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军训大比武
    “呼!”

    方碧君这一巴掌快捷迅速,突兀而起,瞬间而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向陆鸿的脸蛋。

    如果是一般人,这巴掌肯定要吃实了,到时候脸必然要肿如猪头。

    好在陆鸿不是一般人,他的反应比平常人快了许多。

    面对方碧君的巴掌,陆鸿不避不让,甚至连头都不侧一下,在方碧君猛然的巴掌距离他脸蛋十公分左右,他的手也到了——

    啪!

    方碧君的巴掌撞在陆鸿的手心上,还没呼痛的时候,陆鸿手掌一握,再一次把方大美女的柔荑紧紧抓在手中。

    触手又是一阵温润滑腻。

    方碧君没打着陆鸿的脸,柔荑又落入魔爪之中,羞愤难当,忍不住轻抬小腿,踢向陆鸿。

    好在她还知道分寸,没有往男人最关键的部位招呼。

    这一次陆鸿避让了一下,等方碧君脚落在地上,他才顺势轻轻一推,放开方碧君的小手,把她推开几步。

    “方同学,你这是恩将仇报呀。”陆鸿摇头说道。

    方碧君哼了一声:“我这叫收拾流氓,谁让你占我便宜!”

    陆鸿无奈叹气:“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不是你让我做护花使者吗?我是帮着你应付李钰,让你摆脱他,为此我不惜得罪他,后果难料呢。你倒好,倒打一耙!”

    方碧君又羞又愤:“帮忙应付,需要……需要……”

    好吧,摸她手的事还是难以启齿,能不说出来就不说出来。

    陆鸿耸肩说道:“我也是为了演得更逼真呀。我抓你手,你不也抓我手了么,大家都有吃亏,打平了吧?”

    “你吃亏?”方碧君气得银牙咬碎,她真想直呼陆鸿无耻。

    是的,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她却不知道这是陆鸿的真实心理,话说除了看病,他还是第一次在正常情况下摸拉女人的手呢。

    他感觉自己也吃亏了,毕竟方碧君不是他什么人。

    “看在李钰被气得够呛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陆鸿心底劝慰自己,嘴上却说道,“不管谁吃亏,反正李钰是吃瘪了,这就够了,不是吗?”

    方碧君恨恨说道:“我怕他不信,还是要纠缠我!”

    陆鸿笑道:“这就与我无关了,该做的我都做了,能做的我也做了。你我以后互不相欠,没事你就不要来找我了。”

    这话怎么听都有提裤子就不认人的味道,方碧君听了大为不舒服,明明是她被占了便宜吃了亏,怎么话到陆鸿口中就那么难听了呢?

    他真以为她是好欺负的?!

    指着陆鸿,方碧君怒道:“别以为我会轻易放过你!”

    陆鸿大为皱眉:“方同学,我之前已经很明白地告诉你了,我很怕麻烦,所以请你别再麻烦我了。今天这事我还不知道该怎么收场呢。虽然我不怕李钰,但是有这么一个人针对我,让人开心不起来。”

    方碧君闻言沉默了。

    怎么说陆鸿都是为了她与李钰结仇,再数落他好像就是她的不是了。这时候她忘了在认识她之前,昨天陆鸿就与李钰结怨了。

    以李钰的性格,睚眦必报,再小的事他也会计较,会报复的!

    陆鸿偷换一个概念,把方碧君应付过去。

    看气氛有些不对劲,钟歌再一次站出来打圆场说:“陆鸿,这是学校,李钰不敢太放肆的。你放心,我帮你盯着他,有什么动静我会给你通风报信的。”

    陆鸿拱手说道:“那就多谢兄弟了。”

    钟歌摆摆手说客气了,眼神很复杂地看了看陆鸿,嘴巴咧了咧,不知道是笑还是哭。

    话说陆鸿气李钰,让后者暴走,钟歌理应高兴才是。

    但是,陆鸿抓的可是他梦中女神的手呀,那有另当别论了!

    与李钰一样,对于陆鸿占方碧君的便宜,钟歌完全是羡慕嫉妒恨。

    与女神亲近的人为什么不是我?

    在陆鸿抓着方碧君小手的那一刻,钟歌多么希望他就是陆鸿啊。可惜,他就是无法鼓起勇气向方碧君表白,只能做一个备胎,安静地做他的超级暖男。

    这不,哪怕陆鸿占了他女神的便宜,他也还为对方考虑,说帮忙对付李钰。

    瞥了钟歌一眼,陆鸿发现他不停地偷瞄方碧君,不由暗笑,挥手说道:“行了,我要吃早餐去了,钟歌,你招呼你的方同学吧。”

    “你的意思是嫌我在这里碍事?”方碧君闻言又大为不爽了,对于陆鸿占了她便宜还满不在乎的态度,她非常不服气,也很不舒服。

    陆鸿指了指周围,说:“这里是男生宿舍!”

    方碧君又恢复癫狂个性,抱手在胸,一副你拿我没办法的吊儿郎当的样子,说:“姑奶奶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你管得着吗?”

    陆鸿反驳说:“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在你面前脱衣服?这是我的宿舍,我在里面脱衣服合情合理吧?”

    “你敢!”方碧君满脸通红,咬牙切齿,“你这个臭流氓,死性不改!”

    陆鸿笑得很古怪,再次强调:“这是我的宿舍。”

    “这也是钟胖子的宿舍!”方碧君加大了声调,“他是我同学,我来找他有什么错?”

    钟歌没想到方碧君还能想起有他这么一号人,与有荣焉,挺了挺胸说:“没错,陆鸿,人家碧君是来找我的,你别乱来。”

    陆鸿彻底无语了,胖子果然是那种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

    方碧君像打了胜仗一样,挺着高耸的胸脯,得意瞄了瞄陆鸿,说:“我想留就留。要走也是你走。”

    陆鸿连连说道:“好好好!我走还不行吗?”

    反正也要出去吃早餐,陆鸿很干脆摆摆手就走出宿舍门了。

    “等等我,我也去吃早餐!”坐在床上的马文见气氛不对,生怕打扰胖子这对狗男女的什么好事,赶紧喊了一声,紧追陆鸿出去。

    房内,只剩方碧君与钟歌了,两人面面相觑。

    有些尴尬,钟歌摸摸头说道:“碧君,我们……”

    “我也回去了!“方碧君没有给钟歌说话的机会,跺跺脚也奔了出去。

    钟歌愈发尴尬了,半晌才叹息一声,他算是彻底明白了,方碧君今天来找他,完全不是因为什么同学情谊在,而是冲陆鸿来的。

    “陆鸿……”钟歌满心苦涩,说为他人做嫁衣裳都无法形容他的心情了,总有一种帮人耕地播种施肥照顾庄稼,最后让别人来收获果实的感慨。

    再没有比他更悲催的人了!

    他唯一还疑问的便是方碧君怎么变化那么大,与往常表现如两人,说是精神分裂也不为过。

    “难道是因为以前太压抑,现在上了大学,呼吸了自由的空气,把自己彻底释放出来了。现在的她,才是她的本性?”钟歌只能这样猜测,不由更是叹气,“现在的方碧君,更让人难以捉摸呀……”

    再说被钟歌形容为难以捉摸的方大美女,快速奔出男生公寓,其实是想追上陆鸿与他理论理论的。

    下了楼,出了公寓大门,远远倒是看到陆鸿与马文的背影,她却止住了脚步,瞬间收敛了许多。

    周围人来人往,不少人注意到她这么一个绝色美女的存在,纷纷报以注目礼。

    一想到陆鸿真的视她如无物,还一副嫌弃的样子,让她离得远远的,方碧君心头忍不住火起。

    她很想冲上去怒骂陆鸿一顿,说他……说他什么好呢?

    乱搞男女关系?呃,这好像扯不到边上去。

    不负责任,始乱终弃?好像也不对,这是作践她自己呀。

    占她便宜?人家好像不以为然,还会反口说她也占了他便宜呢!

    再说了,众目睽睽之下,她这么漂亮的女人在路上与男人牵扯太多,影响也不好吧?

    想来想去,还是拿陆鸿没有办法!

    跺了跺脚,方碧君只能回头,往自己的宿舍走去,一路上,她内心不知道诅咒了陆鸿多少遍:“该死的陆鸿!你这色狼!你这流氓!我不会放过你的!”

    未来的方大校花此时心中对一个男生充满了怨念。

    她却不知道,这股怨念会让她与陆鸿彻底扯上了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陆鸿当然也不知道,自诩不近女色的他会在短短几天之内被两个女生称呼为色狼了。

    如果听到美女斥责的心声,他说不定会有多委屈叫冤枉呢!

    他为了保住自己的童子功,都那么努力拒绝美色的诱惑了,怎么还会有那么多桃色事件纠结在身变呢?

    难道他注定是桃花命?

    丝毫不知方碧君心里话的陆鸿与马文吃了早餐后,又花了大半天时间相伴游了一圈校园,把校园的景物浏览一遍这才作罢。

    到了下午,他接到指导员通知,说晚上班级开会。

    新一届中医学专业人数并不多,一百个都不够,说是分成两个班,其实大多是在一起上课,连班主任都是同一名。

    中医学是和尚专业,几乎清一色是男生,偶尔有一两个女的,姿色不高,难引人注目。

    班主任姓李,名化甲,三十几岁的男性,看上去很斯文,他介绍自己是学校讲师,硕士学位。他说话也很客气,强调接下来几年大家相处,希望和和美美,不要有什么意外。

    第一次班会,全是自我介绍,有的人规规矩矩,有的人标新立异。不过都是脸生之人,要说开个会就能记住,那绝对是假话。

    陆鸿也就记下了住隔壁宿舍的两个男同学而已,其他一概没记住,他相信别人对他也是这样的印象。

    班会结束的时候,班主任李化甲重点强调一件事,说后天早上正式开始集合军训,到时候有个仪式,让大家不要迟到。交代完,就散会了。

    一回到宿舍,陆鸿就看到钟歌忧心忡忡地走上来对他说:“陆鸿,不好了,我听说李钰要让人在军训大比武的时候对付你!”

    “军训大比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