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陆鸿笑着出来了
    谁也没想到政务处主任办公室的大门会在这个时候打开。

    特别是钟歌这个大胖子,手指大门处,比吃了憋憋还要难受,全身动作都僵硬了,手抖了好几下才收回来。

    他脸色尴尬,表情那叫一个精彩!

    在他还没反应的时候,周围忽然有人叫起来:“出来了,赶紧躲一下!不要让阎王发现我们。”

    “躲这里行了嘛?”

    “再给我远一点!这里还不够隐蔽,上次我就在这里被王阎王发现,他把我训得……我都不愿意想起来了,简直是痛不欲生,我差点都后悔来到这个世上了!”

    “好,躲这里就差不多了。赶紧给我拍照,放到论坛去……咦,这就是陆鸿吗?有点小帅哦,你说我们要把他当做校草的候选人物吗?毕竟他现在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呀,有话题,能骗……咳咳,能给论坛拉来不少点击。”

    “赶紧的,把他灰头土脸的表情给我拍下来放大,还有,王阎王那死人脸也给我拍拍,要让大家再一次瞻仰阎王的遗容!”

    “咦……这怎么回事?说好的剑拔弩张呢,说好的彗星撞地球呢,说好的……他们怎么哥俩好的样子……”

    看到办公室出来之人的动作,不少人石化了。

    离办公室最近的钟歌三人,也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嘴巴张得老大,感觉眼镜碎了一地!

    原来,门打开他们吓了一跳之后,定睛一看,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是陆鸿!

    只见陆鸿笑眯眯的,慢悠悠的,很轻松惬意地一步步走出,一点都没有紧张、沮丧、懊恼的表情。

    这不科学啊!

    钟歌等人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进了王阎王的办公室,相当于从地狱归来,不死也脱一层皮吗?

    学校论坛里说得很恐怖,有的说某些学生从王飞那里出来,痛哭流涕者有之,晕倒昏厥者有之,闷闷不乐一副生无可恋者有之。

    总之,都是负面情绪居多。

    哪有像陆鸿这样的,竟然笑眯眯的,像从老朋友家里逛了一圈出来。

    这还有天理吗?

    别说钟歌这种道听途说的人懵圈,就连周围那些见多识广的学生也都是不敢置信的样子。

    他们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猛地擦了擦眼睛,这次更意外了,不单看到一脸轻松的陆鸿,在陆鸿身后,还出现一个人。

    那是王飞!

    政务处主任,人称王阎王的王飞王大主任!

    跟在陆鸿后面的王飞,再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板着死人脸,相反,他一脸的愉悦,和陆鸿有说有笑的样子,好像在送老朋友出门。

    有没有搞错!

    眼镜终于碎了一地!

    “这……我一定是还在做梦没醒,我竟然梦到王阎王笑了……这梦太可笑了,我也一定是疯了!”

    “哥,这不是梦,是真的。王阎王是真的笑了……妈呀,好可怕!我好怕呀,我怎么觉得他笑都是那么地恐怖呢?”

    “大魔王笑了?这不科学呀!”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是的,在陆鸿身后,一脸笑意的整是王飞王主任!

    在陆鸿出门之后,回头说什么的时候,王主任还笑着拍了拍陆鸿的肩膀,像是在鼓励他一样,很满意的样子。

    这就让很多人掉了下巴!

    别的人不知道,钟歌就觉得自己的下巴合不拢了,整个人懵逼,他看向马文问道:“马……马文,怎么回事,那是王主任吗?”

    马文更不堪,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方碧君俏脸有些松快,道:“好像没什么事了?”

    钟歌得不到答案,盯着陆鸿,很快看到那人拍了拍陆鸿的肩膀之后,交代几句,转身走进了办公室。

    扑扑!

    钟歌三步作两步,冲到陆鸿面前,焦急地问:“陆鸿,怎么样了?王阎……哦不对,王主任怎么说?”

    “没事呀。”陆鸿耸耸肩,“你们怎么来了?”

    “不是!”钟歌还不死心,“你把林毅打晕,真没事?王主任不说点别的?”

    陆鸿倒是好生看他了,问:“你想他说我什么?”

    “呃……”钟歌语塞。

    马文也挤过来问:“不是说王主任骂人很凶的吗?外面都传开了,说你们在里面争吵,所以我们才赶着过来看看怎么回事。”

    陆鸿闻言轻笑,扭头才看见方碧君在另外一边,方大美女犹豫着要不要过来,看上去楚楚动人。

    陆鸿只是微微点头,并没有招呼。

    这就让方碧君不爽了,哼了一声,径自走过来,说话也挖苦了许多:“陆大高手牛啊,才开学几天就把教官都给打了,还被请到政务处一趟。怎么的,和王主任谈什么了?”

    陆鸿呵呵一笑:“没什么,就谈了谈理想和人生。”

    方碧君怒了,指着陆鸿说道:“陆鸿,你别把别人的好心当驴肝肺。人家钟歌是关心你急冲冲赶过来想帮忙,你呢,连一句实话都没有,你好意思不?”

    陆鸿转头拍了一下钟歌的肩膀,说:“兄弟,你的心意我记在心里,他日必有所报。”

    钟歌苦笑说:“你就别取笑我了。我才来,哪有帮什么忙。倒是你,看样子与王主任相谈甚欢,事情都解决了?”

    “可以这么说。”陆鸿半真半假地说,“王主任一开始停生气的,后来我解释完为什么会打晕教官,他了解事情真相后,表示理解,让我回去好好读书,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至于教官队伍那边,他会处理好的。”

    “就这样?”钟歌感觉满腔热情被冷水浇灭了。

    陆鸿耸耸肩:“你还想咋样?”

    “可我听说你们在里面又是拍桌子又是嘶吼的。”钟歌不大相信。

    陆鸿叹了一口气:“人家王主任是斯文人,德高望重,怎么会与学生一般见识呢?刚才你也看到了,他与我有说有笑,最后还拍我肩膀鼓励我呢。”

    钟歌说不出话来了,他想相信,但是,陆鸿那语气那模样,怎么都像有故事的样子。

    事实并没有那么简单!

    “钟歌,人家并没有把你当兄弟,拿话敷衍你呢!他那些话,鬼都不信,别说人了!”方碧君冷笑讽刺。

    几人瞬间有些尴尬了。

    方大美女,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你何必处处拆穿呢?

    这下怎么办,你让人家陆鸿怎么解释?

    “唉!”陆鸿长叹一口气,苦笑不已,无奈说道,“既然你们想知道,行,那我就好好说说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