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女流氓
    “哈!哈哈……”

    笑声既大,且欢,有点肆无忌惮的味道。

    方碧君的笑姿,让陆鸿不能不怀疑她神经是否出了问题。盖因没有哪个美女会在公众场合外人面前笑得这么夸张。

    美女么,就算不用保持什么小家碧玉、大家闺秀的矜持风范,也会顾忌身份,顾及姿态,说话做事谨小慎微,生怕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丢脸

    小如吃东西的小口咀嚼,大到走路时的摇摆幅度,都是她们上心的事情。

    哪有像今天方碧君这样笑得那么离谱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校花风姿?”陆鸿满腹疑问,拿卫生眼去看之前对方碧君赞不绝口的大胖子钟歌。

    钟歌也一脸懵逼的样子,察觉到陆鸿的眼神,他也无法开口辩解什么,只能以无辜到绝顶的眼神看着陆鸿,两眼泪汪汪的,就差没有流下泪来,就好像是在说:“作为小伙伴,哥也惊呆了好不好?”

    钟大胖子确实惊的无以复加,下巴都差点要掉下来。

    他发誓,他记忆中的方碧君绝对不是今天这模样!

    在他的印象中,方碧君温柔又高傲,大方又矜持,美丽又高贵,要年轻有少女的青春,要韵味有女人的风范,说沉默又有活力,说外向又冷清。

    总之,所有女人美好的优点都集中在她身上了!

    那么,今天是怎么回事,难道她被人附身了?

    钟歌细思极恐,想到一向对他爱理不理的方碧君竟然主动找他,还直接找到宿舍来,就为了见一见让李钰丢脸的陆鸿——这都不是方大美女的风格表现啊!

    “碧君,你今天怎么了?”钟歌硬着头皮打断方碧君的笑声,小心问道。

    方碧君停下笑,反而诧异地问:“什么怎么了?”

    钟歌指指她,犹豫说道:“你笑得我有点害怕。”

    “何止害怕,我都寒碜了!”陆鸿补充一句,“马文,你呢?”

    “我?”马文没想到陆鸿会把火烧到他身上,瞄了一眼美丽的方碧君一,正色说道,“外面阳光明媚,我只感到春暖花开。”

    陆鸿瞪大了眼睛,没想到啊没想到,看似文弱老实的马文同学,竟然是一个天大的马屁精!

    阳光明媚,春暖花开,啧啧,这词汇,这语调,这赞扬,简直是睁眼说瞎话嘛!

    刚刚,就刚刚,容貌靓丽的方碧君大笑的时候,三人明明感觉像六月天坠入了冰窖一样,浑身忍不住发颤!

    “对,就是阳光明媚!”钟歌一本正经地附和,以非常严肃的表情教训陆鸿,“碧君向你笑,那是你的荣幸,千载难逢啊。你以为碧君对谁都会笑吗?至少我就没见她对我怎么笑过。”

    陆鸿恼了:“对你笑什么,笑你胖吗?”

    钟歌脸色顿时涨红,半天憋出一句:“陆鸿,打人不打脸,没有你这样挤兑人的!”

    陆鸿悠悠说道:“刚才是谁说被笑得害怕来着?”

    钟歌尴尬不已,道:“我嘴笨,说错话不行吗?”

    陆鸿哼了一声,他对这种搀科打诨没有多少兴趣了,转头又对方碧君说道:“方同学,人你也看了,没事你赶紧走吧,你一个女生在我们男生宿舍有诸多不方便。”

    “赶我走?”方碧君内心无比诧异,“竟然还有人让我快点离开的?”

    这么多年来,哪个男生对她的美貌不是陶醉不已,哪个不想与她亲近,哪怕是多说几句话也好啊。

    方碧君脑海浮现不少男生羞红脸色与她艰难说话的样子,就算是尴尬,那些男生也不愿走开,就为了与她多呆一会。

    家世好如李钰,无赖如他,也巴不得与她多说一会啊。

    陆鸿倒好,竟然向她下逐客令!

    “这家伙还是男人吗?”方碧君生起疑窦,忍不住多看陆鸿几眼,对眼前的男生充满了好奇,“哪怕是弯的,对美女也不应该抵制吧?”

    她却不知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有了好奇心,最后往往都会把事情变得大条起来。

    那句话怎么说了?好奇心害死猫!

    当然,她不知道陆鸿因为练童子功的原因,对女人特别是美女,一向敬而远之,生怕沾惹出什么是非来。

    “陆鸿,你很好,真的很好!”方碧君无由头又赞扬了陆鸿几句,还竖起大拇指,赞叹有加,“我很欣赏你,不如日后你跟我混吧!”

    “什么?”陆鸿以为自己没听清楚,掏了掏耳朵。

    “what?”马文拽了一个英文,嘴巴张得老大。

    “啥?”钟歌则是眼珠子都要瞪出来的样子。

    方碧君靓丽的脸上没有丝毫做作的表情,很自然地说:“我说你陆鸿人很好,我非常欣赏,以后就跟我混吧,我会罩着你的。”

    这下听清楚了,陆鸿三人相视一眼,面面相觑。

    特别是陆鸿,囧得不要不要的。

    这都是什么人啊,还人很好,还欣赏你,还跟我混,还我会罩你!

    你以为你是谁,女流氓吗?

    陆鸿忍不住了,把钟歌拉到一边,小声问道:“胖子,你什么眼神,把女神经当女神,你瞎了吧?”

    “她以前不这样的。”钟歌满脸瀑布汗。

    陆鸿又说:“她以为她是谁啊,女皇吗?电影看多了吧?”

    “她以前不这样的……”钟歌笃定地重复这句话,“可能她今天受什么刺激了吧。”

    “也可能是出门忘了吃药。”陆鸿叹了一口气,他此时医术不算浅了,说高深也不为过,一般的疑难杂症,真给他时间,也能治愈。

    可是,精神病这种涉及神经的病症,别说现在的他,就是他练成养生经,可以运气自如,那也无法治得了。

    真是可惜了这么一个美女,年纪轻轻就得了精神病!

    “你把她领回去吧。”陆鸿很郑重地对钟歌说。

    钟胖子不停地抹汗,只能回头去问方碧君:“碧君,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刺激?”方碧君一开始还迷糊,倏地恍然,怒了,柳眉横竖,等着钟歌,“钟胖子,你是不是欠抽,你以为我疯了?实话告诉你们,我很讨厌李钰,但是又摆脱不了他,我受够他了!看到你陆鸿敢与他作对,我非常开心,我需要你这样强硬的人去对抗李钰。所以,我打算成立一个护花使者队伍,你陆鸿可以作为我的麾下,为我保驾护航!怎么样?”

    钟歌一听连忙抛弃所有疑问,急道:“碧君,你要护花使者,找我啊,何必舍近求远?你看我的块头,看我的身材,肯定是绝佳的护花使者,没有人比我更合适了!”

    方碧君给他一白眼,根本不理会他,看了看沉默不说话的陆鸿,颇为妩媚地笑道:“陆鸿,愿意不?作为护花使者,好处多多的哟!”

    那声音,那表情,那姿态,充满了极致的诱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