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拳头的算计
    李钰终于男人了一把,嚯的一下,抡起拳头就冲向陆鸿。

    愤怒的他失去了理智,敢对他一向有些畏惧的陆鸿动起手来了!

    他气势十足,特别是那一声我和你拼了,大有决绝的意外,像与对方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样。

    人一勇猛,动作就迅速。李钰也一样,他两步就蹿到了距离两米远的陆鸿面前,拳头直冲陆鸿面门。

    但是,当面对陆鸿淡然的面孔,李钰瞳孔收缩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后悔了!

    后悔自己的冲动,后悔自己先动手,后悔……

    总之,后悔的思绪从心底涌起,翻过上来之后到了大脑,是无尽的懊恼与恐惧。

    他觉得要坏了,陆鸿实在是太镇定,而且嘴角还有一丝笑意,不知道在笑什么,也许就是笑他李大公子不识好歹竟敢动手。

    然而,一切都迟了,李钰想收拳也收不回去,他毕竟没有练过武,拳脚无法收放自如,只是凭着一腔怒气和身体的惯性冲过去而已,手上功夫更是没有任何章法。

    连他这个平常人都知道,这样的拳法,除非从后面偷袭,否则是无法对一个练武之人造成什么伤害的。

    这就是他后悔的最大原因,因为面对陆鸿这非常人,他显然要无功而返了——不对,说不定陆鸿都不给他“返回”的机会!

    果然,李钰来不及思索,就看到陆鸿头一侧,躲过了他的拳头,紧接着,陆鸿飞起一拳,也直冲李钰的面门。

    拳头在李钰眼中越来越大,他有心想躲,却根本无法规避,冲过去的脚步愈发凌乱了。

    “要糟!”李钰就这么一想,瞬间功夫,只听到“砰”的一声响,陆鸿的拳头结实地砸在了李钰的脸上。

    拳头正中李大公子的右眼!

    “啊!”李钰大声痛叫,整个人踉跄后退。

    他捂着眼,只觉得钻心的疼痛从右眼弥散,整个脸都痛得麻痹了。

    眼睛也睁不开,火辣辣的疼,眼泪不停地往下流,甚至连左眼都痛得无法视物,两眼捂着,说不出的痛苦。

    “啊……”李钰惨叫不断,身子也半蹲在地上,眼泪越流越多,内心被痛苦充斥。

    从小到大,他就没有受过这么严重的伤害!

    陆鸿这一拳,实在太毒辣了。李钰觉得自己的右眼应该肿得不像话了,肯定比熊猫还熊猫!

    其实陆鸿已经很有分寸了,拳头落下的时候,收了大半的力度,不然这一拳都有可能打爆李钰的眼珠子!

    当然,不是同情李钰,更不是心慈手软,对于想要对付自己的敌人,陆鸿从来没有手软的时候。

    他只是不想因为严重伤害把自己搭进去罢了。

    如果说是打架,同学之间,那很平常,说不定老师就可以摆平。可如果把人打残,那就是刑事责任了,事情非常大单,别说老师,就是学校领导都兜不住。

    陆鸿可不愿意在李钰身上惹下那么大的麻烦,所以他动作收敛,只是稍微教训李钰一下而已。

    李钰却不会领这个情,他疼了两分钟之后,擦干了眼泪,模糊中看到陆鸿的身影,指着陆鸿悲愤说道:“陆鸿,你竟然敢如此伤害我,你死定了!死定了!”

    陆鸿掏掏耳朵,说:“李钰,你这话我已经听很多次了。”

    李钰咬牙切齿说道:“这是对我最严重的伤害,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让学校开除你!开除你!让你滚回你的乡下去!”

    陆鸿有恃无恐说道:“凭什么,就凭你要打我,我还了手,不小心把你打伤了?”

    “不小心?”李钰刚才稍稍扭头,从一旁衣柜的镜子中看到自己的眼睛,可以说很糟糕,整只右眼都红了,而且以很快的速度淤血浮肿,肿起来的眼皮几乎把他的眼睛都遮住了,不怎么看得到事物。

    他拿左眼看陆鸿,怎么看怎么可恶,怨毒地说:“你说不小心就不小心吗?”

    “确实是不小心。”陆鸿很可惜地叹气,“李同学,我没想到你一言不合就动手,我慌了神,想伸手格挡,没想到你冲过来,直直扑在我的拳头上,嗯,结果你也看到了,你眼睛刚好撞上来,这才伤了你。”

    “胡说八道,你肯定是故意……嗯?”李钰终于发现不对劲。

    陆鸿刚才那番话说得比新闻发言人还官方,一点都不是他的风格,反而像在算计什么……

    李钰不由得狐疑地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后才说道:“陆鸿,你不用狡辩!这次没有人给你作证,我说你故意伤害我就是故意伤害我。”

    “你说什么就什么,难道你爸是李刚?”陆鸿嘿然直笑。

    李钰哼道:“你就笑吧,有你哭的时候。我现在就去找学校领导,看他们怎么处置你。”

    陆鸿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说:“请便。”

    李钰愈发狐疑,不由打量四周,慢慢的,他的目光停留在书桌面的一个手机上。

    刚才他进来的时候,陆鸿就坐在书桌帮玩弄这手机,后来,陆鸿站起来,随手就把手机放桌面上。

    手机有什么怀疑的地方呢?

    李钰满是疑惑。

    陆鸿却是信手拿起手机,向李钰摇了摇,呵呵笑道:“自从林教官事件之后,我就知道证据有多么重要。所以呢,不好意思,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我还是把你进来后你我所说的话都录了下来。”

    “什么,你……”李钰无比震惊。

    陆鸿鼓捣了一下手机,很快,手机果然响起了李钰一进门时开始所说的话,一直到他高喊着“我与你拼了”的话,都没有遗漏。

    证据显示,确实是李钰先动手,陆鸿只不过是正当防卫。

    李钰整个人都傻了。

    他果然被白打了!

    有这录音做证据,无论他告状到谁那里,都无法打赢这官司,毕竟他是不占理的一方。

    陆鸿悠悠说道:“手机就是好东西啊,随时随地可以录像录音什么的。”

    “你……算计我?”李钰依稀明白过来。

    陆鸿摊手说道:“难道你没有算计我?”

    “你承认了?”李钰说了之前陆鸿说过的话。

    陆鸿耸肩说道:“我一向明人不做暗事。对了,我忘了告诉你,我并没有打你的小报告,我没有偷偷告状的习惯。相反,我是光明正大告你的状!不明白?真蠢!是我直接找到辅导员,说你夜不归宿。

    “另外呢,托你的福,我能自由出入政务处主任办公室。昨天我问王主任,我们学校规定学生必须住宿舍,是不是只是虚文,不用遵守的?王主任说当然不是。我就问他,为什么我们宿舍有一个学生从开学到现在一天没住过校,都没有人过问呢?就这样,辅导员知道你的事,王主任更是了解你的事迹。你看,我够光明磊落吧?”

    李钰听得牙齿都要咬碎了,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打小报告可以光明正大的!

    陆鸿呵呵一笑:“肯定比你那什么匿名举报要有担当吧?”

    李钰一副“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的样子。

    “我们现在算是扯平了吧?”陆鸿又很认真地问。

    “好好好,算你狠!”李钰认栽了,怨毒地盯着陆鸿,“从小到大,还没人敢如此玩弄我。你是第一个,也将是最后一个,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你不是早就开始行动了吗?”陆鸿反问。

    李钰恶狠狠瞪陆鸿一眼,掉头走了,带着他身心的伤痛!

    李钰走后,陆鸿脸色顿时沉静下来,人也愈发冷静,自我沉吟:“都说打蛇不死反被咬,该怎么彻底解决这纨绔公子的威胁呢?”

    是的,陆鸿从来不认为光明正大揍李钰一拳就是他反击的手段而已,他必须上一套组合拳彻底解决这一麻烦,而且还必须尽快,免得这家伙整天在他面前晃悠。

    该怎么做呢?

    深思一会,陆鸿从行李包翻出一张纸片来。

    上面写着一个地址。

    那是他出远门前,华老头慎重交给他的,说如果在南方市碰上棘手难以解决的问题,可以按这个地址去找一个人帮忙。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