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各种传承
    王飞拉住陆鸿的手,那个热情,简直无法言说。

    如果气息能看得见,热情之意说不定能从他身上缭绕到陆鸿身上去。

    陆鸿都感觉有些无法抵挡这股澎湃的热情了,不由回走了两步。

    随着连续三天的按摩推拿,王大主任对他陆鸿的信任感直线上升,人也愈发热情,见了他比见了亲生儿子还要亲切。

    陆鸿刚刚和钟歌他们说王大主任是他亲戚,虽然是瞎扯,但如果看现在的情形,不无道理。简直比亲戚还亲戚嘛!

    两人因信任而亲密,程度都已经快要污眼了,也难怪外头的人猜测他们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实在是激情无限呀!

    想到这里,陆鸿不动声色地拉下王主任干枯的手,劝慰让他不要着急。

    王飞闻言意识到自己太急切了,搓了搓手,连忙说道:“对对对,不能急,不能急。小陆你交代过,治这病要循序渐进,急反而不好,容易适得其反。”

    “王主任理解就好。”陆鸿笑了一下。

    王飞满脸灿烂的笑容:“理解,理解,绝对理解。”

    就算再不理解,王飞现在对陆鸿也彻底服气了。从他叫陆鸿的称呼就能看得出来。

    第一天,他直接叫陆鸿的名字,而且脸色还不好看;再之后,是叫陆鸿同学,然而,是陆同学,现在呢,是小陆……

    三天,只用了三天的时间,陆鸿就让王大主任彻底改观。

    按摩,推拿,让王主任见识中医的神奇之处,不吃药,不打针,完全是刺激穴位与血液那一套东西,就彻底扭转了他对于中医落后、守旧的印象。

    陆鸿用事实向他说明,中医就是如此神奇,只要手法得当,可以顷刻间让人收到奇效!

    本来,王飞对于陆鸿的所谓治疗只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毕竟陆鸿太年轻了,不值得信任。

    如果不是陆鸿把他的病情说得那么严重,吓得他心神不宁,慌神之下,他病急乱投医,不然他连陆鸿施展的机会都不给,更别说听从对方的治疗意见与方案了。

    谁知道一试之下,陆鸿展现出化腐朽为神奇的手段!

    第一天按摩,现场只是感到舒服,等晚上回去之后,王大主任竟然睡了一个好觉,前所未有的安宁!

    没有失眠,没有起床,没有憋尿,就一觉睡到天亮!

    起床之后,全身舒泰,连王主任自己都惊呆了,他这才彻底意识到陆鸿所谓的治疗有多么的神奇与靠谱!

    接下来两三天的按摩与推拿,效果依然是杠杠的。一连睡了三天好觉的王主任,从此对陆鸿是真正地折服了。不说言听计从,对陆鸿的意见也能慎重再慎重对待。

    现在他一心等待陆鸿的针灸治疗,从而彻底治愈他神经衰弱的病症。因为陆鸿向他表示过,他的针灸之术传承名家,技术高超,效果显著,比按摩推拿要强百倍不止!

    这让王飞无比振奋,无比期待。

    特别是陆鸿说按摩三天之后就开始针灸,再经过一周的时间,估计就能大大缓解神经衰弱症状,从而让他整个人的情况稳定下来。

    算算时间,今天就是针灸的日期了!

    说不急,王大主任还是很急切地看了看陆鸿手中的小包包,好奇地问:“小陆,你针灸的工具都带了吗?如果没有……来来来,我给你看看一样好东西。”

    说着,王飞又拉着陆鸿来到他的书桌边,拉开抽屉,从中拿出一个盒子来。

    这是一只紫色的小木盒,装饰精巧,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

    王飞把盒子递给陆鸿,说:“小陆,你为我医治,我无以回报,就送这东西给你做礼物,还望笑纳啊。”

    “王主任太客气了。你是老师长辈,为你排忧解难,也算是我这个学生的本分呢。”

    话是这么说,如果不是王飞一再拍胸膛向陆鸿保证他会搞定教官林毅那边的问题,陆鸿估计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积极热情了。

    当然,不处罚他,能公平对待打晕教官这事,就是陆鸿最大的追求了,为了不落人把柄,此前王飞说要给他费用报酬,陆鸿都给婉拒了,说什么都不肯收。

    能让大学政务处主任欠下人情,这就比任何收获都要大了。再提钱什么的,陆鸿就完全是傻帽了,他就算再入世未深,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好在王飞也算有心,这不,费用给不出手,那就转送礼物。

    看陆鸿还是拒绝,王飞急道:“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我就是觉得非常适合小陆你!不信?你看看!”

    说着,王飞打开了小木盒,露出里面的东西来。

    里面是一排排的小针,银白色,在光线下闪耀亮眼的光泽,显得相当精细,应该价值不菲。

    这是一整套银针!

    王飞笑着说道:“小陆,你是学中医的,又会针灸,自然要有一套看得过去的银针才能配得上你呀!刚好你今天要给我针灸,我就自作主张买了这套小东西,打算送给你作为礼物。”

    陆鸿闻言摇头说:“我不能要。”

    “为什么?”王飞急了,“嫌它不好?”

    陆鸿失笑说道:“王主任别误会,不是它不好,相反,它很好,现代工艺制造,非常精细,而且一看就是高档货。可是东西虽好,却并不一定适合我。”

    “嗯?”

    陆鸿沉吟了一下,道:“这么说吧,我们中医讲究的是传承,很多东西都是师傅传给弟子的,包括医术、医德、医书,还有一些小器皿也会传承下去。”

    王飞明白过来:“你的意思是说你有传承下来的银针了?”

    陆鸿从自己的随身小包也掏出一个木盒来,木盒暗紫色,一看就知道年代久远,都已经黯淡无光了。

    扬了扬手中的小盒子,陆鸿笑道:“这是我师傅传给我的一套银针,虽然没王主任的贵重,但却是一种传承,我就是拿它来练针灸之术的,熟悉用它,也习惯用它。我师傅说是他师傅传给他的,应该也是他师傅的师傅传下来的。有了它,我已经不需要别的银针了。”

    “原来如此。”王飞失望呢喃。

    陆鸿拉回正题说:“我们还是先针灸了再说吧。”

    王飞闻言顿时双眼一亮,他依稀记得陆鸿提及一个很牛十三的针灸手法名称叫什么“五行针”的。

    他终于能见识一番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