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气势上的碾压
    “二……”字的尾音,陆鸿拖得很长,像是特意给李钰留下反应的空间。

    不过他冷冽的目光与声音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动,很明确地在向别人表示,他很坚定,也很诚实,更是说到做到的人,如果李钰没有按他的意思去做,那么,后果很严重!

    多严重?

    嘿嘿!

    李钰从陆鸿的身上感受到了浓烈的煞气,说不清,道不明,就是一种很强烈的感应罢了。

    李大少爷的心动摇了,他不敢再坚持要上铺的话,但是,陆鸿命令式的要求又让他很蛋疼,非常不好受。

    “你说这样做,我就这样做,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真按你的意思做,我以后还怎么混呀!”李钰心底的想法让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他手微微颤抖,想去拿自己的皮包,可又硬着头皮不服输。他只能默默不说话了。

    就在李钰沉默的时候,陆鸿忽然竖起一只拳头,嘿然一笑:“三!时间到了!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么……”

    扑!

    李钰被吓了一跳,退后一步,声厉色荏说道:“你敢!”

    他是真的被吓住了,这是要动手的节奏呀。

    李大少爷平日养尊处优,颐指气使惯了,依仗着家世欺负过不少人,那些被他欺负的人,有的乖乖受虐;有的确实硬气,但也只是不低头罢了,哪有像眼前这个家伙一样,不单不受欺负,还要反过来欺负他!

    李钰欺负过不少人,从没有与别人动过手,在他看来,动手这种粗活,由跟随他的马仔去做就行了。

    因此,今天面对生猛的陆鸿,李钰反而有一种碰上刺猬的感觉,想欺负来着,却无处下手,反过来还要被刺猬的刺弄得遍体鳞伤!

    “这世界怎么了,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世界吗?”李钰一度对人生开始怀疑起来,好在很快就回过神,有了另外一个解释,“这家伙是乡巴佬,不知道我的厉害。愣头青果然才是最要命的!”

    李钰心底有了一丝后悔招惹陆鸿的念头,然而很快又打消了这种不符合他性格的想法,暗暗算计起来:“算我倒霉……先说些软话,日后再找这家伙算账!同在一个屋檐下,这家伙就是想跑也跑不了,我有的是办法让他吃苦头!”

    “最后问你,你拿还是不拿走你的包?”陆鸿冷着脸说着,拳头没有放下来,又向起走步。

    李钰惊得继续后退一步,声音都有些颤抖了:“你……”

    旁边的胖子钟歌也吓得不轻,诚然,他瞧不起李钰这种盛气凌人的家伙,话里话外也多是讽刺挖苦,但是,他从没想过用武力来解决问题啊。

    他拿陆鸿来刺激李钰,不过是图一时嘴快罢了,不曾想陆鸿的火气真的被拨撩起来,一言不合就要动手。

    这就不是钟歌的本意了。

    别人不清楚,他却知道李钰家里在南方市势力不小,真把对方给打了,这个仇可就结大了,说不定要折腾出什么幺蛾子来。

    虽然只是第一天认识陆鸿,钟歌却觉得很投缘,非常喜欢他,自然不忍心他因为自己的拨撩彻底得罪李钰。

    “这不是我的本意呀!”大胖子心里苦笑连连,“如果因为我的原因让陆鸿最终吃亏,那我的良心过不去呀……不行,我要做点什么。”

    这么想着,钟歌倏地上前一步,伸手拉住了陆鸿,在对方回头不解的时候,劝道:“陆鸿,大家被安排在同一个宿舍,这可是天大的缘分,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没必要把事情闹大,是不?”

    陆鸿眉头微皱:“你的意思是说……要我妥协?”

    “这个么……”钟歌搓搓手,犹豫不已,意思却是很明显了,就是要陆鸿妥协,不要得罪李钰。

    “不是你服软,难道要我妥协吗?”李钰冷笑说道,气势忽然蹿起来,好像一下子鼓足了士气,退后的弱势不见了,挺起胸膛上前一步。

    原来他见钟歌这个最大块的家伙都说软话,气势陡然回升。

    在他的认知里,钟歌这个大胖子家庭势力也颇为可观,否则对方是不敢处处与他作对的,更别说拿话来挤兑讽刺他了。

    钟歌服软,那一副乡巴佬样子的陆鸿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难道他真的敢动手?

    “真敢动手,我让他立刻从大学滚蛋,让他书都读不成!”勇气一升,李钰能考虑到的问题更多,平时的气势也回来了。

    陆鸿冷笑了:“长这么大,也还没说过什么妥协的话!”

    这话倒是真的,作为一个练习内家功夫的武者,身体磨打固然重要,精神的养成也不能忽视。

    气势,就是一个武者应该持续修炼的气质。

    如果没有一往无前的心态,没有百折不挠的精神,怎么能做一个真正的高手?

    有的内家功夫,单以凶猛的气势,就能让敌人神为之一夺,未战就先胜了一半。

    陆鸿所练太极功虽然阴柔,气势却十足,不会未战先怯,更不会轻易向别人认输。妥协,那不是他的本性,更不是他长久所受教育的反应。

    服软也许是为了更好的前行,然而没有底限,没有原则,轻易服软,那是一事无成的先兆,是软弱的表现,不是武者所应该拥有的勇气的体现。

    所以,陆鸿不打算服软,更不打算妥协。

    要妥协,那也应该是李钰!

    富家子又怎么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没有任何技艺的家伙,凭什么让修炼了十多年的他妥协?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管你什么家世,管你什么作为,他陆鸿一概不惧!

    轰!

    好似大海掀起了滔天巨浪一样,陆鸿的气势猛然飙升,精锐而凶猛的气息从体内散发出来,他的表情,他的眼神,像极了一头出闸的猛虎,威武而噬人。

    初出茅庐的陆鸿,第一次在世人展现他的锋芒!

    这股锋芒,锐利,不可抵挡!

    “你……你要做什么……”李钰被陆鸿的气势吓到了,他好像看到了一头下山的猛虎,要把他一口吞掉一样。

    啪!

    一声巨响,陆鸿从上铺床位提起李钰的软包,猛地一把扔在地上!

    “做什么,你不拿,我帮你拿!”陆鸿冷笑。

    “啪”的声音像敲击的鼓声,一下子撞在李钰的心头,震得他浑身颤了三颤。

    行李被人像垃圾一样扔地上,这才是**裸的羞辱啊!

    这羞辱比他加在陆鸿身上的口头羞辱还大几倍,这是行动上的蔑视与轻视,再也没有比这个更打击人的了!

    但是,他李钰明明很生气,为什么却兴不起一丝反抗的念头呢?

    陆鸿在气势上彻底把他碾压了!

    “你……你……”

    除了“你”个不停,李钰除了手指发颤,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