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女神经?
    方碧君的洁白玉手轻悠悠地搭上陆鸿的肩膀,在有的人看来,却像泰山倾倒,黄河逆流,有石破天惊的震撼感。

    马文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嘴巴张得老大,都可以塞进好几个鸭蛋了;眼睛睁得像牛铃似的,差点要从眼眶里蹦出来。

    他整个人都僵住,手中的一本书从上面滑落在地都没有发觉。

    不要怪他反应夸张,想想吧,一个国色天香的大美女随便就把手搭在一个陌生男人身上,这是几个意思?

    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马文想不明白,只能慢慢转头去看钟歌,希望对方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钟歌却没有察觉到他的目光,他的眼睛已经完全被方碧君吸引了——确切地说,被她那只玉手吸住了,就好像上面有强烈的磁性一样,牢牢吸住了他的目光。

    他心中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过!

    “这……这……”钟歌大脑完全当机,什么反应都没有,什么动作都做不出来。

    他那因脸上肥肉挤压得只剩一条小缝的双眼,小宇宙爆发了一样,猛地一睁,瞪出堪比金鱼眼睛的眼珠子!

    他完全傻了,被吓的。

    他多么想把美女那条玉臂拉回来,搭在他自己肩上啊!

    他多么想拥有移形换位的功夫,忽然闪身,与陆鸿变换位置,让他自己的肩膀荣幸地承载那只玉臂的重量。

    可惜,一切都只能幻想。

    无数个日夜里,钟歌幻想与方碧君能有更友好更亲密地接触,来一场亲切的交流。幻想中,他甚至想匍匐在地,吻美女的玉脚。

    一切都只是幻想罢了!

    现实生活中,钟歌不认为自己能与方碧君能有肢体上的接触,但是,今天他看到一个男人与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如此近距离地搭在一起——

    这特么还是女神主动伸出的手!

    “啊……”钟歌内心咆哮不已,老天爷实在是太不公平了,为什么,为什么呢?

    如果说钟歌与马文是羡慕嫉妒恨的心情,那么陆鸿除了感觉一头雾水外,还有的就是不大痛快。

    一头雾水,当然是方碧君的行为让他大感意外。

    一个不认识的美女,上来指名道姓找他,不意外那就不正常了。

    还有,美女上来就说要让你印象深刻,这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更是加重了别人的怀疑。

    不大痛快是对他自己来说的,作为一个练武之人,让人轻易把手搭在肩膀之上,这是多么大的失误啊,又是多么大的危险啊!

    如果两人对战,这种失误,几乎可以要人小命了。

    方碧君明明不会武功,速度也慢得和乌龟有一拼,可为什么他就没有躲开呢?

    陆鸿反思,估计是一上来太过意外,心神大乱之下来不及防御,另外也许是因为对方是一个大美女的缘故。

    大美女呀,她与你接触,你不应该窃喜吗?

    陆鸿对这种没有缘由的原因大感恼火,之前十多年,为了练成这童子功,他对女人特别是美女,一向敬谢不敏,提防有加,别说接触了,就算靠近也躲得远远的。

    今天倒好,让人把手搭在了肩膀上,这实在有违他的初衷。

    想到这里,陆鸿轻哼一声,微微低头,手一伸,“啪”的一下打掉了方碧君搭在他肩膀上的小手。

    方碧君手一痛,从陆鸿肩上滑落,嘴上忍不住“啊”地痛叫一声。

    这一下实在是毫不留情,更没有手下留力,打在她的手腕,上面红色的掌印清晰可见。

    痛也是真实的!

    方碧君疼得眼泪都快来了,她被惊住了,这是什么节奏,竟然有人打她?

    方大美女还没有反应过来,钟歌却跳了出来,大喝一声:“陆鸿,你干什么,你怎么动手了!”

    那神情,那语气,好像陆鸿打的是他亲娘一样,真正是打在你身痛在我心!

    陆鸿在钟歌身上扫了一眼,转头对方碧君说道:“难道没有人教你,把手搭人家肩膀上是很不礼貌的事情吗?”

    这话一出,其他三人都愣住了。

    马文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他得说,他要为陆鸿竖起大拇指,啧啧,这逼装得,我给满分!哦不,满分都不足以表达他那如滔滔江水的敬仰之情,至少还可以加十分!

    马文认为陆鸿在装逼,钟歌也是同样的心情,他是又气又苦啊。

    还礼貌?

    礼貌你妹!

    他钟大胖子多么希望对方碧君说:“不要跟我礼貌,来来来,不要和我客气,尽情蹂躏我吧!”

    可惜,他倒贴过去,人家方大美女都不稀罕呢。

    陆鸿倒好,为了装逼,竟然对方碧君痛下打手,你怎么舍得呢,你怎么舍得!

    钟歌很想揪住陆鸿的衣领质问一番,但是看看陆鸿比他高的身高,比他精壮的身体,顿时萎了,他嘟囔说道:“陆鸿,你怎么能打人呢,怎么能?”

    陆鸿翻了一下白眼,说:“别冤枉我,我哪里打人了?我只是不习惯有人接触我的身体而已。”

    “难道你被掰弯了?”方碧君搓完被打的手后,闻言脱口问出这么一句话来。

    “你能掰直吗?”陆鸿心有怒气,忍不住反驳,却没想到这话有多么暧昧。

    方碧君脸色有些恼红,强忍这口气,这才大声笑道:“不错不错,有性格,我喜欢!”

    钟歌闻言脸色又跨了下去,早知道他就在美女面前耍贱好了。

    陆鸿忍不住再次发问:“方同学,你我并不认识,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没事。”方碧君轻轻摇手,“我只是听说你把李钰那家伙涮了一下,让他大失脸面,忍不住好奇想看看让他吃瘪的人是什么样子而已?”

    陆鸿皱眉,看向钟歌问:“你竟然把我们宿舍发生的事说给外人知道?”

    “不是我!”钟歌急道。

    “不是胖子!”方碧君替他辩解。

    钟歌顿时热泪盈眶,不是因为感动,而是因为对方那一个“胖子”,原来,他在她心目中,还是一个胖子的印象居多啊。

    不行,从明天开始,他要减肥!一定要减成玉树临风貌比潘安的美男子——咦,对了,要不去一趟韩国,那里应该可以抽脂加整容吧?

    方碧君根本不理会钟歌的心酸,自顾说道:“是李钰昨晚打电话骚扰我,说他被人欺负了。我当时心想终于有人帮我收拾这个苍蝇一样缠人的家伙了,实在是痛快啊。哈……哈哈!”

    方大美女仰天大笑,那豪迈状,那癫狂状,再一次把三人看得一愣一愣的。

    话说一个美女笑得这么张狂,好么?

    “这女人不会是从精神病院没毕业就跑出来的吧?”陆鸿额头有些冒汗了。

    他看向钟歌,一脸的怀疑:胖子,说好的集合了所有校花优点的女神呢,你确定自己要说的不是女神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