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主任你是不是有病
    在众人以为陆鸿要遭受政务处主任王飞极其不人道的折磨的时候,他在做什么呢?

    之前,王飞说要征询林毅的意见,这才好决定该怎么处置陆鸿,陆鸿当即就觉得人生都不美好了。

    他忍不住怀疑王飞的用意。

    想想吧,他把林毅打晕过去,让对方丢了好大一个脸,林大教官会不趁机落井下石,对他陆鸿来一番穷追猛打?

    如果林毅一口咬定他陆鸿与之有仇怨,那他去哪说理去?

    他只是一个新生,对方是教官,你说学校领导会信谁的?到时候就算有众多同学作证,那又如何,领导说处分他,同学们除了嚷嚷,会真的为他出面吗?

    陆鸿真的很怀疑,其实陆鸿是不怕什么学校处分的,他来这个学校,除了想系统接触一下现代中西医时代前沿的研究外,并没真有学习什么高明医术的打算。

    中医一道,要想精深,他还不如留在华老头身边接受更细致的教育呢!而且中医行医资格,并不一定需要在医学院学习才能获得。

    中医与西医不同,前者还有一个传承资格的说法,只要有老中医肯帮你操持,把你当传承弟子,是可以申请行医资格考核的,只要考核通过,就可以光明正大行医了。

    华老头虽然隐居山村,但是行走江湖多年,认识的人可不少,想找一个正规大医院的老中医出面帮忙,并不是什么难事。

    然而华老头还是支持陆鸿走出小镇,到大城市来见识一番,为什么?不就是为了开阔眼界么。

    来读大学,另外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父母的希望。

    虽然只是中医学院,而且只是一个市级医科大学,然而医生的地位天生高人一等,毕竟是治病救人的。

    陆鸿高中时代忙于跟随华老头练武学艺,疏于学习,平时成绩并不算拔尖。能考上医科大学,他的父母简直喜极而泣,做梦都笑醒。拿到通知书的那天,他们不知道笑得有多开心!

    陆鸿虽然跟随华老头渐渐练就一身宠辱不惊的意志,但是父母毕竟代表着他永远无法割舍的亲情。父母的意志,父母的光荣,父母的骄傲,就是他行动的动力。

    所以,他来了这个大学。

    如果说刚来学校就被处分,还被通知家长,那他的父母还不知道有多么痛心与失望!

    陆鸿绝不允许这样事情发生!

    因此,面对王飞坚毅的表情,不容置疑的说法,陆鸿上前一步,盯着王大主任很坚定地说:“王主任,我觉得不公平!很不妥!”

    哟!

    这是否定人家王主任的决定,要掐上的节奏。

    王飞也没想到陆鸿有这样的胆子,嘴角轻扯了一下,冷冷说道:“我做事还需要你教?”

    陆鸿不退缩说道:“我不敢大言不惭指责王主任,我只是觉得很不公平罢了。我和林毅教官比武是约好的,彼此约定不负责任,这是全部同学都亲耳听到的。他被我打晕,那是技不如人,还是有什么好说的?问他意见,既是对我的不公平,也是对他的为难。”

    王飞呵的一笑:“照你这么说,你打教官是应该的了?”

    陆鸿说道:“拳脚无眼,胜负各凭技艺高低,有什么应该不应该的?”

    “砰!”王飞又重重拍了一下桌子,指着陆鸿训斥,“那你就不应该进行什么比武!这是军训,不是过家家。人家堂堂一个教官,你一个新生去挑战人家,算啥事?你以为自己很厉害,逞能是吧?”

    陆鸿声调也大了起来:“不是我挑战,是他让我出列主动找我过招!”

    “那你就应该拒绝!”王飞低喝一声。

    “我怎么拒绝,说我无能,求教官放我一马?”

    “不管你怎么说,和教官动手就是不应该!”

    “哪怕是他主动约战?”

    “对!”

    两人越说越大声,双方都有了火气,陆鸿是觉得王主任强词夺理,处处针对他;王主任是权威受到挑战,想要杀一杀新生的威风。

    两人吵闹的声音震得整个办公室都有些回音的响动了,依稀传出去,把不远处想看热闹的“有心人”搞得一愣一愣的。

    “怎么回事,吵起来了?”

    “打起来了吗?”

    “好一出大戏啊,可惜门没有大开,看不到……”

    这些人真的懵圈了,没想到陆鸿竟然敢与王飞顶撞,虽然看不到里面的情形,但只听声音,就能想象里面的争吵有多激烈!

    这新生,有种!

    那些感觉带劲的人恨不得能拍出几张现场图放到学校论坛去,供大家膜拜最强新生陆鸿的英姿。

    不过就算没有图片,做不到有图有真相,他们也打算来一场现场文字直播!

    忍不住地,有几个学生畏畏缩缩地摸到了政务处主任办公室门外,探头探脑,想要侦查什么。

    办公室内,陆鸿与王飞大眼瞪小眼。

    此时两人距离很近,王飞还坐在办公桌后面,只不过没有刚才潇洒的坐姿了,完全一副要蹦跳起来的样子。

    陆鸿呢,本来是远离办公桌一两米的,现在离办公桌只有二三十公分左右,看他的手势,也是要拍桌子的样子。

    “你大胆!”王飞意识到两人好像过于接近了,砰的一下又拍桌子,指着陆鸿说道,“陆鸿,你想做什么,向我动手,就像你打晕林教官一样?”

    陆鸿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赶紧退了一步,讪讪不知所语。

    王飞愈发生气,雷霆大怒说道:“你这学生太无法无天了,看来我非要好生治一治你不可!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尊师重道,什么叫校有校规!我要让你知道……”

    这一顿训斥,王飞唾沫星子横飞,嘴巴像机关枪一样,滔滔不绝,怎么都挺不下来。听内容,无非是说陆鸿又多胆大妄为,不是好学生,他要好生处罚对方,甚至还时不时有内容重复好几次的。

    陆鸿听得眉头紧皱,趁着王飞说完一句吞咽唾沫的时候,插了一句话:“王主任,你是不是有病?”

    有……病?

    “what?”王大主任嘴巴张得老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