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老旧的地址,古怪的名字
    一张纸片,一个地址,还有一个不是名字的名字。

    这就是华老头在陆鸿临行前送出来的唯一礼物,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不过看华老头那慎重严肃的样子,这张纸代表的性质应该很重要,不然一向淡薄的他不会一副既缅怀又不舍的神情。

    陆鸿早就猜测华老头以往的人生并不简单,不单是很有故事而已,甚至可以说极其不凡。

    在拿到这张纸的时候,陆鸿激动不已,他觉得可以从中窥探到华老头的过去了,打算一到南方市就按图索骥,找到地址上的人,与他交流,从中摸索出华老头的故事来。

    然而华老头后面交代的话打破了陆鸿的幻想,他让陆鸿没事别找打扰人家,不然人情就没了。看陆鸿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华老头终于板起脸来,说陆鸿没事找上门的话,别怪他华老头不认他这个弟子了!

    陆鸿吓了一跳,没想到华老头会这么慎重,更没想到纸片上的那个人会那么重要,竟然值得华老头说这么重的话!

    这一吓,陆鸿是真不敢不遵守了,到了南方市也只能忍住心头痒痒,不敢随便寻找这个人。

    其实这半个月,他也查过南方市的地图了,那个地址,网上无法找出那个详细的地方来。

    只能证明是在南方市的南部某个村,据说以前是个渔村,是南方市出海的通道,住的大多是当地渔民。

    现在呢,听说早些年市政规划大开发,那里肯定已经大变样。而华老头提供的这个地址,一看就知道是比较老旧的地方了,还不知道能不能准确找到这个地方呢。

    至于人名,更是坑爹,华老头只是很潦草地写上“小华哥儿”四个字。

    是的,四个字,一看就不是姓名,而是小名或者外号什么的。

    这称呼天生占人便宜,上来就要让人家叫他哥!

    陆鸿表示疑惑,询问过华老头此人到底是谁。华老头萧索地说是一个故人,以前他就是这样称呼对方的,都忘记他本名了。

    当然,如何让对方识别他华老头的身份,很简单,陆鸿上去打几招太极功,再报“华老头”三个字,对方肯定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如果对方表示不明白呢?陆鸿问。

    “如果他不明白,就当是我眼瞎了!这样的人,还找他做什么!”华老头低喝一声,转身进了房间,不再理陆鸿了。

    陆鸿知道华老头生气了,他戳中了对方的某些软肋,他一点愧疚的心思都没有,相反八卦的心思越发兴盛。

    华老头该有多么不简单的故事啊!放着这种故事不挖掘,多让人难受啊!

    现在,陆鸿觉得可以继续深挖此事了,他再一次动了寻找此人的心思:“李钰家财万贯,在南方市有权有势,我呢,穷小子一个,属于弱势的一方,现在我们双方彼此得罪死,我无法破局,怎么说也算是很棘手了吧。如此情形,我找这人,应该不算没有遵守华老头的吩咐吧?”

    这么一想,陆鸿动身的心思愈发强烈了。

    他却是完全忽略了李钰在与他为敌的情况下总是吃瘪,不单被吓得不轻,还被揍了重重一拳,眼睛都肿得像大熊猫了!

    好不容易按捺住激动的心情,陆鸿心想就这么贸然去找,搞不好白费劲,得找一个南方市的本地人做向导。

    那么,还有比钟歌钟大胖子更适合的人吗?

    钟大胖是南方市人,在这里生活了将近二十年,不说对这里的一花一草很熟悉,至少不会认不出来吧?

    他就是最适合的向导呀!

    古道心肠的钟兄弟肯定不会拒绝他找向导的要求的,到时候有这个地头蛇做带路党,做起来肯定事半功倍,哪怕因为地址过于老旧,说不定钟歌也有办法找人问出别的东西来。

    “就是他了!”陆鸿帮钟歌做了一个决定。

    然而现在钟歌处于紧张的军训之中,脱不开身,想要他做向导,还得过几天等军训结束才能成行。

    “我就再忍几天,到时……哼哼,华老头,你的秘密我就给你揭开了!”陆鸿自己笑个不停。

    被陆鸿念叨的钟歌下午军训一结束就冲进了宿舍,大声叫嚷:“陆鸿陆鸿,你知道我下午的时候看到了什么吗?我看到了李钰!你知道他有多惨吗?我想你肯定不知道!当时我们军训小小结束,我就在路旁的树下乘凉,李钰低着头从我旁边路过,我向他打招呼,他没理会,我就很怀疑他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于是我就冲上去拉住他。最后,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

    钟大胖子还是那副话唠的本质,一说起来没完没了,最后竟然还设问,脸上的神情全是“快来问我,快来问我”的样子。

    陆鸿却不想配合他,淡笑说道:“能看到什么,无非是看到一只大熊猫而已。”

    “大熊猫?”钟歌愣了一下。

    “眼睛都肿得睁不开了,不是大熊猫是什么?”陆鸿反问。

    “你怎么知道……你,陆鸿,别和我说是你揍的他?”钟歌反应过来,眼珠子都要爆出来了。

    陆鸿不以为意地说:“男人嘛,该出手时就出手。”

    “真的是你!”钟歌吓了一跳,“李钰还和我说不小心撞到的,撞你拳头上了?哇哈哈哈,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这家伙也有今天!陆老大,你和我说说,揍的这一拳,爽不?”

    “爽!浑身舒泰!爽得不得了!”

    钟歌不依了:“你揍他的时候怎么不叫上我?我也早想给他一点颜色瞧瞧了。”

    陆鸿不停翻白眼。

    钟歌有些讪讪:“我是认真的!”

    陆鸿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你那样揍他,他会善罢甘休吗?”钟歌这才有些担心,“我怕他又借这事使什么幺蛾子啊。你看打晕教官那事,明明是你占理,他不一样举报你?”

    “那今天如果还是我继续占理呢?”

    “你?”钟歌有些不明白。

    陆鸿如实把引李钰入彀的始末说了出来。

    钟歌听得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看着陆鸿的眼睛,慢慢凝结出两个无比硕大的烫金大字——

    佩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