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门里门外
    在陆鸿与政务处主任王飞深入交流的时候,校园内弥漫一种亢奋的元素:

    “惊爆眼球!超级新生与王阎王震撼对决!拍桌子!瞪眼睛!吼脖子!就差大打出手了。我是校园论坛斑竹小白,我在现场为你实时文字播报……”

    “我也在现场,我听到王阎王发自地狱深处的怒吼声。你们都错了,这个新生不单能撑几分钟的问题,他甚至可以和王阎王放对了。最强新生,并没有说错呀!”

    “我已经在王阎王地狱门外趴了好几分钟的墙根,我已经能感应到里面剑拔弩张的气氛了,一种让人窒息的杀气从里面渗透出来,我都快无法呼吸了……”

    “来来来,现在不是打赌能撑几分钟了,大家说说,王阎王会给这个新生什么处罚呢?要知道,得罪王阎王的人,都没好果子吃!记大过?警告?留校察看?不会是劝退吧?”

    “我赌是记大过,加图书馆扫地一个月!赌一餐饭怎么样?”

    “留校察看是必须的了。两餐饭!”

    “记大过,全校通报,读检讨!只要是快餐店,三餐都不要紧!”

    “我觉得是……”

    总之,所有人都觉得陆鸿在劫难逃!

    作为吃瓜群众,学生们自然是看热闹居多,反正事不关己,那就高高挂起。看热闹嘛,评头论足,自然也很正常。有的可怜,有的同情,有的不屑,有的幸灾乐祸,总之不一而足。

    不过大家有一个意见很统一,那就是陆鸿实在牛十三!

    作为一个新生,打晕了教官不说,政务处请去,还敢与号称阎王的王大主任顶牛,吹胡子瞪眼,拍桌子对吼,不得不说,胆子肥得可以!

    学生们是万万不敢做这么出格之事的,他们做不到,自然就相对崇拜能做到的人。

    在不少人心目中,陆鸿就是这么一个突出的人,因此各种口号都喊了出来,什么“最强新生”“超级新生”“最牛十三的新人”都冒了出来,统统套到陆鸿头上,也不管他认还是不认。

    在这片大多是笑着看戏的氛围下,钟歌与马文无法在宿舍呆下去了,跑出公寓楼,直奔学校门口不远处政务楼。

    远远一看,他们果然发现有几个学生模样的人鬼鬼祟祟地在一个办公室门外溜达。

    再看办公室门牌,正写着“政务处主任办公室”几个字样。

    “怎么样了?”钟歌冲过去揪住一个学生问道。

    那学生一脸嫌弃:“什么怎么样?”

    “陆鸿啊,你们不是校园论坛的人吗,就是你们关注的陆鸿呀。”

    “哦,他啊。还没出来。不过里面声音也不大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你不知道呀,之前那声音……像要上房揭瓦一样!兄弟,你也是来看热闹的?看来我这个斑竹做得不错嘛,随便发几个文字就能吸引那么多仁人志士过来。”

    钟歌强忍住揍人的冲动,撇开他,径直往政务处主任办公室走去。

    走了进步,他被马文拉住了,后者一脸讶异地问:“钟歌,你做什么?”

    “我进去看看。”钟歌回到。

    马文瞪大眼睛:“就这样闯进去?”他指指不远处的政务处主任房门,那门虽然没有紧紧关闭,但只剩一条缝,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情况,和关门也没有什么两样了。

    擅闯政务处主任办公室大门,是什么罪名,有什么下场,用屁股都可以想得到了。

    所以马文赶紧劝说:“钟歌,现在是什么情况都还不知道呢,你贸然进去,后果难料呀。”

    钟歌急道:“还能有什么情况?你没看到他们都说要打起来了吗?我担心呀……”

    “你担心也没有用呀!”马文苦口婆心。

    钟歌更急:“怎么没用?我担心陆鸿把王主任给打了,再像那什么教官一样打晕过去,那陆鸿估计就无法在这学校呆下去了。”

    “啊?”马文没想到钟歌担心的是这一点。

    钟歌意识过来,反问:“你以为我担心陆鸿被王主任收拾了?”

    马文点头。

    钟歌苦笑说道:“兄弟,陆鸿陆老大可是练过的呀。你真以为我怕王主任对他有什么伤害?恰恰相反,我怕他把王主任打出个好歹来。到时候就不是什么学校处罚的事了,说不定他得进局子里去蹲着!”

    马文心虚了:“没那么夸张吧?”

    钟歌叹了一口气:“陆鸿这家伙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

    “那……去看看?”马文也有些担心了。

    钟歌重重点头,带上马文,继续往前走,这时候,一声“钟胖子”叫得他立刻回了头。

    远远的,一个青春靓丽的倩影出现在钟歌的眼帘内。

    钟大胖子浑身抖了几下,甚为激动。

    马文回头一看,叫了一声:“方碧君怎么来了?钟歌,你叫来的?叫她来做什么,施美人计么?”

    “呃……”钟歌说不出话来。

    没错,远处有校花之姿的方碧君远远小跑过来,她今天正常多了,穿一身连衣裙,雪白净洁,姿态摇曳,婉约动人。

    她的到来,附近不少学生眼睛都直了,只是愣愣看着她,一副猪哥模样。特别是那几个号称是学校论坛的人,更是两眼发亮,忍不住喃喃自语:“校花的水平呀,评选就应该有她的一份子。”

    方碧君莲步轻快,钟歌正向迎上去,旁边的马文来了一句:“钟歌,方大美女不会为陆鸿来的吧,她真看上陆鸿了?啧啧,陆鸿这小子,艳福不浅呀!”

    钟歌闻言顿时止步,满脸苦涩,眉头皱得都快可以挂东西了。

    等方碧君到眼前,钟歌深吸一口气,迎上去问:“碧君,你怎么来了?”

    方碧君轻轻一撩刘海,不经意地说:“你不是说来这里看看嘛,我也想来看看呗。”

    钟歌叹了一口气:“没想到碧君这么关心陆鸿陆兄弟呀。”

    方碧君双眼一瞪,道:“胡说八道,谁关心他!他是死是活,关我什么事!”说完,顿了顿,立刻又问,“他现在怎么样了?”

    钟歌一指远处没有关闭的门,说:“在里面……”

    这话还没说完,“吱”的一声,政务处主任办公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拉开,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