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暴风雨来临前的围观
    “魔鬼之地惊现新人!速来围观!”

    “什么?打晕教官的新人去见阎王了?啧啧,这可破了我们学校的记录啊,新人新鲜事,才来一周就被王阎王请驾过去,这是要逆天的节奏呀。”

    “你们说他能活着走出来吗?阎王出马,非死即伤呀!”

    “楼上的别散播恐怖信息。人家阎王又不吃人,更不会动手打人,只不过是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骂得你痛不欲生而已。都痛不欲生了,肯定魂不守舍,走出来当然不像个人了。”

    “阁下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老司机?”

    “你们赌这新人能顶阎王几分钟训斥?我想十五分钟都不用,他就一定会抱头痛哭跑出来。我已经在政务处办公室门口盯梢了,将为你们实时播报。”

    “能把教官打晕,我想这样的人不可小觑。我堵他能撑半个小时。”

    “屁!新人没经验,我看他十分钟都撑不住。连大四的老油条见了王阎王都要掩面而走,何况一个新生!”

    “好,我与你赌了,晚上操场见,各自洗好菊花……”

    话说现在的学生把不八卦毋宁死的精神发挥到极致,大学生有校园论坛作为活动基地,加上手机等网络方便,八卦起来,更是无法无天。

    这不,陆鸿被政务处请去谈话没多久,这事就被放到校园论坛供大家品头论足了。

    实在是因为陆鸿把教官打晕这事非常吸引人的眼球,他们想不关注都难。

    从他们的言辞里不难看出,政务处主任王飞是一个极度难缠之人,所以大家叫他阎王,他那地方也叫地狱。

    所有学生都他都是害怕居多,可见王飞在这个学校有多么大的威严。

    他们对于陆鸿被叫过去全是同情和幸灾乐祸的心情,当然,吃瓜群众嘛,搬板凳看热闹的行为是必不可少的。

    这不,他们都快打赌上了,看陆鸿能在王飞手下能是什么下场。

    如果说在学校的学生当中还关心陆鸿的,大概也就只有舍友钟歌和马文了。

    “这事好像真闹大了?”当从校园论坛看到陆鸿走进政务处办公室那萧瑟孤寂的背影,钟歌满嘴苦涩,好像看到了一个寂寞如雪的人生。

    马文叹了一口气:“我早说让他忍一下的了,是你偏要鼓动他不要怕那什么教官的。”

    “我有吗?”钟歌不信。

    “怎么没有,我清楚记得你是这样说的:陆鸿,别怕,就算李钰想找人在什么大比武上对付你,无论人家怎么挑衅你,你不理会就行了。如果真欺负到你头上,忍无可忍,那就叫上兄弟我,我为你出头,有我出马,什么事都不怕!你当时就是这样说的,记得吗?”

    钟歌摇头说不记得,马文立刻给他一个鄙视的白眼。

    “不行,我得想想办法帮一下陆鸿才行。”钟歌像热锅上的蚂蚁,来回走动,不停地拍脑袋。

    马文劝道:“现在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你能使什么办法?说不定人家王主任只是叫陆鸿过去问一下情况,什么事情都没有呢?”

    “你信吗?”钟歌反问,“大家都说王主任是阎王级的人物,被他叫去一趟,不死也脱层皮。”

    马文摇摇头:“太夸张了。”

    钟歌瞪他一眼:“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众口一词,你想不信也不行!”

    马文摆摆手说道:“行行行,你就慢慢琢磨吧。”

    钟歌也不理会他了,还在琢磨着,这时候手机响起,拿起来一看来电显示,愣了一下,赶紧接听:“碧君……”

    “胖子,陆鸿怎么回事,怎么就被请到教务处去了?”方碧君上来劈头就是这么一句。

    钟歌闻言心头顿时凉了半截,美人主动联系,关心的却不是他,这打击太大了。

    如果不是他心宽体胖,这一万点的伤害估计足以让他捂着心脏说你好毒你好毒了。

    深吸一口气,钟歌安慰说道:“碧君,你别急……”

    “我急什么,我没急呀。”方碧君轻哼一声。

    隔着电话钟歌都能听到她娇媚的撒娇,心都酥了大半,赶紧说道:“好好好,你没急,你没急。碧君你是大美女,怎么会急呢。”

    “你扯那么多做什么,我让你说陆鸿的事呢。”方碧君又不耐烦了。

    “好好,我说,我说。”钟歌鸡啄米一样点头,眼珠子一番,好像想到了什么,计上心来,暗自偷笑,开始诉说,“是这样的,碧君,这事还要从李钰那里开始说起……”

    是的,钟歌临时决定给李大公子上眼药,你不是与我争美女吗,你不是拽吗,行,我就让美女看清你这伪君子的真面目!

    于是,在钟大胖子口里,李钰成了万恶的阴谋家,对陆鸿落他面子怀恨在心,因此阴谋暗算,他找来了一个人做陆鸿班上的教官,就是想通过教官折磨陆鸿报复。

    没想到,陆鸿艺高人胆大,把教官给打了!李钰见状,又心生一计,那就是通过自己的关系,找学校领导出面,想通过强权来压倒陆鸿,打击他的人生。于是就有了陆鸿去政务处一行的事情发生。

    不得不说,钟歌的口才极好,几乎可以做苏秦张仪的亲传弟子,把这其中的故事说得一波三折,精彩纷呈。

    总之就一个原则,那就是不停地抹黑李钰!

    其实也不算抹黑了,反正钟歌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他说的大半是事实呀!

    比如说,李钰是说要报复陆鸿不?是!林毅是李钰找来的不?也是!教务处主任是李钰煽动的不?呃……可能是!

    莫须有——足矣!

    “没想到李钰这人这么坏!”方碧君果然被钟歌引导到他所希望的方向去了,恼怒不已,数落这李钰的不说,“我知道他不算什么好人,但没有想到他坏到这个地步!”

    “对,他都坏到流脓了!”钟歌附和。

    方碧君不由更担心了:“钟歌,陆鸿可以说是因为我得罪李钰的,你……得帮我想想办法帮一帮陆鸿。你说,李钰这样算计陆鸿,陆鸿……顶得住不?”

    “顶……”钟歌沉默了。

    是啊,陆鸿顶得住这场暴风雨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