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打上门来了?
    陆鸿一脸轻松地从政务处主任办公室走出来。

    一路轻快往宿舍走去。

    盘旋在他心头多日的大石终于落下去,整个人都松了一大口气,心情自然也好极了。

    这时候正是正午,太阳又大,校园走动的人不多。

    陆鸿走在林荫小道上,因心情轻松脚步也轻快了许多。

    他为王飞的病情操劳多日,今天总算有回报了——当日陆鸿说王飞有病,最大的目标就是想让王飞为他解决打晕林毅之事。

    按照之前王飞的说法,部队的人一直要求严惩肇事学生,否则他们无法向广大教官交代。

    如果没有治病这么一件事,说不定王飞就真要牺牲陆鸿这个当事人了。

    因为成了医患关系,王飞算是有求于陆鸿,他不得不维护陆鸿。

    刚才,王飞就明确告诉陆鸿,林毅的事情他已经彻底拒绝,不用担心了。

    陆鸿惊喜之余,不忘询问前因后果。

    王飞也没有隐瞒,全说了出来。

    其实很简单,王飞越过部队在学校的负责人,直接找到林毅,面对面“交流一番”。

    话说林毅也够恶心人的,自从被队友送到学校医院之后,他竟然真不出来了,一直躺在病床上,好像有多严重的样子。

    就是因为他一副惨样,学校不能不考虑处罚学生平息这恶劣的影响。怎么说人家林毅都是部队的精英,被你一个学生打晕过去,无论是面子还是感情,都难以交代!

    解铃还须系铃人,王飞作为一个老狐狸,知道事情的根本就在林毅身上,所以他直接找上门去。

    在医院,看着病床上的林毅,王飞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认真地把他了解的事情说了一遍,比如说:比武这事是林毅挑起的,而且事先陆鸿也说过拳脚无眼,怕会误伤,而林毅呢,则说如果他受了伤,不用陆鸿负责!

    这些话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出来,有好几十号的学生可以作证。

    王飞就一句话:“林教官,这事我已经找过十几个学生了解情况了,他们都一致能证明这事的始末。如果你觉得自己受伤我们学校有责任的话,我觉得可以给你人道主义表示,比如免费治疗,还有给你一些营养费什么的。如果你打算借这事找学生麻烦,对不起,我无法接受。”

    林毅无言以对。

    最后,王飞撩下这么一句:“林教官,现在你们领导向我们学校施压,我们忙前忙后,你呢,躺在床上看戏,不知道你良心过得去不?不怕晚上睡不着觉吗?”

    这话说得林毅满脸通红了。

    王飞走后,很快他就接到部队教官头儿的电话,说他们教官林毅没事了,比武这事是误会,大家就此平息,不再追究什么了。

    于是,事情就解决了。

    王飞说得轻松,但陆鸿却知道他是担了责任的,毕竟他只是一个主任而已,上面还有那么多领导,如果不花力气抗下陆鸿这事,结果到底如何,还真不好说。

    哪怕是因为感激他陆鸿的治病之恩,这份人情,陆鸿也要认下来,暗暗下决心替王大主任治好身体!

    不过王飞也告诉陆鸿,部队那边罢手也不是没有条件,那就是陆鸿不能参加军训的比试项目了,比如打靶,还有大比武,也不能上场。

    原因可能是怕陆鸿再次风头,在全校面前露脸,让人又想起他打晕教官这事来,那都是**裸的打脸呀。

    对此陆鸿并没有不满,能悄无声息地把事情解决,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方式了。

    再说了,他本来就对什么大比武没有多少兴趣,学分的奖励对他来说不是非无不可。

    看着王飞遗憾叹气的样子,陆鸿反而安慰他,笑着问既然人家不想看到他,那军训是否也可以免了呢?

    王飞愕然,最后说由他做主。

    还用说嘛,当然是不参加了!他就算不怕苦不怕累,整天在三十几度的气温下被烈日炙烤,总不是舒服之事。

    能免当然是好事!

    所以说,这双喜临门,叫陆鸿如何能不高兴?

    很快,陆鸿就回到宿舍楼了,他都忍不住要向钟歌与马文炫耀自己不用军训的事。

    想想听到这消息的钟歌与马文会是什么表情与反应呢?

    特别是钟歌,这个大胖子,一再埋怨军训就像地狱,把他折磨得没了半条命的家伙,肯定会羡慕嫉妒恨。说不定因为眼红,都要与陆鸿拼命了!

    毕竟离军训结束还有将近一周的时间呀,凭什么陆鸿可以脱离苦海,而他那么胖的人反而要沉沦在地狱深渊?

    这么一想,陆鸿愈发窃喜了,急匆匆往宿舍走去。

    但是,走到宿舍门口的时候,他被杵在门外的人吓了一跳。

    林毅!

    一身迷彩军服的林毅就靠在宿舍门外的强表,低着头等待。

    这时候已经进入午休时间,宿舍楼很安静了,林毅就这么突兀地出现在陆鸿面前,把他吓得不轻。

    “竟然找上门来了?”陆鸿门头雾水,“怎么的,想让学校处分我,施压不成,继续上门找茬?

    陆鸿来气了,他也不是泥捏的好不好!

    不想背处分是一回事,但如果对方打上门来,那他也不会畏首畏尾,肯定毫不客气地抗回去!

    听到脚步声,林毅抬起头,发现陆鸿,赶紧站直,压低声音说:“陆鸿,你回来了?”

    陆鸿面无表情:“林教官,你还不肯放过我吗?”

    林毅讪讪,看了看四周,小心说道:“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到外面说去。”

    陆鸿冷笑,怎么,想让我一个人落单,让人埋伏我?

    “请。”陆鸿侧身让出路来,艺高人胆大的他,还真想见识林毅要玩什么花招了。

    林毅并不犹豫,径直从陆鸿身边走过,直下宿舍楼大门。

    陆鸿尾随跟上。

    出了宿舍楼,林毅折向门外左侧,来到宿舍楼的转角,在一处树荫停下。

    陆鸿瞄了一眼,这里视线空阔,并没有允许别人埋伏的地方。

    “这家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陆鸿大为疑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