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从不后悔
    “你……”

    李钰满脸通红,白脸像染了色一样,红得要滴血,他再一次指着陆鸿,浑身发颤,手指颤抖。

    李大少爷完全被心底涌起来的羞愤覆盖了全身。

    内心既羞且怒的他,几乎要失去了理智,他感觉从来没有的羞辱压在脑袋上,让他透不过气来。

    他那躺在地上的包,像一把利剑,狠狠插入了他的胸膛,带走了所有的骄傲与荣誉,留下的只有深深的耻辱!

    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羞辱,以前不理解这种的感受,如今事到临头,反而慌了。

    陆鸿冷笑连连,说道:“你什么你!我告诉你,别人惯你的毛病,我才懒得理你。你不惹我大家还能和平相处,你想要拿来我撒气……嘿嘿,做梦去吧!”

    不怪陆鸿做出极端的行为,他的性格就是这样,不说勇猛无前,那也不是怕事之人。

    何况作为一个练武之人,他的心气不允许他受人欺负。

    按照他们练武之人的性格,你打他一拳,他就要还你两脚,否则都是失败!

    李钰就是太不了解陆鸿了,以为他好欺负,这下好了,一脚踢在铁板上,还无可奈何。

    作为一个公子哥,李钰还有自知之明,陆鸿看上去并不强壮,然而肌肉线条还是颇为优美的,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公子哥,怎么敢直接上去动手?

    因此,他只能生闷气。

    “你死定了,死定了!”李钰嘴上恶狠狠地威胁陆鸿。

    “你还敢威胁我?”陆鸿冷笑上前一步,看样子要收拾对方。

    李钰再次吓得不轻,连连后退。

    “怂样!”陆鸿轻蔑一声。

    旁边的大胖子钟歌这会也看傻眼了,他没想到陆鸿这么生猛,不给李钰面子也就算了,反而把对方往死里得罪。

    直接把人行李从床上拿起扔地上,对于李钰来说,简直就是把他一脚踹在地上,还上去猛踩他那张白嫩的脸蛋呀!

    “多少年没看到这么生猛这么直接这么干脆的人了?”钟歌满脸疑惑地看着陆鸿,好似看外星人一样。

    这年头,谁不带着一副面具做人?谁不面上笑脸迎人,背地里却咬牙切齿?

    也就只有陆鸿敢第一天见面就撕破脸皮呀!

    太难得了!

    钟歌心里做了一个决定:陆鸿这个朋友他交定了!

    既然是朋友,那就要替他考虑。钟歌生怕事情进一步恶化,使得李钰恶向胆边生——作为一个南方市的地头蛇,李钰天然有优势,以他的家世,要整一个人也很容易。

    钟歌蹿了出去,挡在陆鸿与李钰之间,沉声说道:“好了,大家同在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呢,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不就是一个床位吗,行,我与马文让给你们了!”

    “让?”陆鸿大为不解。

    “怎么让?”李钰也愣了一下。

    钟歌解释说道:“我与陆鸿同一张床,他上铺,我下铺。至于李钰你……马文同学,看在以后大家同住几年的份上,你就把你的上铺让给李钰,怎么样?”

    陆鸿有些吃惊地看着钟歌,没想到对方会为他们两人做出牺牲。

    以钟歌的体格,自然只能睡下铺,不过他之前选了里面那张床,自然就是不想睡门边。话说门边的下铺是一个宿舍里头最差的一个床位了,没有之一。

    看马文没有第一时间答应,钟歌又问了一次:“马文,这都不行吗?”

    瘦弱的马文在三人之间来回看了几眼,慢慢点头,说:“行。大家和和气气才是好事嘛。”说完,他立刻动手把自己的行李从上铺拿了下来,扔到下面的床位上。

    钟歌也过去把自己的行李抱了过来,扔到门边的下铺上。

    看李钰还在与陆鸿对峙,钟歌忍不住说道:“李钰,我们都这样了,你还想怎么样?”

    李钰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良久弯腰拎起自己的行李小包,从陆鸿身旁走过的时候,停了一下,扭头对陆鸿说道:“你叫陆鸿?我记住你了!”

    语气说不出的冷漠与怨毒!

    陆鸿笑笑,说:“我不搞基,不需要你记住,最好你能忘掉我。”

    李钰冷哼一声,这才走过去。

    钟歌见状叹息一声,看着陆鸿摇头,意思是说他不应该再刺激李钰的。

    陆鸿耸耸肩,拍了一下钟歌的肩膀,说:“以后我们就是上下铺的兄弟了,你放心,我会罩着你的!”

    这话说得像承诺一样——陆鸿的承诺可不轻易发出,也不容易获得。

    别的不说,以他的医术,真肯罩一个人,什么小病痛肯定是小儿科的玩意,就算无法起死回生,还救不了绝症,其他一般的重症他都可以手到擒来药到病除,实在是了不起的治病救命的手段。

    待到他练气成功,那更是保命的绝招了。

    这种承诺,异常难得!

    钟歌这会当然不会理解这个机会的难能可贵,他更不知道今天一个小小的动作,收获了陆鸿一生的友谊,从此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

    他现在只当陆鸿在说玩笑话,一边叹气,一边无奈重新收拾床铺与行李。

    两人还在忙活的时候,李钰不愿意在宿舍呆下去了,走向门边,忽然在门口停下来,转身冷漠地说道:“陆鸿,你迟早会后悔今天招惹了我,我会向你证明这一点的!”

    陆鸿先是一愣,既而呵的一笑,说:“对不起,从小到大,我还没学会后悔两个字怎么写,要不你写出来示范一下?”

    李钰冷笑:“你就笑吧,迟早有你哭的时候!”说完就走了。

    宿舍重新剩下之前的三人。

    钟歌看着陆鸿无奈说道:“你呀,干嘛非要惹他呢?”

    “就是就是,大家和和气气多好啊。”马文也出声附和。

    陆鸿反问:“难道一开始是我不讲理吗?”

    钟歌无法反驳,半晌才愁道:“那你日后要小心了,李钰这人不好惹。有什么事记得通知我,我看能帮你解决没?”

    陆鸿深深看了他一眼,道:“你这朋友我交定了!”

    钟歌还是叹道:“总之你要小心他。”

    “怎么,他家很可怕?”陆鸿忍不住发问。

    虽然不在乎李钰会有什么动作,不过了解一下他的家庭情况也不是坏事,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

    看钟歌的神情与意思,他对李钰的家世了解得通通透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