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大学之门
    正午已过。

    天顶的烈日依然酷热,烤着大地,整个城市的地面干涸得好似氤氲了一层层水汽。

    这时候,没有多少人愿意在外面行走,路上只有来来往往的车流。

    坐在开往南方医科大学的大巴校车上,吹着冷气,陆鸿舒服得差点都要睡着了。

    在火车站外围等了小半天,接他们到学校的校车终于到达。

    疾驰的大巴上,带队的学长依然滔滔不绝地吹嘘着南方医科大辉煌的历史,手舞足蹈猛拍胸口一脸诚挚地向车上的新生保证他们前途光明未来远大。

    其实这不用说都可以想象得出来的,能考上医科大的人,哪怕是护理专业的男护士,毕业后都不用为就业发愁。

    好吧,哪怕不是医科大,就算是普通的医学院,即使不是顶尖人才,只要能毕业,都能找到一份薪酬不菲的工作,不是做医生护士,那也是从事与医学有关的行业。

    这就是国情!

    在偌大的中国,相对人口基数来说,实在是太紧缺医生了。

    就算医生无法拥有与发达地区医生的地位,在中国那也是紧俏货,属于来一波就被吸收一波的存在。

    就连陆鸿这种学中医的学生,虽然在同行之中地位不高,可那也是医生不是,一样工作无忧,只是有待遇高低的问题存在罢了。

    所以,车上很少人对那个学长的吹嘘有兴趣,不少人是第一次来南方市,对外面的一切都很是新奇,很感兴趣,东张西望,对于窗外的景象,瞅瞅东边,看看西边,兴奋极了。

    唯一还算淡定安静的也就只有陆鸿了。

    他看似安静,脑海却极速波动。

    要考虑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心中纠结的问题,代替了初出茅庐的兴奋。

    譬如,华老头到底是什么身份,隐居山村多年,到底是为了什么?不想面对谁?躲避谁?还是真的心性淡薄,就一心潜隐?

    以往,陆鸿对于这个问题虽然有怀疑,却从不深思,一心跟华老头学艺,只觉得对方是一个医术武术高超的高人罢了。

    如今出门在外,不巧就碰上同是练武的西装男,就让陆鸿不得不仔细地想一些问题了。

    很明显,这个社会并不简单,按照华老头的本领,他应该有秘密,至少,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有故事的人往往也会有事故!

    “华老头让我到了外面不要随便展露本事,还说不要向别人说他的事,想想这并不简单呀……”陆鸿想得脑仁都疼了,最后隐约生起了忧虑之心,生怕日后会有什么麻烦纠缠的事找上他。

    “华老头,我们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以往的故事可别牵扯到我头上呀……”陆鸿最后也只能祈祷了。

    除了华老头的秘密,今天发生的事也足以令陆鸿分心他顾。

    那美少女到底什么来头,竟然可以拥有古武高手这种保镖。

    陆鸿记得华老头说过,古武术难练,难精,除了需要毅力勤修苦练外,还需有过人的天赋,平常人根本练不出什么成果来。

    按照华老头的理论,当今中国,练武术的人还很多,但是练成古武术的人少之又少,说是万中无一也不为过。

    盖因前者可以强身健体,所用招术,更多只是花哨表演之用;后者却要求杀敌制胜,拳脚之间,充满狠劲。

    就说他们所练的太极功吧,看似软绵绵的,真发起狠来,一样伤敌致残,或者杀人取命。

    这样的古武术,能成者自然极少。

    然而刚到南方市第一天,就让陆鸿遇上,先是被跟踪,最后还动手了。

    难道说古武者像大街上的烂白菜,多得满地都是了?

    如果不是,那么显然,那个美少女来头甚大,大到足以收拢古武者为之卖命,可见其家世之显要。

    面对这样的人,能不招惹就不招惹啊,好在双方最后没有结怨,至多说不欢而散而已。加上他对美少女有救治之恩,想来日后见面对方应该也不会为难他的。

    不过一想到救治时与美少女有肌肤之亲,想想那滑腻白皙的皮肤,触手就让人酥了大半,还有那汹涌起伏的胸……

    “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呀!”陆鸿猛地一摇头,让自己清醒过来。

    已经发生的事没有多想的必要了,接下来,他需要的是展望未来!

    从今天起,他就是一个大学生了,虽然只是刚刚成年,却已经拥有完全的人生权利,从此他就应该像一个男人一样去面对一切。

    大学的美好,从前只是从老师、长辈口中听闻些许,从现在起,他可以亲自领略。

    如果是常人读医学专业,繁重的学业压在身上,也许无法空闲享受,但是陆鸿不同!

    他读的是中医专业,这门技艺,特别是一些医术,他不敢说破读万卷,像《黄帝内经》、《金匮要略》等书,他却早已烂熟于心,对他来说一点难度都没有。

    加上跟随华老头学会的针灸开方的本领,说神医不敢当,但说是一个合格的中医,那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他缺的是一张行医执业证,读这个大学,为的是这张纸,还有就是希望通过系统的学习,接触现代的中西医结合知识,从而丰富自己的医术。

    按照华老头给他的规划,他接下来的时间,还是应该把更多精力花在《养生经》的修炼上,争取练出腹中一口气来。

    “唉!”一想到所练功法,陆鸿就长长叹息。

    练了十把年,养生经也只算练成第一层“抱元守一”而已,只能强身健体,还有就是灵识比常人敏锐一些。

    唯有练成第二层“炼精成气”,才算一个真正的内家元气高手;至于第三层“化元成丹”,那简直是神话之事咯。

    陆鸿困在第一层巅峰已经好几年,他觉得自己蓄气足够充沛,总有突破的感觉,但每次冲击最终都没有成功,少那么临门一脚,实在令人丧气。

    如果不是内心的坚韧在坚持,他说不定早就放弃这枯燥单调的练功法门了。

    当然,也有华老头恐吓的效果——

    你特么去练童子功试试!中途放弃让你做不成男人,你说谁敢轻易放弃?

    “万恶的童子功啊!”陆鸿愈发心酸地长叹一声。

    他必须尽快练气成功,不然这美好大学时光就要像中学时代一样被这恐怖的问题纠缠不已了。

    这么想着,大巴缓缓停了下来。

    往外一看,“南方医科大学”几个烫金大字伫立在一块大石上,作为一个大门的招牌。

    大门之内,是宽阔的天地。

    医科大学,到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