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非礼
    “好处多多哟!”

    方碧君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娇俏而妩媚,充满了女人诱惑的味道。

    宿舍内的三个男人听了只觉得心头狂跳,呼吸急促,都开始有点想入非非了。

    这算什么?

    色诱吗?

    钟歌眼珠子都红了,快要溢出血来,如果能变声,他恨不得立刻变成陆鸿,当场拜倒在方碧君的石榴裙下!

    内心里,他又有点悲哀与愤怒。

    堂堂方大美女,什么时候堕落到要色诱别的男人的地步了?

    当然,最关键的是,被色诱的人不是他钟大胖子,而是别人!

    一旁的马文羡慕得口水都流出来了,在他看来,方碧君是在邀请陆鸿成为她的入幕之宾啊。

    成为美女的入幕之宾,与美女亲近,说不定有一亲芳泽的机会,多么让人无法拒绝的建议!

    马文觉得如果是他的话,肯定二话不说同意了,就是倒贴也要跟上这节奏啊。

    陆鸿冷静下来后,觉得要抵制这种消磨他意志的诱惑,皱了皱眉,很不满地看了方碧君一眼。

    眼陆鸿的动作,钟歌以为他要答应了,是可忍,孰不可忍,钟大胖子当即往前一步,横在陆鸿与方碧君的中间,顺手把陆鸿推到一边,让他哪凉快去哪!

    “碧君……”钟歌换了一种无比温柔的语气面对方碧君,脸上的谄笑,连陆鸿看了都觉得寒碜,“碧君啊,你在这学校是很安全的,哪里要什么护花使者?如果你要到别的地方去,通知我一下,上刀山下火海我都陪你去。一个电话,我随叫随到!至于陆鸿,他才来南方市,对这里的一切都不熟悉,连路都认不出来,怎么保护你?”

    陆鸿摸摸鼻子,这胖子也太埋汰他了吧,什么叫路都认不出来,他是白痴吗?就算对这里陌生,现在手机随便一拎就有导航——导航在手,天下我有!

    方碧君扫了钟歌一眼,冷哼一声,说:“你有用的话,李钰纠缠我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挺身而出教训他?”

    钟歌涨红脸说道:“我有与他作对的好不好?”

    方碧君嗤笑一声:“与他顶嘴就算作对了?”

    钟歌辩解:“很多人连与他顶嘴的勇气都没有呢。”

    “所以说,你们都不如人家陆鸿。直接把他行李扔了,啪……啪!就像给他两巴掌呢!”

    钟歌郁闷得说不出话来,早知道扔李钰的东西能让方碧君高看一眼的话,别说扔行李了,他连扒光李钰身上衣服扔出去的勇气都有。

    可惜现在一切风头都让第一个吃螃蟹的陆鸿抢走了!

    陆鸿完全没有为人出头的意思,插嘴说道:“方同学,我想你误会了,我以前并不认识你,与李钰作对,没有任何替你出头的意思。”

    方碧君呵呵而笑,伸出手像是又要拍陆鸿的肩膀,却被警觉的钟歌移动庞大的身躯挡住了,她只能瞪了钟大胖子一眼,缓缓收回洁白玉手,说道:“陆鸿,我知道你是为了自己的尊严不鸟李钰,所以,我才更高看你啊。有自尊又肯行动男人,就是强者。”

    “碧君,我也是强者。”钟歌强调说道。

    “你,李钰,都不过是仗着家世好显摆威风罢了。哼!就像李钰,娘们一个,昨天被人家陆鸿把行李丢在地上,竟然跑去找我哭诉,说什么乡下人太无礼,简直是野蛮人,应该从世界上消失。我的天啊,一个大男人,被人欺负了,竟然跑到我这里来告状,还有比这更娘的事吗?”

    “什么?”钟歌勃然大怒,“他竟然趁机找你哭诉?碧君,这丫肯定是故意的,为了接近你。他是不是打着高中同学互相探望照顾的名义?这家伙脸皮太厚了,不害臊!不要脸!无耻之尤!”

    其实钟歌还有一句话没说,他也想过打着各种名义与方碧君套近乎,只是脸皮没有李钰那么厚,没有成行罢了。

    方碧君恨恨说道:“如果不是我家要仰仗他们李家,我爸妈千交代万嘱咐不能得罪他,我早甩他几耳光了。向我撒娇,哭诉,什么玩意!”

    陆鸿与马文被方碧君的话雷得里嫩外焦,他们没想到李钰看上去那么阳光嚣张的人,竟然向一个女人告黑状。

    还有比这更混蛋的事吗?

    方碧君继续说道:“我受够了李钰这混蛋,我需要有人在他纠缠我的时候挺身而出,为我对付他!”

    说完,她定定看着陆鸿,眸子水汪汪的,明亮极了,像会说话一般,就好似在告诉陆鸿:你就是我的白马王子了,快到我碗里来吧!

    陆鸿装着没看见她的样子,摸摸鼻子,并没有说话。

    方碧君急了:“陆鸿,你是怕名不正言不顺吗?要不,我把你当候补男朋友?”

    “候补?”陆鸿气得鼻子都歪了,这女人又开始不正常了。

    什么叫候补男朋友,备胎就直说呗!

    让人做备胎,还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大概也只方碧君此女了。

    陆鸿当然不愿意蹚这浑水。

    然而,有人愿意啊,只见钟歌这大胖子激动大叫:“碧君,让我做你的候补男朋友吧。我一定是一个合格的备胎,我绝对是暖男。你委屈的时候,我陪你;你幸福的时候,我祝贺你。就算你最后选择了别的男人,我也会默默祝福你的。”

    陆鸿叹了一口气,做男人做到钟歌这份上,也算奇葩了。

    马文弱弱举手,说:“我也愿意做候补。方美女,你的护花使者队伍要扩大吗?要不把我们仨都选上呗。”

    “我只要陆鸿!”方碧君说得斩钉截铁,却没有意识到这句话有多么暧昧,又是多么打击人。

    钟歌与马文脸都跨了下来,恨不得把陆鸿按地上揍一顿。

    在两人羡慕的目光下,陆鸿却断然摇头,说:“方同学,你怎么胡闹我不管,但是你别扯上我。我这人不喜欢麻烦上身。你那些什么恩怨情仇的狗血戏码,我一点都不感兴趣。所以,你请自便吧。”

    “你……拒绝了我?”方碧君既讶异,又不解。

    陆鸿倒是笑了:“拒绝你还要与你商量不成?”

    “你……”方大美女怒了,羞恼至极,银牙都要咬碎了,瞪着陆鸿,半晌恶狠狠地威胁,“你敢不答应,你信不信我跑到外面大喊你非礼我!”

    “什么?”

    “what?”

    “啥?”

    三个男人又都变傻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