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又见五行针
    五行针,又名阴阳五行针灸术,顾名思义,就是采自阴阳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从而创立出来的一种针灸之术。

    这套针灸术,按照华老头的意思,它源自于两千多年前的扁鹊,是神医扁鹊的传承。

    当然,至于是不是往自己脸上贴金,陆鸿就不知道了。他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套针灸术,并不简单。

    为了学这套针灸术,陆鸿用了将近十年的时间才出师。前面三年,根本没有下针的机会,华老头也不是一上来就教他这么下针,而是认穴。

    人体几百个穴位,正常的与奇经八脉的,都认了一个遍。记熟认全了才能开始学针灸。

    陆鸿曾经看过别的中医施展针灸治疗病人,他发现那些人的针灸很一般,慢慢认穴,慢慢下针,生怕一针下去把病人捅死似的。

    五行阵却不一样,华老头教陆鸿的时候,重点强调的是快速!讲究一个速度,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认穴下针。

    多快?

    越快越好!

    最好能以肉眼看不到的速度,唰唰几下就把所有的针都下完。

    五行嘛,讲究的是相生相克,而针灸就是通过刺激穴位从而调整人体机能。人体也有阴阳五行,在下针的时候,刺激身体,如果能以最快的速度把下针的穴位都连接成一片的话,效果最好。

    相当于对人体进行各个穴位的电击,电嘛,速度极快,效果也难以想象。

    五行针就是这么一个道理,追求速度,下针最快,把几个穴位的反应连成一片,疗效也是最为显著的。

    这就是陆鸿为什么认穴都花了三年的功夫,因为这是基础,不能熟记所有穴位在身体的部位,下针的时候在那里慢慢找,体内的各种反应早就消失了,效果自然大大减小。

    经过多年的锻炼,陆鸿现在就是闭着眼睛,只要能让他手摸到病人的身体,他都能清楚地说出那是什么穴位来,更是能立刻反应到这一穴位治的是什么病,下针要多少力度,扎的深浅是什么。

    这就是熟能生巧的原理!

    说实在的,今天还是陆鸿第一次自己一个人给别人下针,内心充满了兴奋与期待。

    此前华老头在村里也帮人针灸过,却没陆鸿多少插手的机会,只是观摩,下针的华老头会考校他的相关知识,问他下一步怎么办,连模拟考试都算不上。

    不过陆鸿对于在人体下针并不陌生,华老头给他做了一个等比例的木质人偶,在每一个穴位都有一个细小的口子,刚好能下针的那种。

    陆鸿每次练习下针,一开始都不能用眼去看,而得用手去摸,在华老头的监督下,摸对了穴位,才能下针。

    多年训练下来,他对于人体穴位的位置熟得不能再熟了,说是闭着眼睛也能摸着都不为过。

    因此,现在要给王飞下针,陆鸿并不害怕,也不担心,心里头更多是兴奋和激动,就好比一个人窝居深山几十年,勤修内功外功,有朝一日终于能出去展露自己的本领,岂有不欢喜之理!

    王飞在陆鸿的指示下安静地躺在沙发上,看着陆鸿又从包里掏出酒精之类的东西给银针消毒,内心也是颇为期待的。

    当然,如果他知道自己是陆鸿的第一只小白鼠,可能就不会这么想了。

    所以,陆鸿让王飞脱掉上衣,他毫不犹豫就脱了下来,毕竟是两个大男人,不穿上衣也打紧。

    当手握起第一个银针的时候,陆鸿收起了所有的淡然与不经意,满脸都是认真严肃的表情。

    医治病人,他从不掉以轻心!

    “王主任,第一次下针,我将取你的内关、凤池、中脘、肝俞四个穴位,主要是想帮你化掉郁结的肝气。先疏肝,后调理。”陆鸿开口解释了一下。

    王飞认真点头说道:“现在你是医生,你说了算。”

    陆鸿笑道:“王主任别紧张,这四个穴位虽然有手臂、胸部、背部以及脑部,但都不涉及动脉,就算我扎深了,你也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王飞干笑说道:“如果不相信你,我就不会让你治了。小陆,你放心下针吧,我要是皱一下眉头,我就不姓王!”

    “英雄好汉啊!”陆鸿竖起了大拇指,“既然王主任相信我,那我就更得用心了。”

    王飞重重点头,说:“下针吧。”

    陆鸿微微一笑,神情凝重。

    其实对于如何治愈王飞这个病,陆鸿内心早有一套方案,信心十足。

    神经衰弱虽然是神经症,但表露出来的病症,却更多是脏腑机理不调的表现,不是阴虚火旺,就是肝气郁结。

    这一点《黄帝内经》就有很清楚的论述了:““脾忧愁而不解则伤意,意伤则意乱,四肢不举。”

    另外,还有“肝气虚则恐,实则怒,心气虚则悲,实则笑不休”的表述,无一不说明五脏不调会造成神经衰弱。

    这就是阴阳紊乱,五行不生的后果。

    陆鸿将根据其中道理,施展五行阵,为其调和阴阳,梳理五行之气,从而让王飞的身体重归正常。

    当然,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得有一个过程。

    陆鸿毕竟不是能御气施针的神医,无法通过银针把气输入到病人体内,运气周转病人的身体,从而把对方体内郁结的邪气一一打通。

    想到这里,陆鸿对于自己养生功第二层又无比渴望了。

    如果他现在已经练成化精为气这一境界,能把丹田内的气给调动出来,绝对有把握一次性打通王飞体内郁结之气。

    可惜他没有练成,所以只能按部就班施针一个疗程了。

    按照陆鸿的估算,大概要用一周的时间来帮王飞针灸。再之后,就是药膳各种调理的法子了。

    总之,一个月内彻底治愈王飞,让他从此远离失眠,再不复神经衰弱病症,陆鸿还是有很大信心的。

    这么想着,陆鸿开始下针了。

    内关、凤池、中脘、肝俞,总共四个穴位。

    陆鸿右手一根根拎起银针,之后交到左手,拿了三根之后,第四根右手拇指、食指与中指紧紧握住,不再松手。

    他让王飞先抬起手臂,嗖的一下,以肉眼无法看见的速度,倏地就把一根银针扎入了王飞的内关穴上。

    紧接着,刷刷刷,左手的三根银针被陆鸿的右手快速夺过,更迅速地在王飞前胸、后背以及脑袋上扎了下去。

    瞬息之间,四根银针明晃晃地摇曳在王飞身上!

    “完成了?”王飞有些傻眼,他都还没有什么感觉,陆鸿就下完了四针?

    这速度,简直要逆天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