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我和你说校花,你无动于衷?
    钟歌对陆鸿的佩服已经五体投地无以复加了。

    把李钰揍成猪头,还能让自己占据有理的一方,使李钰吃了这么大的一个哑巴亏。这等手段,除了竖起大拇指说佩服,还能说什么呢?

    想想甚至有些可怕,陆鸿简直是从李钰走进宿舍门口的那一刻就开始算计对方了,打开手机录音不说,还一步步用语言设置陷阱,让李钰跳进这天大的坑里,最后一把埋了对方!

    “如果这家伙算计我……”钟歌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脚步挪了几下,远离陆鸿。

    陆鸿不知道自己在钟大胖子心目中有了恶魔的形象,想起他刚才琢磨的事来,把手中的纸张递给钟歌,说道:“你帮我看看,这上面写的地方还能找到吗?”

    “什么东西?”钟歌疑惑拿起来,看了几眼,愈发奇怪,“南渔村?这在南区那边呀,离市中心远着呢,都快到大海那边了。陆鸿,这是做什么的?”

    陆鸿没有说实话:“我帮一个老人找一个老朋友。”

    钟歌皱眉说道:“这地址多久了?看这纸,都有些年月了吧?”

    “这个么,真不知道。”

    钟歌很无语,道:“陆老大,你总得给我一个点信息,我才好判断啊。这些年南方市到处开发,形势日新月异,变化好大的。”

    陆鸿想了想,自己也带着疑惑:“十年?不对,也许十五年。还是不对,可能是二十年?”

    钟歌跳了起来:“你疯了吧,让我帮你找一个十几二十年前的地方!说句不好听的,这么长的岁月,别说人,狗都能死好几回了,何况在一个每天都在不停建设的大城市里!”

    陆鸿苦笑,其实他也不到华老头给的这地址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他问过了,老家伙却说很久了,不过应该还是能找到。

    很久了……应该能……

    陆鸿都为华老头感到羞耻!

    这么笼统的话也说得出口,这不是为难人么!

    如果不是为了通过这个华老头的故人挖掘老家伙身上的故事与秘密,陆鸿还真不想花功夫去找这什么怪人呢。

    好在一切还有钟歌!

    看到陆鸿眼巴巴看着自己,一副我把所有希望都放在你身上了的样子,钟大胖子不好拒绝了,只能硬着头皮说道:“你地址我留着,我找人帮你问问。”

    陆鸿这才笑了,重重拍了一下钟歌的肩膀,道:“果然是好兄弟!”

    钟歌痛得呲牙咧嘴,揉了揉吃痛的肩膀说道:“能不能小点力气,我肩膀都要掉下来了。”

    陆鸿摇头笑道:“看来你这军训没有效果呀,这点力气都受不了。我看看,坑爹的,你怎么没见瘦呀?别人都被折腾得瘦了一圈,你倒好,除了黑一点,还是那么珠圆玉润。”

    “珠圆玉润?”钟歌死的心都有了,太特么不会说话了吧?

    陆鸿很认真地说:“钟歌,肥胖有时候也是一种症状啊,是病的话,得治!要不哥给你开点中药,控制控制?”

    “免了吧!”钟歌拨浪鼓一般摇头,“让我吃那么苦的中药,还不如杀了我,我宁愿与我们国家的沙漠一样共同成长!”

    “沙漠?”陆鸿无法理解这个梗。

    “沙漠面积越来越大呀!”钟歌很自嘲地说出来。

    陆鸿无言以对。

    钟歌又说:“你以为我想胖啊,其实我也去做过检查的,医生说了,这是家族遗传的肥胖基因,没有办法,和白开水都长肉!他们也只有那一套说辞,让我控制饮食,少吃,多锻炼。奶奶的,如果我能控制,还会去找他们吗?”

    陆鸿叹了一口气:“你说得好又道理,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钟歌摇摇手说道:“什么都别说,让我继续走在肥胖的路上吧,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我觉得我一定能胖出一个新的高度来!吉尼斯世界纪录在等着我呢!”

    陆鸿嘿的一笑:“到时候我会去给你送花圈的。”

    钟歌闻言脸色表情比吃憋憋还要难受,心想这哥们还是不会说话啊,得好好教育。

    想到教育,钟歌立刻联想到一件事来,问道:“今天王阎王还召见你吗?”

    “雷打不动。”

    钟歌顿时气愤了:“他到底想怎么样啊,都禁止你参加军训的比试项目了,还要怎么滴?你可是高手来着,一旦你去参加那什么大比武,还不手到擒来?这可都是学分呀!”

    陆鸿不好说实话,开解说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也是有好处的,不用去参加军训了。”

    钟歌闻言好声郁闷:“这让我很嫉妒!”

    “想开一点。”陆鸿这次轻轻拍了钟歌的肩膀。

    钟歌嘿嘿笑道:“我很快想开了,而且我幸灾乐祸。一想到明明有一个很大的舞台,可以让那些所谓的功夫高手尽情表演,大家都上台了,最最高手却被限制在台下,只能看这别人逞威风,一定非常郁闷。陆鸿,不能什么好处都让你占了呀!”

    陆鸿耸耸肩,道:“我对这些小孩子过家家的把戏没有兴趣。”

    钟歌大摇其头:“这你就说错了。我们学校有很多练武之人的,还有好几个武术协会呢,什么散打,什么自由搏击,什么截拳道,甚至外国的空手道、跆拳道都有。这里毕竟是南方市啊,开放,自由,武术也一样,在我们大学尽情体现出来了!”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陆鸿对这些从不感兴趣。

    “怎么没有?”钟歌忽然笑得极其猥琐,“你忘了我和你说的我们学校的五大校花了?其中有一个就是武术高手呀。喜爱舞枪弄棒的她,还是我们学校一个武术协会的会长呢,据说她经常找一些高手切磋。我想这次大比武获胜者肯定能入她的法眼,你想想,一个男的,一个女的,动起手来,难免……嗯嗯,你懂的!”

    “我什么都不懂。和我也没有关系。”陆鸿摇头失笑。

    钟歌不爽了:“哥,大哥,老大,陆老大,我在和你说校花呢!你就无动于衷?你还是男人不?”

    “和我没关系。”陆鸿还是这话。

    钟歌无奈了,自言自语:“好吧,是没关系……”

    其实他们两个都无法预料,他们都错了。他们口中喜爱武术的校花,很快就与陆鸿有关系了——

    就在军训大比武结束后的第二天!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