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练家子
    谁都想不到李钰一言不合就动手,而且还是抄凳子砸人这么猛烈的动作。

    这一刻,这家伙确实是疯了一样!

    “不要……”方碧君惊叫出声,一脸的惊慌,双手紧握,连眼睛都不敢睁开了。

    她不敢看到陆鸿被李钰砸得头破血流的场面。

    这种场景对她这个美女来说太血腥,太残暴,让她无法接受。

    方碧君内心无比后悔,她只不过是想刺激李钰,借陆鸿让对方死心不要再纠缠她罢了。

    虽然她也想过李钰会记恨陆鸿,但以为至多就是处处刁难,使陆鸿无法好过而已。她也许会对陆鸿有些不好意思,但她为了摆脱李钰,这也是不是办法的办法了,不是么?

    哪想到李钰反应这么激烈,竟然动起手来了!

    让陆鸿受到身体的伤害,那绝对不是方碧君的本意。早知如此,她就不拨撩李钰了。

    心里悔恨,却无法做得了什么,因为李钰手中的凳子已经猛烈地向陆鸿砸去,方碧君唯一能做的要么是眼睁睁看着陆鸿倒在李钰手下,要么就是紧闭双眼,来个眼不看为净。

    “住手!”旁边的钟歌在李钰抄凳子的时候就大喊一声,想喝住李钰。

    可这时候李钰怎么能听得进去?

    眼看凳子就要砸在陆鸿脑袋上,钟歌心急火燎,想冲上去夺下凳子,可李钰的动作实在太突然太快,他一点办法都没有——确切地说,是他太胖,移动困难,来不及动作,李钰手中的凳子就砸了下去。当然,这一点钟歌是不会承认的。

    “呼!”

    李钰动作猛烈,下砸的速度奇快无比,凳子带着风声,瞬间就落在了陆鸿的面前!

    “啊……”眼看陆鸿就是头破血流的场面,方碧君终于不敢看了,双手捂眼。

    她等待着物体猛烈撞击的声音,还有就是陆鸿惨痛大叫的声音。

    然而,她等啊等,一直都没有声音发出来。

    她又等了好几秒钟,周围还是非常安静的样子,甚至可以说是有些静谧了。

    没有惨叫,没有撞击声,也没有倒地声,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怎么回事?”方碧君心头不解,双手缓缓从眼前放下来,定睛一看,倏地,她愣住了,再一看,还是愕然,忍不住又抬起双手揉了揉眼睛。

    她以为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

    揉完眼,仔细一看,还是刚才看到的场景。

    “这……”方碧君彻底蒙圈了,性感的小嘴张得很大,绝美的脸上全是不敢置信的神色,就好像看到了外星人降临地球一样。

    “怎么可能?”方碧君脑袋一片空白。

    她看到了什么?

    只见凳子依然还在李钰手中,高高举着,做砸落的姿势,目标也依然是陆鸿。可凳子最终没有落在陆鸿身上,而是停在空中,画面像定格了一样。

    李钰良心发现,中止了自己袭击的行为?

    不!

    完全不是,以李钰刚才的力度与速度,加上与陆鸿距离很短,就算他有心中止,也停不下来了。

    那为什么停住了呢?

    方碧君的视线从李钰身上越过凳子,最终来到陆鸿身上,这才发现凳子停止的秘密——

    原来,在凳子的另一头,有一只手握在了它的一条腿上。

    那是陆鸿的手!

    在电光石火之际,在脑门之前,陆鸿的一只手握住了凳子腿,把它定在空中,阻止了李钰的袭击!

    方碧君明亮的眸子闪过无数疑惑,眼睛也渐渐睁大,惊讶之余,还是震惊,这事超出了她理解的范围。

    在那么突然的袭击之下,在那么短的距离之内,陆鸿是怎么只凭单手就抓住凳子腿的呢?

    方碧君忽然发现自己错过了什么,她就不应该捂住双眼啊!

    别说方碧君了,就连李钰都不明白他攻击的动作怎么就停下了呢。

    他只察觉到凳子的另一头忽然被什么粘住了一样,犹如石沉大海,或者说陷入了泥淖之中,什么动作什么力量都使不出来了。

    凳子就那么轻飘飘地被陆鸿握在手中!

    李钰也懵了,双眼睁大,见了鬼似的。

    房内如果说谁最清楚发生了什么,除了陆鸿,那就是钟歌了——马文在陆鸿身后的床上坐着,也看不仔细前面的动作。

    唯有钟歌就站在陆鸿旁边,而且刚才还想冲上去阻止李钰的袭击动作,他距离近,又不像方碧君那样不敢开眼看,相反,他看得极其仔细。

    陆鸿的动作完全落入了钟大胖子的眼帘。

    他看到了什么?

    如果不是亲见,钟歌绝对不会相信眼前的一切就这么发生了:他看到凳子在距离陆鸿一个拳头远的时候,倏地,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蹿出一只手来,先是以掌心挡住凳子腿,之后在凳子腿上面画了一个半圆,继而就紧紧握住凳子腿了。

    这一握,像钢铁的手掌,让凳子腿纹丝不动,更是无法前进一寸。

    没有猛烈撞击的景象与声音,也没有激烈的动作,陆鸿的那一握,就好像是握住了轻飘飘的东西,不值一提。

    像握住什么?

    哦,就好像李钰手中的凳子是一根羽毛,落在陆鸿手中,没有任何重量与力量。

    轻飘淡然,云淡风轻,漫不经心,李钰的攻击,就这样被陆鸿化解了。

    “这……怎么……可能?”钟歌张大嘴巴喃喃自语。

    在他看来,陆鸿的动作完全违反了人体力学,完全违背了他所有的认知。

    这不科学!

    对于不科学的东西,人类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李钰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人,他怒气依然没有熄灭,看到陆鸿阻止了他的报复动作,忍不住又想来第二下,用力抽动凳子,想把它抽回来。

    然而,他抽不动!

    凳子腿在陆鸿手中,就像被吸住了一样,任他怎么用力抽拉,就是纹丝不动,连陆鸿的手臂都没有动摇一丝一毫。

    李钰惊慌了,陆鸿冷静的双眼看得他暗暗发毛。那双眼睛,冷酷,无情,还带着一丝丝的煞气。

    李钰慌忙松手,任由凳子被陆鸿抓在空中,他后怕得退了两步。

    李钰一退缩,场中的几人都不由松了一口气。

    这会儿,钟歌终于想起什么,饶有兴致地看了陆鸿几眼,倏地奔到陆鸿身边,连连嚷道:“练家子啊练家子!陆鸿,原来你是练过的!你学的是什么功夫,教教我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