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跟踪者
    对于如何捕获跟踪者,陆鸿顷刻间想出了一整套策略来。

    例如把跟踪者引出人群,到偏僻宽阔的地方,让其无法遁形,直接显露出来。

    如果对方想在他身上达到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忍不住出手的话,那更妙,假装浑不知情,待对方下手的时候,当场抓获。

    对于这一点,陆鸿极有信心,以他的身手,绝对不会让人占了什么便宜,更不会让对方得手。

    然而,现实永远都比想法要来得让人无奈。

    所有的想法都是好的,真要实施,就太难了,因为这是火车站口外,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特别是那些流连在一边的新报道的大学生,一眼看去,占了大片地方。

    想找出一个人少的宽阔之地,完全是空想。唯有远离此处,到别的地方去,也许才能找到这么一个地方。

    这就更不现实了!

    他一个报道新生,不找大学接待点,脱离组织,反而引人到别的地方去,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陷阱,想要人家跟上来,那是把人当傻子。

    陆鸿可不相信那个极有技巧的跟踪者是傻子。

    不能走远,那只能让人主动下手了。可陆鸿连续在几个大学新生接待点逗留了好几次,那人都没有下手的迹象。

    特别是当他感觉可以主动出击,装作不在意转身的时候,被人盯梢的感觉立刻又消失无踪。

    几次都是这样,陆鸿总算明白碰上“高人”了!

    这家伙绝对是跟踪的高手,不单可以隐匿自己的迹象与气息,还能在别人发现有什么动作之前快速反应,隐于人群。

    “扒手小偷绝对没有这样的水平……”陆鸿心里疑惑,“如此高人,跟我做什么?我初到此地,人生地不熟,也没有得罪过这样的高人呀。”

    想起出门前华老头的特别交代,陆鸿心中不由大为警惕:“我就知道,在这个世界,华老头并不是唯一的奇人,外面有着大把我无法想象的人和事!”

    念及此处,陆鸿心中既期待能见识更为广大的世界,又有一些无奈:“如果我的《养生经》能够突破第一层抱元守一,到达第二次炼精成气的境界,灵识能够敏锐千百倍,那肯定能化被动为主动,锁定这跟踪者的气息,直接到他面前,给他万千惊喜!”

    好吧,世界上最可笑的就是“如果”这种假设了。

    《养成经》再值得期待,那也是以后的事,他至多只能发誓勤加修炼而已,现在还帮不上忙。

    “不把这家伙揪出来我决不干休!”陆鸿心里也是发了狠。

    华老头多年对他耳提面命的训练终于展露出效果来,这时候他越是急切,就越是镇定。

    思绪百转,眼珠子翻动几下,陆鸿立刻就有了计较:化被动为主动并没有错,只是不能像之前一样如无头苍蝇乱转,应该以静待动,主动去“捕捉”猎物。

    他所练的《太极功》本身就是以慢打快,以静制动,后发先至,所以,要考验耐心的话,陆鸿并不缺少这类东西!

    深深吸气,陆鸿脚步继续迈出,这次终于像刚刚抵达大都会的新生,一路寻找所报大学的接待点。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站门左侧的一棵大树下,他终于看到“南方医科大学”的横幅字样。

    欢喜地奔过去,很快就有热情的学姐学长过来招呼,又是倒水给他喝,又是帮他登记,最后才让他和别的学生一起等待校车过来接送。

    站在一众同龄人之中,陆鸿就像初出茅庐的小菜鸟,一副生涩模样,时不时应一下其他人的问题。

    然而,只有他内心知道,他的精神高度集中,灵识外放,双眼目光在不经意间转动的时候迅速扫了几眼周遭的环境。

    从旁边流动过去的人和车,都难逃他那锐利的目光!

    站了三分钟左右,陆鸿忽然感应到被人盯梢的感觉再一次消失,而且越来越淡。

    他不惊反喜:“这家伙终于忍不住要走了……”

    脚一垫,陆鸿迅速跳上旁边花圃边沿,双眼像扫描机一样照射周围,很快,在人群中,他发现一个不一样身影。

    这是一个背影,越过人群,往站门走去。

    在一众从站门走出来的人群众中,他反向而行,显得那么瞩目。而且他的脚步和周围那些接急切赶路之人不一样,他不紧不慢,一步一跨,看上去悠闲而有节奏。

    这种节奏顿时让陆鸿生起同类的感觉。

    “就是你了!”轻轻一笑,陆鸿悄然离开学生人群,跨开步伐,顺着前面那背影的节奏跟了上去。

    从后面只能看到那家伙一身黑色西装,身材挺拔魁梧,隐约有成熟稳重的气息。

    陆鸿吊在他后面十几二十米的地方,借着人群的身影,慢慢尾随。

    这一次,猎物与猎人反转换位!

    陆鸿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既然等不来别人下手,那就让对方等到不耐烦暴露出身影来!

    如今到他陆鸿成为盯梢者了!

    唯一让陆鸿有些顾忌的是前面那个西装男好像往出站口的大门走去,里面正是他刚刚走出来的站台。

    “这家伙不会也反过来给我设圈套吧?”尾随的陆鸿心下惴惴,压下不安,给自己鼓了鼓勇气,“怕他个卵!就是要看看他是什么人!”

    两人离站台口越来越近了。

    陆鸿绕过一根柱子,来到在一面墙的旁边,眼看西装男就要一脚跨入站台小门,当他加快了几下脚步跟上的时候,倏地,西装男蓦然回首——

    就隔着十米左右的距离,两人终于当面了!

    看到西装男的面容,陆鸿有些意外。

    对方是一个中年人,看上去约莫四五十岁,国字脸,浓眉毛,质干练,看上去既气派又有型,并不是他想象中的猥琐跟踪者。

    相反,西装男棱角分明的脸型下,目光有神,配上黑色的西装,既像公司高管一类的职业男,又像气质神秘的型男。

    西装男扫了几眼发愣的陆鸿,低沉声音冷冷发问:“你是谁,为什么跟着我?”

    “哈!”陆鸿闻言倒是笑了,好整以暇,搓了搓手,直视西装男,缓缓开口,“这问题我觉得应该由我来问才对。”

    西装男上前两步,声音依然很冷地问:“小兄弟,我们相识?”

    陆鸿摇摇头:“我也很想问这个问题。”

    “我们有仇?”西装男又问,向前走了几步。

    陆鸿继续摇头。

    “有怨?”西装男慢慢走来。

    陆鸿还是摇头。

    此时两人距离不过三四米了,西装男显露出怒色:“既不相识,又无仇无怨,你却跟踪我,那我不得不怀疑你心怀叵测了!对于居心不良之人,我一向都不客气!”

    说着,西装男脚下连点,唰的横移几步,以极快的速度来到陆鸿面前,一掌推向他的肩膀!

    看似随意抬手一击,却暗含劲道,以肉眼无法识别的速度打到陆鸿身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