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李钰的郁闷
    被陆鸿惦记的李钰很快就遭遇到郁闷的事了。

    按理说,他此时不应该郁闷,反而应该无比惬意才对。

    首先呢,别人顶着烈日军训晒得全身如黑炭一样,个个叫苦连天,李钰却全然没有这种烦恼。

    他托了关系,让市里的某家医院给他写了一份生病证明,说他身患疾病,每天要往返医院治疗,不适合参加军训这种激烈的运动。

    就这么着,别人被各个教官折腾得半死,他能在校外到处逍遥,省了风吹日晒的辛苦。

    另外呢,他算计报复陆鸿的事,日见成效。

    虽然说找来的林毅没有成功对陆鸿造成**的痛苦,甚至因为林毅被陆鸿打晕之事使得李大公子很不爽。但是,随后他的报复计划就实施了。

    向政务处投去的陆鸿趁机报复故意打晕教官的举报信就是他鼓捣的,用了匿名的方式,另外呢,他还联系医科大的某个领导,有意无意说起这件事,透过那领导向政务处领导提过这事。

    这一整套功夫下来,李钰看到了他想要的结果——陆鸿被政务处传召了!

    当论坛上流传着陆鸿要被政务处主任王飞好生折磨的时候,李钰报复的快感几乎达到了顶点,他甚至已经开始幻想陆鸿被处分的场景了。

    这事虽然迟迟没有结果,但是不少人看到陆鸿天天被王飞传召,还传出两人搞基的流言,李钰更是笑得暗爽不已,看到陆鸿名声败坏,他心中的快意才更大更盛啊!

    如今,他就等着陆鸿被学校处分的消息传出来了,到时候,哼哼,他会溜达到陆鸿面前去,看看那家伙沮丧低落的表情。

    想到这里,李钰几乎要笑出声来,心里不停呐喊:“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从来都只有我李钰欺负别人的份,谁惹我我就让他不好过!”

    然而,这种暗爽只持续了几天,很快,郁闷之事随之而来,本来在外面逍遥快活的他,忽然接到林毅的电话,接通后对方劈头就骂他是龟孙子,不是玩意儿!

    李钰听了一头雾水,心头也非常不爽,想他堂堂李大公子,玉树临风,年少多金,一表人才,虽然家里不是最顶级层次的富豪,但家底殷实,也算有钱人行列,去哪都有不少人恭维着。

    听惯了好话的李大公子什么时候被人骂过龟孙啊!

    这简直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如果对方不是林毅,如果他不了解林毅的脾气,他早就就骂回去了。但也正是因为了解林毅的脾气,知道对方不会无缘无故说话那么难听,所以李钰只能小心地问怎么了。

    “怎么了?你这混蛋,你竟然敢欺骗我!利用我!李钰,有你这样做兄弟的吗?你是不是把我当傻子?如果你实话实说,看在兄弟的份上,哪怕我觉得理由牵强,我也会帮你。但你千不该万不该骗我利用我,你是知道我的,我最痛恨别人的欺骗!”林毅显得很委屈,一上来就是一大通牢骚与指责。

    李钰一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能继续询问。

    电话那头的林毅冷笑连连:“你自己做的好事你不知道的?人家陆鸿与你有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样设计他,害他?”

    “林哥,你见过陆鸿了?”李钰想到这么一回事,心虚不已。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李钰,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以后你别再找我了,我没你这样的兄弟!”说完,林毅就挂了电话。

    李钰赶紧打回去,对方很快接通,但是很快被林大教官接下来的话吓了一跳:“李钰,你给我听清楚了,下次我见着你,我非狠狠揍你一顿不可!我的为人,你是知道的。”

    林毅说完再一次挂掉电话,这次李钰不敢打回去了,有些心惊胆战。

    他了解林毅的为人,知道对方言出必行,说话算话,说要揍他,就是要揍他,而且绝不手软。

    练武之人出手,一向不懂分寸,李钰当然害怕被揍成猪头。

    他脸都跨了,依稀意识到自己要失去林毅这个朋友了。以前利用对方对他的信任,他可以尽情忽悠对方,但是现在对方有所察觉,只怕会去打听他以往的所作所为,那么……

    李钰更明白自己做过什么,都不符合林毅的为人作风!

    俗话说道不同不相为谋,林毅就算还与他打交道,只怕也不会尽心尽力了。

    失去一个多年相交之人的感受绝不好受!

    但是李钰从不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他很快就怪罪到陆鸿头上:“该死的陆鸿,一定是你打我小报告了。你这也是报复,让我失去朋友,让我失去……我不会放过你的!”

    李钰失去过很多所谓的朋友,以往也不放在心上,但是林毅不同,不说从小相识,还有林毅的身份,也是李钰不愿意失去他这个朋友的原因。

    然而现在眼看一切都要泡汤了!

    心情整整美了好几天的李钰,现在觉得糟糕之极。

    之前报复陆鸿所得来的快感,完全被失去林毅所颠覆,甚至于,失落是快感的好几倍。所谓捧得越高摔得越重,说的就是他现在的心情了。

    “陆鸿,我和你没完,你给我等着!”李钰恶狠狠发誓,他觉得如果陆鸿现在在他面前,他都有勇气冲上去与之搏斗了。管你什么武功高手,打了再说!

    都说喜无双至,祸不单行,何况还有屋漏偏逢连夜雨的说法,这不,李钰一倒霉,喝水都觉得塞牙了。

    在林毅打了一通类似绝交的电话后,指导员也给他打来电话,说他夜不归宿的事学校领导已经知道了,批评了指导员,如果再不纠正此事,大家都没好果子吃。

    李钰很惊讶,说他不是请假了吗?

    “我的李大公子,你请假只是说身体不适合军训,可没有说你住院了呀。按照我们学校规定,所有学生都要住宿舍!你有病就应该一直呆宿舍里头,现在有人说你夜不归宿,你说,咋办?总之我不能纵容你了!就这样,拜拜!”

    指导员斩钉截铁的话,令李钰郁闷加倍。

    “知道我夜不归宿的人,就宿舍那三个家伙,敢告我状的,除了钟歌就是陆鸿……肯定是陆鸿,这家伙报复我!啊……陆鸿,我要杀了你!”

    李钰大喊一声,冲动塞满了脑袋,终于不管不顾,直接杀回学校,奔向宿舍,打算与陆鸿好生算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