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我可以帮你治
    “我真的有病?神经衰弱?”王大主任坐得笔直,双眼闪过迷茫之色。

    他本来是完全不相信陆鸿所说之辞的,什么有病,什么失眠,什么神经衰弱,都是吓唬人的话罢了。

    但是看陆鸿说得头头有道,一副笃信的样子,想不让人动摇也不行啊。

    是的,陆鸿那深信自己的样子,彻底动摇了王飞的意志,让他不得不怀疑是不是真像对方所说的那样,是有这个毛病的。

    想继续问什么,但主任的尊严让他放不下这个面子。

    陆鸿好似觉察到王飞的为难,微微一笑,说:“王主任,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我想你失眠的症状已经持续好几年了,也许不是非常严重,但每晚可能起来几次,你以为是尿憋醒的,但是呢,去卫生间又尿不出来。是不?”

    “这个么……”王飞微微点头。

    陆鸿又说:“尿不出来也就罢了,关键不少时候尿液很黄,像茶水的颜色一样,是不?”

    王飞断然说道:“我肝功能没有问题。”

    陆鸿笑了:“肝排毒的时候是可以造成尿液发黄,血液检测肝功能没有问题,不代表你真的没有问题。再说了,以中医而论,排毒系统可不止肝脏而已呀。脾能主水,肾啊膀胱啊,都是排水的系统之一。你可以肯定这些完全没有问题?”

    “当然没有!”王飞很肯定地说。

    陆鸿摇摇头:“也许一开始没有致命的问题,这就是西医的不足之处,总是在病情已经发作的情况下才能检测出来。中医则不然,我们可以从你的眼睛,你的皮肤,你的舌头,甚至你的声音来判断你出了或者即将出什么毛病。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你多年失眠多梦,又焦虑紧张,时而亢奋,时而疲惫,已经对你身体的各个器官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滴水穿舌,聚沙成塔,一些问题,一加一就远远大于二咯!”

    “别给我危言耸听!”王飞低喝一声。

    陆鸿呵呵一笑:“是不是真的,王主任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王飞斥道:“我才不会因为你的胡言乱语就怀疑来怀疑去。”

    陆鸿轻笑一声:“这王主任就冤枉我了,我只是提醒你,你神经衰弱真的不轻,发展下去,难免酿成大患。还是要提前防治才行。”

    王飞脸色一紧,指着陆鸿说道:“你出去别给我乱嚼口舌!”

    陆鸿耸耸肩:“这王主任放心,基本的医德我还是有的。就算你要处罚我,我也不会拿这个来威胁你。”

    王飞眼睛一眯,冷冷一笑:“威胁我?你有什么可以威胁我的?”

    陆鸿摊手说道:“王主任,明人不说暗话,何必要我拆穿呢?行,那我就说说你患病消息传出去的后果。很简单,学校领导不会让一个既焦虑又失眠的重度神经衰弱患者继续做这个政务处主任的。不然出了事怎么办?”

    王飞咬牙切齿说道:“我在这个岗位兢兢业业,十年如一日,从没出过什么事!”

    “谁知道呢?”陆鸿悠悠说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呀。神经衰弱是神经症,如果重度发展,搞成什么抑郁症啊暴躁症的,身为一个政务处主任,自残也就罢了,如果把学生伤害了,谁负得起这个责任?”

    诚然,王主任就算是患其他病,哪怕是有生命危险的绝症,只要他坚持,说不定学校领导都会让他做下去。

    可是,如果是神经症,为了以防万一,就算他再出色,也不可能继续做这个政务处主任了,不然就是对学生的不负责,也是对学校的不负责,没有人担得起这个责任。

    咬咬牙,深吸一口气,王飞额头青筋暴露,瞪着陆鸿,一字一顿说道:“陆鸿,扯这么多,你还敢说不是威胁我?”

    陆鸿大叫冤枉:“王主任,你是真的误解我的好意了。我说了,作为一个有医德之人,我是不会暴露病人**的。”

    “我不是你病人。”

    陆鸿搓搓手,说:“如果王主任愿意,我不介意成为你的主治大夫,那你就成病人了呗。”

    “什么?”王飞再一次做出挖耳朵的动作,以为自己听错了,等陆鸿重复了一遍所说之话,他更以为是开玩笑了,满脸讥笑,“你做大夫?就凭你一个新生吗?毛都还没长齐,就想……我日,陆鸿,你是想用这个身份来要挟我?”

    陆鸿连连苦笑,说:“王主任,你对别人就没有一点点信任吗?人与人之间,在你看来,真的就只有那么邪恶的关系?”

    王飞哼了一声:“鲁迅先生说过,可以用最坏的恶意来揣摩人。”

    陆鸿叹了一口气:“王主任,何必如此辛苦?别的不说,如果你打算治一治你的病症,我可以代劳。神经症说复杂也简单,心理上我帮不上忙,但我可以让你身体更舒服更轻松。”

    “嗯?”

    “难道王主任忘了,中医可以针灸和推拿么?这是活络散瘀的绝活呀,最适合心绪郁结的神经症了。”

    王飞大是怀疑:“你会这些?”

    陆鸿悠悠说道:“我有绝活。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有很好的师门传承。”

    王飞沉默了。

    陆鸿进而说道:“王主任不信中医?呵呵,你想用西医的方法来治疗也行。神经症嘛,神经衰弱,他们会给你开点安眠药什么的,让你好好睡觉。如果再严重,那就是抑制神经的药物呗。至于副作用……也不多,至多是让人大脑麻痹,说话、动作有些迟缓罢了。”

    王飞只是看陆鸿不说话。

    陆鸿也不多说了,淡淡地说一句:“一切由王主任做决定。”

    两人沉默下来。

    办公室顿时无比安静,静谧得连空调的声音都觉得吵闹。

    其实在两人交流的这会儿,外面的一些学生早就因为新生陆鸿进政务处闹翻天了,特别是传出两人在办公室大吵大闹的消息,大半个校园论坛都轰动起来,吸引了无数注意的眼睛。

    当然,两人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沉默了将近两分钟,王飞幽幽开口:“陆鸿,你确定你能治我……这个毛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