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拉校花的小手
    钟歌吼着叫着说陆鸿是练家子,意思是说他觉得陆鸿练过功夫,这才能轻松化解李钰的攻击。

    除了用陆鸿是练家子来解释刚才发生的事情,钟歌想不出任何理由了。

    李钰的动作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完全是拼命的行为,没有任何留手。

    出手狠,距离短,陡然之下,别说平常人了,就算是体育健将当面,也会被砸得头破血流,不死也要半身不遂。

    到了陆鸿手中,就那么轻飘飘化解了,没有任何的波动,比一片树叶落在湖面还要安静。

    那么神奇的表现,如果还说是巧合的话,那就真的是没有天理,说不过去了。

    唯有陆鸿是练家子这理由可以解释!

    这么牛掰叉叉的功夫,作为一个功夫迷,钟歌哪有不激动的道理。

    “练家子?”李钰听完又是后退几步。

    陆鸿是练家子?

    李钰不大信,左瞧右瞧,陆鸿都不像是练武之人的样子。

    李钰认识一些武夫,完全就是五大三粗孔武有力的样子,肌肉发达,一脸横肉,说是野蛮人也不为过。

    然而陆鸿浑身匀称,至多只能说不是瘦弱的模样,怎么能与练武扯上关系呢?

    然而除了像钟歌所说的那样,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陆鸿可以徒手轻松抓住猛烈袭击的凳子了。

    一想到这里,李钰一阵后怕。

    他见过一些练武之人打斗,虽然不美观,也毫无美感所言,但是一旦拼命,简直可以说是让人吃不了兜着走。

    什么头破血流都是轻的,有的甚至非死即残呢!

    “如果他刚才向我下手……”李钰不敢想下去了,额头不停地冒冷汗,生怕陆鸿暴起伤人。

    他渐渐冷静下来,这才想起刚才的行为有多冒失,有多失策。

    不是说不可以收拾陆鸿,可完全没有亲自上阵的必要呀!

    李钰从来不是善良之辈,他当然不会为要对陆鸿下手感到愧疚,他后悔的是自己太冲动了,把自己置与危险之境。

    “我完全可以慢慢玩死这家伙的……”李钰咀嚼出这个味道来,心下渐渐冷静,慢慢挪动脚步,拉开与陆鸿的距离。

    钟歌还在叫嚷着:“陆鸿,哦不,陆哥,陆老大,能和我说说你是练什么武术的吗?一定要教教我啊,你刚才那一下简直太帅了,帅到掉渣!你看到没,我眼珠子都要蹦出来了,我对你的敬仰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拜托你一定要教我几招!”

    陆鸿慢慢放下椅子,凌冽地扫了李钰一眼,这才淡淡说道:“如果我说没学什么特别的武术呢?”

    “不可能!”钟歌猛地摇头,“你肯定是练家子,你没看到李钰在你手上就像一只蚂蚁,你想什么捏就怎么捏吗?”

    这家伙恭维陆鸿的同时,也不忘语言打击一下李钰。

    李钰闻言脸都黑了,却不敢说什么,只能警惕地看着陆鸿,生怕他暴起伤人。

    陆鸿又向钟歌说道:“如果我说学的是太极,你信吗?”

    “太极?”钟歌尖叫一声,“不可能!怎么可能是太极那种软巴巴的武术呢?那是老爷爷老太太练的好不好!”

    陆鸿很认真地说:“信不信由你。”

    钟歌不由得信了几分,又问:“刚才是太极里的四两拨千斤?”

    “哈!”这话一出,李钰倒是冷笑连连,“钟胖子,你电影看多了,还四两拨千斤呢!”

    钟歌讪讪。

    陆鸿面无表情,他没有必要向普通人解释太极功的奥妙。

    他冷眼看着李钰,想着该怎么处置他。

    陆鸿最痛恨别人威胁他,李钰不单仗势欺人,最后还向他出手,如果李钰是练武之人,刚才陆鸿在挡住了凳子的时候,肯定会一记鞭腿踢过去,让李钰蛋碎,做新世纪的太监。

    那就是一出“太监是怎样炼成的”故事咯!

    可李钰是一个普通人,陆鸿没有与他过招的兴趣,但是被人攻击了,如果不反制一下,又好像显得他是好欺负的!

    “李钰!”陆鸿声音冷如冰雪,把李钰叫得浑身打颤。

    “你……你想做什么……”李钰颤声后退。

    陆鸿上前一步,冷冷说道:“我讨厌别人向我动手动脚!”

    李钰刚想后退,倏地停下脚,一挺胸膛,叫嚣道:“陆鸿,你动我试试!你只要敢动我一根小指头,我立刻向学校投诉你殴打同学,我让你开学第一天就被开除,你信不信?”

    “开除?”陆鸿愣了一下。

    李钰好像找到了陆鸿软肋似的,嚣张地狂笑:“你动了我,我有足够的能量让你在这学校呆不下去。不信你试试!”

    “李钰,你以为学校是你家开的吗?”钟歌看不下去,帮腔陆鸿,“你以为学校会听信你一面之词?我还没死呢!到时候我作证说你动手在先,陆鸿不过是自卫反击罢了!”

    “胖子,你……”李钰怒不可遏,钟歌这话的意思是想挑拨陆鸿对他下手呀,胖子果然都是人不可貌相,太可恶了!

    “碧君,你刚才也看到了,是李钰先动手的,是不是?”钟歌感觉自己一个人说服力不大,想把方碧君拉上战车。

    李钰更怒了,他觉得今天是失败的一天,无论如何,他在方碧君心目中的印象只怕更坏了。

    都怪钟歌!都怪陆鸿!

    李钰怨恨地看了两人一眼,心里的恨意比天还高。

    “这……”方碧君不愿意事情继续闹大,犹豫了一下,声音轻了下来,“大家都是同学,何必闹僵呢?”

    “碧君,我对你的心你是知道的,我只是被怒火冲昏了头脑。”李钰赶紧解释。

    方碧君面无表情。

    李钰更急了,说:“碧君,我真的不服你看上那些毫无素质的野蛮人,乡巴佬有什么好的呢?你就算不喜欢我,也没必要找一个那么差的家伙。”说着,不停地瞄陆鸿,他说的是谁,指向性再明显不过。

    说实在的,这时候陆鸿差点忍不住把李钰踹在地上狂踩几脚,这才能消除他心头之恨。

    理智却告诉他,这不是好的办法,那应该怎么反击李钰呢?

    陆鸿扭头瞥见沉静不说话的美女方碧君,心头不由一动:“有了!”

    蓦地,陆鸿上前一步,靠近方碧君,大手伸出,一把拉住了她的小手——

    这可是未来校花的柔荑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