇定下来,缓缓伸手抓起晕厥少女的右手。

    话说从美少女晕倒在他怀里,到站点医生的到来,以及看向几人长篇大论的“争吵”,其实从头到尾,也不过是经历了三分钟多而已,算不上耽搁多久。

    晕厥的美少女脸色依然苍白,也只是继续晕着而已,并没有其他恶化的迹象。

    陆鸿敢不屑站点医生又是吃药又是打针的办法,最大依仗就是他打算施展一些独特的推拿之法,使晕厥少女苏醒过来。

    推拿首重经络、穴位,与针灸差不多,不过是用手指代替针石罢了。

    它是一种非药物的自然疗法,有推、拿、按、摩、揉等多种形式,通过推行气血,调和阴阳,从而达到疗养的效果。

    推拿对于晕厥、酸痛等病症效果比较显著,然而看似简单,其实却颇见功夫,特别是认血、推拿过宫的手法、力度,都非常人所能掌握。

    陆鸿跟着华老头学习“五行针”,用了将近十年的功夫,才把这一套方法学到手。

    今天,是他第一次单独施展在别人身上。

    陆鸿握住了晕厥少女的手掌,触手冰凉,手心还隐有汗迹,可见少女血流凝脂,热量都无法运转到手心了。

    陆鸿握手的姿势比较怪,与平常和人握手的方向刚好相反,他反握上去,他的虎口刚好对上少女的虎口,而他的四根手指反而搭在少女的手背上。

    紧接着,他用另一只手抓住晕厥少女的手臂,固定姿势,握着的手开始摩动。两人的虎口紧紧接触,相互摩擦,就好像两条手臂在交缠一样。

    不得不说,这样的姿势古怪而香艳,引人遐想,因为陆鸿的手指搭在美女手背上,摩动的时候,那轻抚的动作,就极其轻佻了,好像调戏占人家便宜似的。

    李琴先是愣了一下,继而抽了一下陆鸿的手,怒道:“你做什么呢!”

    陆鸿被打通了,横了李琴一眼,道:“没看到我在推拿虎口穴吗?”

    “虎口?”李琴有些狐疑低头看陆鸿的动作。

    陆鸿继续按摩,一边说:“虎口穴也就是合谷穴,是经外穴名,出自《千金要方》,推拿按摩这个穴位能治疗头通、眩晕等症状。”

    李琴被陆鸿一口的专业术语给唬得一愣一愣的,再也不敢说话了。

    其实陆鸿按着按着也差点想入非非,晕厥少女手掌虽凉,手背却极其滑腻,肤白似雪,肌若凝脂,透明得几乎连毛细血管都要看得通透了。

    小手背摸起来舒服极了,握在手中,是男人都要有些遐想。再往上看的话,更是令人激动的情景——

    晕厥美少女今天一条白色的短袖t恤,露出两条玉藕一般的手臂,白花花一片,好不性感!

    她侧着头靠在李琴怀里,陆鸿只能看到她一个侧脸,在乌黑长发的遮掩下,若隐若现,靓丽貌美的容颜看上去更是添加了几分朦胧之美。

    她苍白的脸容让人见了忍不住心生怜惜,大有“我见犹怜”的感慨。

    在虎口按摩了三四十秒钟之后,陆鸿手掌轻移,来到了少女手腕的地方,紧紧握住,用力向上推去,只见美少女手腕因为被压迫露出一片白色来。

    白色过后,是一阵血红之色晕开,随着陆鸿手慢慢来到她的手臂内侧少海穴的位置。

    这里的肌肤更是滑溜,也更有弹性。

    陆鸿一握,只觉得弹性十足,让人有揉搓的**。

    少海穴归少阴经,颇为复杂,针灸落针其上,可以治疗很多病症,比如眩晕、透风、齿痛之类。

    用西医科学的话来说,这里的神经末梢极多,与身体的很多神经都有关联。

    所以陆鸿并不敢在上面太过用力,时间更不敢持续太久,他只是把一些血流推到上面,停留了几秒钟就放开。

    等他准备下一步动作的时候,眼看陆鸿上下其手晕厥少女依然没有醒转的迹象,那个静等看好戏的医生终于出声了,只听到他嗤笑挖苦说道:“大医圣,好圣手,你不是很有办法吗,不是说可以不打针不吃药把人弄醒吗?现在我倒是看到你用咸猪手在人家美女身上占了不少便宜,人却没有醒!你不是一开始就想趁机揩油而已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