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又一个校花上门
    陆鸿对主任王飞的治疗进入疗程尾声的阶段,医科大的新生军训也到了落幕的时候。

    这些天,陆鸿在钟歌一脸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下,优哉游哉在学校各处晃荡。当别人顶着烈日苦苦流汗的时候,他要么在宿舍窝坐,要么到学校阴凉的地方悠闲地浏览风景,要么就到图书馆安静坐着。

    日子过得,那简直是一个美满幸福——当然是相对那些咬牙撑着军训的新生来说的。

    这段日子,陆鸿唯一的重担就是帮王飞治病。

    为期一周的针灸治疗已经快要结束,只差最后一次就可以收尾了。

    经过三天按摩推拿、六天针灸的治疗,王飞愈发能感受到身体巨大的变化。

    特别是六天的针灸治疗,这个被陆鸿称为阴阳五行针的特殊下针之术,每天只在王飞身上扎几针,每次维持十几分钟,就取得了绝大的功效!

    作为当事人,王飞感受最为明显,他现在不单每天能睡得安稳,连饭量都增加了许多,感觉呼吸都比以前要舒畅好几倍,再也没有心头难受的感觉了。

    人一能睡能吃,精神自然就舒爽。

    如果不是陆鸿说还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药膳稳固效果,王飞都以为他身体没有任何毛病,可以放心使唤了呢!

    饶是如此,他对陆鸿的这一手医术还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几天下来,哪怕是用心观察,王飞还是无法琢磨透陆鸿下针的手法,依然是无比快速,依然是无比精准,依然是难以捕捉。

    他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每天陆鸿都给他扎不同的穴位,有时候在手,有时候在腿,有时候在背部,有时候在胸部,当然,大部分头部的穴位也被扎了一遍。

    这让王飞感觉很神奇,每天变化,这是什么情况?

    陆鸿却告诉他,中医讲究辨证,一味药,用量多,用量少,熬的时间长还是短,都很有讲究。稍有不同,对于病人的病况作用也不同。

    针灸也一样,因为身体每天都在变化,病情有好转或变坏的情况,那么,下针的穴位自然也不同。

    能根据病情调整用药或者下针穴位,这才是一个优秀的中医,整天只会一成不变,以为一个方子一个办法就能治好一个人,那就太自以为是了!

    陆鸿是熟读《药王殿》这部奇书,但也不会只靠这书打天下,华老头教育过他,中医要善于变化。

    人处于天地自然之中,本身就随着自然变化而变化。年月日,气候天气,阴阳五行,每时每刻都处于变化之中。

    人的身体也是如此,随着天地自然的变化而调整,就算是生病,病情也会随时变化。好的医生,就要根据身体的变化而调整治疗之法。

    这一点,陆鸿是万万不如华老头的,因为他太年轻,治过的病人不多,见过的病症太少,技艺无法得到最好的锻炼,医术自然说不上大成。

    这也是为什么中医都是越老越精湛的原因。看得多,治得多,熟能生巧,善于变化,医术也就在无形之中慢慢提高了。

    好在王飞的病不算太复杂,陆鸿还可以轻松搞定,这才让对方感激佩服。

    在这几天之中,王飞再一次和陆鸿提起毕业后留校的事情。

    对一个大一新生抛出留校的橄榄枝,如果说出去,王飞觉得别人肯定以为他是疯了。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陆鸿在中医的造诣研究上到底有多么深厚渊博。

    王飞特意试探了一下陆鸿,发现这个学生是真的对《黄帝内经》等医书记得滚瓜烂熟,加上一手精湛的医术手法,这比很多教授还要厉害啊,发展下去,搞不好就是一个国医圣手!

    这等人才,此时不抓紧拉拢,更待何时!

    作为毕业后就在医科大工作,把大半生奉献给了学校的人,王飞当然现在就开始为自己的学校着想了。为此他甚至向陆鸿承诺,他可以帮忙运作,让陆鸿硕本连读!

    陆鸿动心归动心,最后还是那句话,到时候再说。

    王飞说明白,但还没有死心,打算想办法操作此事。

    两人紧张进行治疗的时候,学校军训经过打靶、阅兵、大比武之后,为期半个月的时间,终于结束了。

    陆鸿无事一身轻,还真的和钟歌说的那样,这些都不关他的事,所以哪怕是什么大比武,他也没有去现场看。

    唯一知道消息的来源,就是钟歌回来后绘声绘色的描绘,说最后获胜的人,没有一个是善茬。说好的是军体拳大比武,一开始还有个模样,到最后,为了获胜,个个把自己的绝招都露了出来。

    因此,前十名那些家伙,不是练过自由搏击的,就是什么跆拳道、空手道出身的。那手脚,那功夫,使起来虎虎生风,一般只练过军体拳的学生哪里会是他们的对手?

    “那些家伙太欺负人,明明是练家子,都装着刚学军体拳的样子,简直是扮猪吃老虎嘛!”这是钟歌的原话,显得很气愤。

    不过也只能吐槽一两句而已,按他的身材,连上去参加的勇气都没有,更别说扮什么隐世高手了。

    “陆老大你上去的话就精彩了,可以见识那么多高手啊!”钟歌不无遗憾地感叹。

    陆鸿笑笑,并不接话。

    他虽然年轻,也有冲动的时候,但无论是修习的《养生经》,还是练习的《太极功》,讲究的都是抱虚守静,要求的就是心态平和。

    这估计是和他们的传承有关。毕竟是医者,哪里能一心与人争强好胜?

    所以,对于这所谓的名次,他还真的不怎么在乎。对于能不能见识高手,兴趣也不大。

    钟歌紧接着又一脸可惜地说:“我听说陶晚晴事后约了比武的前三名,想要邀请他们加入她的协会。陶晚晴啊,多美妙的机会!”

    好吧,钟歌再一次给陆鸿普及了这个名叫陶晚晴的大三校花的情况。

    对于这个喜爱舞枪弄棒还能被称为校花的女生,陆鸿稍微生起了些许兴趣,不过也不至于像钟歌那么夸张。

    “如果陆老大你能与她认识就好了,我就能近水楼台,我……”

    两人一并从外面走进宿舍大楼,刚上到他们的宿舍的楼层,忽然一个男生冲过来叫道:“陆鸿,快快快,校花来找你了!”

    “校花?”

    “陶晚晴啊!她亲自来找你了,就在你们宿舍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