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拒绝,还是拒绝
    “陆鸿,你混蛋,竟然这么说我……”

    谁也想不到刚才表现那么剽悍的方碧君会突然哭起来。

    陆鸿懵了。

    “我的嘴功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可以说哭一个人?”陆鸿自我怀疑,都有点相信自己无师自通学了诸葛亮说死王朗的技能了。

    话说陆鸿还真没见过女生在他面前哭得稀里哗啦的,特别还是因为他而哭。

    所以,他有些慌了,手脚无措,一时不知怎办。

    钟歌与马文也被吓傻了。

    特别是马文,跳了开去,一副见了鬼的样子,远远躲开,生怕别人误会方碧君的哭与他有关。

    当然,他以无比幽怨地目光看了陆鸿几眼,那意思很简单:你怎么能弄哭美女呢?怎么能,怎么能……

    好在钟歌见多识广,他反而是最快反应过来的人,赶紧安慰方碧君:“碧君,好好的怎么说哭就哭呢?快别哭了,别人听了还以为我们对你怎么着了呢。还有,哭肿了眼睛就不漂亮了,如果留下黑眼圈,那你几天都无法见人啊。”

    这一段话下来,也不知道是哪一句起了效果,方碧君哭声果然收住,没有哇哇的哭声了,只有不时的抽泣。

    不过,眼中的泪还在慢慢溢出,美眸湿润,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钟歌见状松了一口气,扭头对陆鸿说道:“陆鸿,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过来道歉。”

    “道歉?”陆鸿真不知道自己做出什么了。

    “怎么,让你说句对不起那么难吗,会死人?”钟歌有些不满了。

    陆鸿扫了方碧君一眼,见对方偷瞄他,美女螓首低垂,长发遮住了半边俏脸,眼眸中有不满,也有期待的意思。

    陆鸿暗叫一声倒霉,硬着头皮说道:“方同学,那个……那个……我没想到你那么敏感,别人说不得你啊,所以……”

    “这么说还是我的错?”方碧君见陆鸿不情不愿的样子,气又不打一处来。

    “难道是我的错?”陆鸿心里反驳,嘴巴却紧闭,不敢再招惹对方了。

    钟歌恨铁不成钢瞪了陆鸿一眼,连忙插话:“不是谁对错的问题,只能说大家不了解,沟通方式没有处理好。话嘛,只要说开了就没事了。是不?”

    “沟通方式?”方碧君有些迷糊,想了一下,转头认真说道,“那……陆鸿,我以最诚恳地态度邀请你帮我应付李钰的纠缠,请你答应。这样请求行吗?”

    好吧,美女放低姿态了,不过还是旧话重提,要陆鸿做什么护花使者。

    钟歌又羡慕嫉妒恨了,看陆鸿没有答应,大为不满,人家美女都说请求了,给足你面子,你还要咋滴!

    陆鸿沉默,是在措辞,他沉吟一会,以小心的态度说道:“方同学,我很感谢你看得起我。但是呢,我这人比较懒散,对这些事情不敢兴趣,所以……我觉得钟歌同学就很适合做这事,他呢,会说话,手腕圆滑,一定能帮你很好地应付那什么李钰。我觉得只要你和李钰说你的男朋友是钟歌,就万事都解决了。”

    “这么说你还是不答应?”方碧君又来气了。

    陆鸿双手一摊,说:“不是说了吗,没兴趣,而且我这人怕麻烦。我是小门小户出身,穷**丝一个,人家李钰是高富帅,家世好,权势高,你让我与他做对,他肯定想办法收拾我,你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你这是害我啊,你怎么忍心!”

    “你不是不怕李钰吗?”方碧君反问。

    陆鸿老实回答:“我是不怕。但那是他想羞辱我,我反击罢了。可我也不想没事找事。你还是另找高明吧,像钟歌就合适啊,看他的样子,家世不比李钰差吧,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啊。”

    方碧君翻了翻白眼,说:“就胖子这身材这样子,你觉得我说他是我男朋友,李钰会信吗?”

    钟歌闻言泪流满面:“我样子……我样子怎么了?我觉得还不错啊。”

    陆鸿给予钟歌最大的支持:“爱情嘛,现在别说年龄,连性别不同都没问题了,何况身材!不管李钰行不信,我反正是信了。”

    “我不要!”方碧君断然拒绝,“我和钟歌、李钰都是同学,他们两个还经常语言攻击对方,你觉得他们会不知根知底?我拿钟歌当挡箭牌,李钰一看就知道了。”

    钟歌嘀咕说道:“其实你可以假戏成真的嘛。”

    方碧君没好气说道:“胖子,我难道没有和你说过吗,你不是我的菜!”

    钟歌不甘心说道:“以前你理都不理我,什么时候和我说过话?”

    “没有吗?”方碧君自己也想不起来了,轻摇螓首,不介意地说,“其实都不用说的,我在高中时候对你们不理睬的态度,你们就应该知道,我对你们没那个意思!好吧,既然上了大学,免得大家误会,以后我有什么想法都直接和你们说吧。”

    钟歌闻言大为伤感,说:“那还不如不说呢。不说我们还有点念想。”

    陆鸿狐疑地看了看方碧君,分析她的行为与说话,越觉得这女人精神有些分裂了。

    她也许是以前太压抑,上了大学,觉得自由了,没有那么多约束,一下子爆发宣泄,整个人变得外放,行为举止也更为夸张,当然会让人觉得变了一个人一样。

    钟歌忽然“啊”的叫了一声,指着陆鸿说道:“碧君,你说我们不是你的菜,你却邀请陆鸿做什么护花使者,难道他是你的菜?”

    方碧君好像羞涩一笑:“说菜不确定,只能说看得顺眼呗。”

    她现在的模样很奇怪,明明很恼怒陆鸿恨不得吃了他的样子,可却要表现出小女人害羞的模样;刚才还哭着,泪水犹在,却又笑出来。

    矛盾的综合体啊!

    “神经!”陆鸿忍不住爆出一句评语来。

    方碧君闻言又毛了:“神经?我说看你顺眼,那是给你面子。你也不去问问,姑奶奶我给过谁面子?”

    钟歌附和:“就是嘛,陆鸿,那是你的荣幸。”

    陆鸿嗤笑:“荣幸?我消受不起?好了,没事你赶紧走吧,别打扰我了。”

    “你……”方碧君感觉眼中的热泪又要流下来了。

    倏地,啪的一声响,宿舍门被推了一下,一个人走了进来。

    看到来人,方碧君眼睛忽然亮了起来。

    李钰又出现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