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五行针
    “色狼?我吗?”陆鸿闻言脸色先是一黑,继而慢慢涨红。

    话说练了《养生经》,华老头告诉他这是童子功之后,他对女人向来敬而远之。

    哪怕是美女主动投怀送抱,暗送秋波,他也强忍青春的躁动,深深掩埋内心的激情,不敢与之纠缠。

    就这样的态度与行为,他可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被人称为色狼。

    特别是这个词语还是从一个美女口中说出来,那就太让他委屈和尴尬了,还有强烈的不满与不甘。

    然而这个少女菲菲刚从晕厥中苏醒,陆鸿生怕她过于激动对身体不妥,不好与她争辩,只能摸了摸鼻子,脸色讪然。

    “菲菲!”少女李琴还算有良心,轻声责怪少女菲菲的言辞。

    怎么说陆鸿也算是她的救命恩人,怎能这样说人家呢?

    少女菲菲慢慢清醒过来,瞥了一眼脸色尴尬的陆鸿,低声向李琴说道:“琴琴,你忘了这家伙在车上看我们有多么放肆了?”

    李琴勉强一笑。

    陆鸿绝对想不到他在车上以欣赏的眼光打量美少女的举动,会在她们心中留下色狼的印象。

    他绝对可以发誓,他看美女的目光完全是出于欣赏美的态度,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他只是纯粹地看,完全没有意淫的念头。是的,完全没有,他发誓!

    “还是先喝点葡萄糖吧。”李琴企图用其它事项转移大家的注意力,打开站点医生留下的葡萄糖口服液盒子,开了一支,插上吸管,递到少女菲菲嘴边。

    少女菲菲脸色疑惑。

    “你低血糖。”李琴耸肩解释,“需要补充糖分。”

    少女菲菲轻点螓首,慢慢喝完一小支口服液。

    “再喝一支?”李琴又打算继续开启葡萄糖。

    “够了。”沉默一会的陆鸿见状赶紧阻止,在两人不解的目光下,一本正经解释,“低血糖是功能性疾病,出汗、晕厥等症状只是外在表现而已,其实是脑细胞缺氧的表征。血糖过低,反而不适合短时间内大量吸收糖分。吸收一点,缓解症状就行。美女,你晕倒过,最好还是去医院做一下检查,治疗一下。”

    少女菲菲轻轻摇头:“我确实一直都有低血糖这毛病,平时注意饮食就行了。今天不过是因为长期坐车,忘了进食,加上一下车太阳太烈,气温过高,一时受不了而已。”

    陆鸿闻言耸耸肩,他并不是那种苦口婆心之人,病人不听话,他从不多言。

    李琴更为关心朋友,定定看着陆鸿说道:“陆同学你一眼能看出菲菲是低血糖而不是低血压,比刚才那医生强多了!你这么厉害,能不能帮忙治好菲菲?”

    陆鸿多看了她一眼,这女生智商绝对高,眼力也好,更是果敢,从她放弃医生却选择让他陆鸿这个陌生的医学生替朋友治病就可以看得出来。

    可是对于她的询问与要求,陆鸿只能无奈苦笑了,现在的他,还没有彻底治愈低血糖的能力。

    不过,他自小背诵的那些医书也不是没用,他可以从中找出优化配方,给少女开一张调养身体的药膳房子,增强体质,改进体魄,减少晕厥这种病状的出现,并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药膳调理从来都是一项长期工程,需要十足的耐心与毅力,他不觉得眼前的少女能坚持下来。

    果然,他还没说话,就听到少女菲菲说道:“琴琴,你别天真了,低血糖哪有治好的希望?如果能治好,我爸妈早就给我找良医来治了,还要等到今天?”

    苏文闻言不由翻了翻白眼,这美女的情商有待加强啊!

    她的话无论怎么听,都让人以为她觉得陆鸿不是良医,今天也不是什么好日子。

    “看在你漂亮的份上,我不与你计较!”陆鸿心里暗自腹诽了一句,打算离开这个地方。

    他承认少女菲菲确实是少见的美女,但他并没有什么亲近的心思,这是多年以来生怕童子功破功的惯性思维。

    今天救人是因为看不过庸医误人罢了,他没有听人贬低自己医术的义务,哪怕对方是一个大美女!

    眼看陆鸿神色不爽,李琴却还是不死心,又说:“陆同学,就算你没有办法治好菲菲,可你让她快速苏醒过来的手法却很实用,也高效,你能教教我吗?我怕以后菲菲还会晕倒,我学会了你的手法,到时候就可以帮她推拿了。”

    陆鸿摇头说道:“你能事事为朋友着想,我很感动,因为现在这样的人已经不多了。但是我还是遗憾地告诉你,我的手法你学不来。”

    “为什么?”李琴有些急了,“我可以用心学的。”

    陆鸿苦笑说道:“用心确实可以学会很多东西,但你知道我学这套手法用了多少年吗?”

    “多少?”

    陆鸿淡淡说道:“量骨认穴用了两年,行气推拿用了一年,掌控力度用了两年。”

    李琴瞠目结舌:“总共五年?”

    妈呀,如果这是真的,这还是人吗?但是她看陆鸿刚才的动作很简单呀!

    察觉到李琴怀疑的目光,陆鸿却不打算解释了。

    他并不是在敷衍眼前的少女,相反,实话实说的他还有很多东西没有道出,比如学习过程中的艰难与辛酸,非过来人无法理解,不足与外人道耳。

    他那套手法看似简单,其实暗藏乾坤。整套推拿之法出自华老头所授典籍《五行针》的变种,虽没有针石,拿穴、推血全是其中所载。

    这本据称传自扁鹊的典籍,千年传承,经过据说华佗、孙思邈等等大神的发展,不知道演变出多少变化来。

    说它博大精深、深奥难懂并不为过。

    华老头把它作为不传之秘,非真传弟子不授,可见对它有多么重视。

    要想融化贯通它的知识,并不止他刚才所说的五年而已,从接触到现在,陆鸿用了快十年的时间!

    李琴认为很简单,他却不能告诉对方,他推血的时候运用了“养生功”练出来的劲道,看似轻轻一推,其实暗运巧劲,逼得血脉流动,刺激心脏,这才达到应有的效果。

    李琴根本没有这方面的能力,就算学会动作,哪怕模仿的一模一样,也不过是徒具其形,达不到预想的效果。

    这方面的道儿,又不能向外人说了。

    “不想教就算了,说得那么神乎做什么!”少女菲菲不信陆鸿的说辞,以为他在找借口,非常不满地嘟囔了一句。

    陆鸿闻言淡笑摇头,也不多言,嘱咐对方小心调养身体,之后挥挥手离开站台,往站外走去。

    留下两个少女面面相觑:就这么走了?按照电视剧情,英雄救美的人不应该留下来与美女套近乎吗?

    等等,她们好像忘了有什么还没问!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