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色狼?
    揩油?

    占便宜?

    这种颇具敏感性的词语从站点医生口中说出来,充满了猥琐与淫荡的气息,简直让人难以忍受。

    陆鸿想生气吼他两句,不过扶着晕厥少女的李琴听了却有些狐疑,满是怀疑地扫了陆鸿几眼。

    她把陆鸿的动作都看在眼里,虎口相摩擦的姿势,怎么看都像是在“抚摸”人家的小手呀,还有那一路从小手臂“摸索”上去的动作,更为诡异,更让人遐想了。

    如果陆鸿能听到她的心声,肯定大叫冤枉,他所谓的“摸索”,那只是在丈量手骨的尺寸而已,只是为了量出精准的穴位。

    谁让他在人体上实际操作的机会太少了呢,虽然知道穴位在哪个部位,但实践起来,还要一边心中默念医书记载的教导,一边慢慢丈量。

    “被我说中,心虚了?”看陆鸿不说话,站点医生越发兴奋。

    “你特么能不能给我闭嘴!整天像只苍蝇一样嗡嗡嗡乱叫,你不烦我还烦呢!你特么以为自己是唐僧吗?”陆鸿终于忍不住回头吼了站点医生一句。

    “噗嗤!”闻言,李琴觉得有趣,笑了出来。

    站点医生脸色发青,难看之极,他恨恨说道:“你就嚣张吧,治不了人,我就报警,说你耽误我这个正规医生救人,是在谋财害命。”

    “切!”陆鸿懒得理他。

    站点医生转而又对李琴说道:“还有你,你也要为耽误我救人负责任,你朋友真出什么事,你后悔内疚也没有用!”

    他这么一说,李琴不由担心起来,忐忑害怕。

    陆鸿却是专心致志治病救人,双手离开晕厥少女的手臂,各出一根拇指,小心地放到少女的太阳穴缓缓揉搓起来。

    揉、搓、按、摁、压,诸般推拿按摩手艺一一施展,毫无保留地使了出来。

    虽然只是两根手指,在陆鸿手上,却玩出了花样,有时候是顺时针,有时候是逆时针,有时候是前,有时候是后,有时候是横,有时候是竖,两只手指把太阳穴及其附近的神经都刺激了一遍。

    别人也许不知道,但是陆鸿却明白他用尽了所有从华老头身上学来的技艺!

    这一阵揉搓,陆鸿用时一分多钟。

    别人可能察觉不到,陆鸿却能发现晕厥少女虽然还没有醒过来,但她的脸色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发生变化,由开始的苍白,慢慢转为了红润。

    她的身体在好转!

    李琴离她最近,很快也发现了朋友本来虚弱的呼吸渐渐悠长了。

    “这……”李琴狂喜不已,如果不上看陆鸿严肃有一本正经在施展动作,她几乎要忍不住呼喊出声。

    “嗯?”站点医生见状心里有些打鼓,感觉震撼,又不敢相信,他心中祈祷不已:“这只是幻觉,幻觉而已!再说人也没有醒……”

    还没想完,看到陆鸿双手从晕厥少女太阳穴离开,最后右手拇指一伸,紧紧压在她鼻端之下……

    那是人中穴!

    只见陆鸿运劲一按,紧紧压了一下少女的人中穴,也不过是三五秒而已,只听到晕厥少女嗯哼一声,缓缓睁开眼来。

    醒了!真的苏醒了?!

    站点医生傻眼了,瞪大眼珠子,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祈祷还没完,现实却与他所想的相反,这个反差,让人受不了。

    “这不科学啊!”站点医生心里狂喊,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心里五味杂陈,太复杂,太不是滋味了。

    现在的情况超出了他的认知,什么时候低血糖晕厥只要擦擦手按一下太阳穴和人中就可以苏醒好转过来了?

    如果人人都可以这样,那还要医生做什么,他岂不是要失业?这个办法如果人人都能实现,那很多医药公司岂不是要关门大吉?

    站点医生想不通,喃喃自语:“难道这家伙的双手有电,通过电击把人弄醒了?或者说……我是乌鸦嘴,真把这家伙吹成国医大圣手了?还是……我真是这家伙口中的庸医,少见多怪?不!我怎么可能是庸医……”

    不提医生一脸迷茫失心疯似的喃喃念叨,再看李琴,一见朋友醒过来,喜极而泣,又哭又笑说道:“呜呜……菲菲,你终于醒了,终于醒了!我……呵呵!”

    “嗯?”叫菲菲的少女还有些迷糊,看到自己躺在朋友怀里,不由问道,“琴琴,我怎么了?”

    “你晕倒了,因为低血糖。”李琴回答。

    少女菲菲撑起身来,感觉脑袋还是有些眩晕,轻轻一晃,这才慢慢打量四周。

    这时候陆鸿已经站起身来,走到了一边,也许是男人的本能促使,陆鸿下意识地闻了闻自己的手指,依稀能闻到淡淡的清香。

    “这应该是少女自有的体香吧?”这么一想,陆鸿反而沉浸下去了。

    少女菲菲目光从陆鸿身上扫过,看到了站点医生,低声问李琴:“琴琴,是医生帮了我?”

    站点医生从刚才的震惊震撼中回过神来,听了少女有些感激的问话,顿时无比尴尬,看了看美少女,又看看陆鸿,他重重“哼”了一声,却是不说话,俯身收拾医药箱,想要离开这令他难堪之地。

    “等等!”陆鸿叫住了他。

    站点医生怒了:“做什么!我走人还不行吗?”

    陆鸿淡淡说道:“病人虽然苏醒,不过只是气血速流所致,她血糖过低的根本症状并没有得到改善。我看你药箱有葡萄糖口服液,给她口服一支吧。”

    站点医生闻言心里好过一些了,嘿嘿笑道:“原来你也只是治标不治本而已,我还以为你真把低血糖治好了呢!”

    陆鸿撇撇嘴,如果他能把《养生经》练成,以气治体,配合几副调养阴阳的药膳,协调体内脏腑运转,区区低血糖算得了什么,彻底治愈,小儿科罢了!

    想到自己还没有练出“气”来,陆鸿微微叹息,也没有心情理会站点医生那点小心思了。

    眼看站点医生又要没完没了,李琴急道:“别啰嗦了,医生,给我们葡萄糖,我们给钱还不行吗?”

    站点医生脸色更难堪地红了,一支葡萄糖能值几毛钱?

    少女这样的说辞,完全是看不起他的医术与为人罢了。

    从药箱抽出一盒子的葡萄糖口服液,扔给李琴,站点医生二话不说,逃也似的飞奔离去。

    少女菲菲见状,更为奇怪,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李琴好似看出她的疑惑,指着陆鸿说道:“菲菲,是他把你救醒过来的,不是那个什么医生。”

    “啊,是这色狼?”少女菲菲脱口说出这么一句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