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与王主任的关系
    “神转折!超级新生竟然与王阎王好得如胶似漆!妈妈问我为什么又要买眼镜了,我能说掉地上碎了么?”

    “本以为王阎王会好生处置这闹事的学生,毕竟打晕教官的事件性质很恶劣啊。没想到……你们有见过王阎王笑眯眯的样子吗?这几天我天天见,只不过是对上门的陆鸿展露而已,至于我们,该黑脸还是黑脸!”

    “内幕!绝对有内幕!跪求内幕消息!”

    “有人不是说王阎王把那个新生给潜规则了么?”

    “真的?潜规则又见潜规则?”

    “有什么好奇怪的,打晕教官那么大的事,如果没有点办法,这学生早就被处理了。为了不受处罚,你说他把自己的菊花送上,不是很正常吗?”

    “妈呀,这是进可攻晕教官,退可臀迎阎王呀!不愧是超级新生!看王阎王天天笑如菊花,我想他肯定每天都很爽吧?至于那个新生,先替他默哀一分钟先。为了不受处罚,连节操都可以不要,强人呀!”

    “菊花,又见菊花……”

    也许是王飞得罪了太多学生,他在学生心目中的印象一直不怎么好,这不,他笑对陆鸿的事,被演绎得愈发黑暗了。

    其实估计这些学生更多是妒忌陆鸿来着。

    凭什么你能得到王阎王的笑,我们却只能让他冷眼相对!爱的反面就是恨呀。

    青眼和白眼的故事多么动人心魄啊,得到白眼的人当然对得到青眼的人羡慕嫉妒恨。

    陆鸿就是这个得到青眼的住,那么,白眼群众不黑他黑谁?

    王飞不会理会什么论坛议论,总能淡定从事。

    陆鸿作为学生,就不能不关注这些言语,其实他不想理会的,但是舍友钟歌与马文的唠叨,他想不听都难。

    特别是两人那怪异的目光,更让陆鸿无法接受。

    维持了三天的诡异气氛后,中午。

    看到陆鸿又打点行装准备出门,钟歌再也忍不住上前拍了拍陆鸿的肩膀,说:“兄弟,这几天辛苦你了。不过你天天去王主任那,得悠着点呀。”

    陆鸿听他说得阴阳怪气,顿时明白他是联想到论坛说的潜规则什么的了,不由苦笑说道:“钟歌,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嘛,王主任每天找我过去,是要协商我打晕教官这事情的进展。另外呢,他还会教育我,让我写检讨。”

    是的,陆鸿把每天进出政务处主任办公室说成反思己过,整天检讨,一方面继续装点王飞冷面阎王的形象,一方面为自己去帮他治疗找个借口。

    可是,这理由好像没有人信!

    “你觉得我信吗?”钟歌呵呵而笑,“看你的样子,你们肯定有事情!”

    陆鸿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再瞥见旁边马文收紧臀部提防他的样子,不由满脸黑线。

    “好吧。”陆鸿叹了一口气,“那我就和你们说事情的真相吧。”

    钟歌顿时兴奋起来,说:“你终于肯说了!你以为前几天你忽悠我们的话我们会信吗?我等着你向我们坦白呢。怎么样,现在忍不住了吧?”

    陆鸿苦笑:“我受不了你们各种花样猜测了。竟然连菊花……妈的,哥我可是直男啊!”

    “你是直男?”说话的是马文,他一脸怀疑。

    “当然!”陆鸿重重点头。

    马文松了一口气,靠近一些,说:“那我就放心了。来,说说,你和王阎王是怎么回事,别人怎么会猜测你卖了菊花的?也是,你天天去,他天天笑着送你出来,你也要好好解释一下。不然想不怀疑你都难呀。”

    陆鸿忍不出吐槽:“这年头,思想污的人太多了。”

    钟歌嘿然而笑:“这是你自找的。王阎王对别人都冷脸,唯独对你是笑脸,你说,你能不让人怀疑吗?”

    陆鸿摆摆手说道:“好吧,我说,我坦白还不行吗?”

    钟歌与马文洗耳恭听的样子。

    陆鸿轻咳一声,组织了一下语言,说:“其实事情的真相很简单,王主任说部队那边想追究我的责任,王主任呢,听了我的解释之后,觉得我很冤枉,就想帮我开脱。每天找我,就是商议对策来的。”

    “他为什么要帮你?”钟歌问出了重点。

    陆鸿犹豫了半会,咬咬牙说道:“其实我答应过王主任不说的,因为对他影响不好。”

    “快说!”钟歌与马文满脸兴奋,窥人**实在是太过瘾了。

    陆鸿看了一下四周,鬼鬼祟祟,神秘兮兮地说:“我和你们说,你们绝对不能说出去!不然我就死定了。”

    “不说不说。”钟歌与马文鸡啄米般点头。

    陆鸿叹气说道:“要说事情也是巧,我呢,和王主任竟然是亲戚关系。”

    “什么?”

    “亲戚?”

    听众两人表示无法淡定了。

    陆鸿点头说道:“是啊,那天王主任教训了我之后,我认错态度好,他态度也缓和下来,就和我话起了家常。他问我家庭情况,我如实说了,他忽然说起一个名字,问我认识不。那正是我祖父啊!他当时表示说我祖父是他表姨丈还是什么的。这么一对下来,他竟然是我表叔!虽然关系不近,却也不远呀。既然认了亲,他自然就想着怎么帮我咯。我之所以秘而不宣,是怕大家说他公私不分,偏袒我,对他影响不好。”

    钟歌与马文听得一愣一愣的。

    “表叔?”马文满眼迷茫。

    “真的?”钟歌将信将疑,还是有些怀疑。

    陆鸿很认真地说:“这你们都不信?”

    “我们……”钟歌张了张嘴巴,最终没有说出什么来。

    陆鸿挥挥手说道:“行了,我又得去找我表叔了解情况了。先出去了。”

    说完,陆鸿径自走出宿舍,如果不快点离开,他憋了很久的笑意就要忍不住狂笑出来了。

    亲戚,表姨丈,表叔……亏他能想得出来!

    陆鸿忍不住想自己是否具备家的天赋,他太能编了!

    一路偷笑到政务处办公室,进了办公室,主任王飞就一把拉住陆鸿,满眼渴望地说:“小陆啊,今天可以开始针灸了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