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李大少爷
    竟然有人叫他滚下去?

    陆鸿心头着实不快,回头一看,一个穿着打扮非常漂亮的男生站在他身后。

    此人与其他大包小包拿行李的学生不一样,手里只拎一个小巧的皮包,提在侧边。

    他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衫,下身是一条浅绿色的中分裤子,看上去既休闲又时尚,看面料极其出色,想来价格不菲。

    他长得颇为俊俏,就是气质看上去阴柔了一些。

    年纪与宿舍三人都差不多,直直走进来的他,不用说应该就是宿舍最后一个到来的同学了。

    只不过他此时一脸冷漠,双眼含煞看着陆鸿,大有一副“你难道是傻子听不懂我说什么?”的样子。

    他也不待陆鸿回应,径直把自己的皮包放到了床的上铺,就在陆鸿的行李边。

    陆鸿手碰了一下自己的行李包,行李包位置轻轻一移,扑的一下撞在对方的小皮包上,把小皮包撞出二十多厘米,差点从床上掉下来。

    如果华老头在这里看到这情景,肯定会向陆鸿咆哮一声:你这混蛋不显露武功会死呀,这么点小事也用隔山打牛的法门?

    最后进来的年轻人看到陆鸿竟敢做这动作,眼中的煞气更重了,怒道:“小子,你没听到我说什么吗,我要睡上铺,你给我滚下来!”

    “呵!”陆鸿笑了,他是那种吃软不吃硬的人,如果对方好生和他说话,说明想睡上铺的原因,看在大家同一宿舍的面上,他一般不会拒绝。

    可对方上来语言就不客气,看样子还想来硬的,那陆鸿也就不会与他客气了。

    “你难道不知道先来后到的道理吗?”陆鸿声音冷然,“你要睡上铺,别人就得给你?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太阳吗?全地球人都要围着你转?”

    “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年轻人脸上怒气愈发兴盛,“你竟敢惹我?你也不打听打听,南方市谁敢得罪我?”

    “哈!”这一声笑不是陆鸿发出的,是旁边的那个钟歌。

    别看钟大胖子身体臃肿,移动的脚步并不慢,一下子蹿到两人身边,先向陆鸿做一个稍安勿躁的表情,继而向怒气男挑了挑眉,揶揄说道:“我说是谁呢,原来是李钰李大少爷呀,没想到啊,我们竟然成了同一宿舍的同学!”

    被钟歌叫为李大少的李钰这才回头,看了钟歌一眼,皱眉说道:“钟胖子,怎么到处都能看到你?”

    钟歌怒了,握起拳头说道:“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叫我胖子,我最讨厌别人说我是胖子了,你这个暴发户!”

    李钰横他一眼:“胖子,你也要惹我吗?”

    “我惹你干嘛,你又不是美女。”钟歌嘿嘿笑道,“你小子是冲人家方大美女来的吧?啧啧,没想到你这暴发户还真是情种呀,高中三年追不到人家,竟然追到大学来了。怎么滴,为了美女,努力考进医学院?啧啧,真让人感动呀,我都要为你鞠一把泪了!”

    说是感动,钟歌话里话外全是幸灾乐祸的揶揄。

    陆鸿算是听出来了,两人应该是高中同学,只不过彼此不对付。

    李钰瞪着钟歌,努力压下怒气,说道:“钟胖子,我与你没有什么好说的,你别惹我!”

    钟歌摇头说道:“我没惹你,但是你好像惹我兄弟了。”

    “你兄弟?”

    钟歌一指陆鸿。

    陆鸿本来还想问我们什么时候斩鸡头烧黄纸拜过把子的话,就听到李钰嗤笑一声:“钟胖子,我看你是越混越回去了,不知道哪个旮旯跑出来的乡巴佬都能做你兄弟,你也太没下限了吧?”

    那语气,那神情,完全是看陆鸿一身地摊货不顺眼嘛。

    “哟呵!”钟歌还没反应,陆鸿反到是气极反笑,瞥着李钰说道,“哪来的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真把自己当什么皇亲国戚,还要看不起乡巴佬?你秀逗了吧?”

    “小子,我们说话没有你插嘴的份,给我闭嘴!”李钰怒视陆鸿,低喝一声。

    “我可没有你娇贵,谁都可以和我说话的,你高高在上,拜托别扯上我,我还怕从上面掉下来摔死呢!”钟歌随即用语言给李钰插了一刀。

    李钰不理钟歌,继续盯着陆鸿,一字一顿说道:“小子,你是不是聋了,我让你到下铺去!”

    陆鸿好整以暇,淡然说道:“对不起,我这人毛病很多,其中有一个就是不喜欢听别人的命令。”

    李钰嘿嘿冷笑:“你确定要与我做对?你知道与我做对的人都是什么下场吗?”

    “怎么,找人打断我手脚吗?”陆鸿反问。

    李钰愣了一下,那样子简直就是在说:你怎么知道的?

    “如果我说不让呢?”陆鸿又问。

    “你敢!”李钰猛地上前一步,胸口要顶到陆鸿面前去。

    他的意思很明显,如果陆鸿不把上铺让给他,他决不善罢甘休。

    陆鸿差点要笑出声来,他还真没见过这么自我的一个人,好像所有人都要服从他的意愿一样,否则就与你不客气!

    钟歌冷哼一声:“李钰,你要做什么,耍横耍到这里大学来了?别人先来,你是后到,你当然要尊重人家的意愿。谁叫你要学大人物最后一个到呢?我看你是活该!”

    李钰冷笑一声:“从小到大,还没有我得不到的东西!”

    钟歌也是冷笑:“人家方大美女你就得不到!”

    “她迟早是我的!”李钰怒脸一横,目光转向钟歌,“胖子,你为了一个刚认识的人要与我做对?再怎么说我们都认识三年了!”

    钟歌叹了一口气:“就是认识,我才好心提醒你,别动不动就动手动脚的,小心踢到铁板上。”说着,若有所指看了看陆鸿。

    李钰一指面色淡然的陆鸿,问:“就凭他?”

    指人是很不礼貌的行为,被指的人更是心头羞辱,陆鸿看着李钰的手指,面色冷若寒霜,一字一顿冷冷说道:“如果你不想手指断了的话,就赶紧给我收回你的爪子!”

    语气冷得让人脊骨都为之发麻。

    李钰发誓从来没听过这么冰冷的威胁,整个人都抖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心想他怎么可能怕一个乡巴佬!

    胸膛一挺,李钰的手依然直直指着陆鸿,怪笑一声:“如果我不收回呢?怎么,你也要让我断手断脚吗?”

    陆鸿不说话了,静静看着对方,目光幽深。

    李钰心里一突!

    “我数到三,如果你还指着我,那我就不客气了!”陆鸿终于发话,很快就开始数数:“一……”

    李钰额头冒出了些许冷汗,但是强烈的自尊让他不肯收回手指,愣愣指着陆鸿。

    “二……”陆鸿发出第二个数字。

    李钰发现陆鸿的目光冰冷,杀气凛凛,让人不得不相信如果不按照他的意思去做,他真的会动手!

    他太不了解陆鸿了,他不知道对方是否真的会在第一天见面就动手!

    会?

    还是不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