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武术界的规矩
    陆鸿如此贬低空手道,还不肯道歉,在陶晚晴看来,简直就像是阶级敌人死不悔改的表现!

    就算她再好说话,也不由得大大不悦了。

    现在的情况是,形势逼得她不得不表态——她作为一个空手道社团会长,在那么多人面前,听到别人如此羞辱练空手道的人,她如果还没有什么表示,岂不是认怂了?

    一旦认怂,那就是承认陆鸿说的没有错!这样一来,后果就很严重了!

    首先,他们空手道社团在医科大的威望将一落千丈,从此成为别人的笑柄,就算还有再大的号召力,估计都没什么发展前途了。

    其次,作为会长,陶晚晴将无法和社团成员交代,到时候别说什么威望了,估计连服众都做不到。大家肯定会问,别人当你面侮辱你所练的空手道,你都不吱一声,是怎么做会长的?

    最后,陶晚晴自己都过不了心理那一关!虽然没有把空手道当信仰,但是练了那么多年,感情深厚,加上对自己也非常自信,她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所练的空手道很差劲。

    所以,陆鸿看不起空手道,还当她的面大放厥词,陶晚晴不能无动于衷了。

    冷冷的,陶大校花皱眉凝视陆鸿,说话的声音也充满了不满与恼怒:“这么说你自视甚高,没把我们空手道放眼里?”

    陆鸿还没有说话,他身后的钟歌扯了一下他的衣服,吸引了他的目光后,对他微微摇头。

    陆鸿懂得钟歌的意思,那就是让他服软,不要再挑衅人家了。

    如果是平常之事,甚至面对的是其他人,陆鸿可能还真的会改口。但是面对空手道——无论华夏人怎么往脸上贴金,很明显,这是小鬼子的东西!空手道深深打上了小鬼子的烙印!

    陆鸿自认不是什么愤青,然而他有一个动乱时代过来的师傅。华老头平时不怎么谈起往事,但是一旦谈起,小鬼子侵略的事情就是绕不过去的坎。

    那时候他走南闯北,见多了小鬼子残忍的事迹,他有心救助被侵害的国人,但是面对国家机器这等庞然大物,他个人的能力实在太卑微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些人在动乱中要么被杀,要么穷困病死。

    这是华老头心中的恨事,每次提起他都一脸唏嘘,对小鬼子充满了恨意。

    潜移默化之下,陆鸿对小鬼子也没有什么好印象,对于从它那里过来的东西,自然也恨屋及乌。

    所以当陶晚晴与方天洪出现在他面前,谈什么空手道,陆鸿嗤之以鼻,更多是被内心的感情干扰了心绪。

    陆鸿也没有克制的意思,作为修炼养生经多年的他,不说要随心所欲,那也追求心念通达。

    看空手道不爽,那就是不爽,有什么好隐瞒的!

    陆鸿秉着这样的心态,再看陶晚晴与方天洪,也就没有什么好感了,哪怕其中有一个大美女!

    “我和空手道又没什么关系,凭什么要看得起它?”陆鸿的态度还是那么强硬,“我说你们两位是不是吃饱了来找茬的?我之前根本不认识你们,你们倒好,来找我,就是为了让我奉承你们空手道?我告诉你们,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对!你们太可恶了,竟然无故找茬!”钟歌很激动地附和起来,还招呼周围的同学,“兄弟们,你们评评理,有他们这样做人的么?来找人家陆鸿,什么事也不说,人家只不过说了一句他们不愿意听的话,就一副要杀人的样子!空手道又怎么样,空手道就可以那么霸道吗?”

    显然,钟歌就是要强词夺理,让陆鸿先占据有理的位置。至于是不是颠倒是非,混淆黑白,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陶晚晴愣住了,没想到陆鸿和钟歌竟然还有倒打一耙的能力,她明知道陆鸿在胡扯,但一时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你们不要血口喷人!”方天洪大喝一声站出来,“陆鸿,我们来找你,那是我们陶会长听说你武功不错,想给你一个展现能力的机会,把你吸收进我们社团。你不识好人心也就罢了,还侮辱我们空手道,这口气别说我们,任何人来了都咽不下!诸位,你们说是不是?”

    周围围观的人刚想说话,却被钟歌大喝一声唬住了:“知道你们空手道的人多!人多欺负人少是吧!我告诉你们,这天下是有王法的!现在不是武人无法无天的时代!更不是小鬼子当年侵略我们华夏鱼肉我们华夏的时代!不要以为学了点小鬼子的武艺就能让我们华夏人屈服,现在已经不是那个汉奸卖国贼遍地都是的时代了!”

    这话一出,刚才还觉得钟歌与陆鸿强词夺理想为陶晚晴说话的人,顿时都退缩了。汉奸卖国贼这样的帽子谁都不愿意被戴在脑袋上呀!

    钟歌话唠有话唠的好处,这时候他终于没理也能说三分。方天洪的辩驳完全被他几句话消散了影响力,还趁机将军,让方天洪与陶晚晴吃不了兜着走。

    陶晚晴与方天洪气得浑身发抖,他们只是练空手道强身健体而已,什么时候就成了卖国贼了?

    这大胖子也太能颠倒是非了吧?!

    “你们……”方天洪气得说不出话来,只能以委屈的眼神看陶晚晴,叫屈不已,“会长,他们……欺人太甚!”

    陶晚晴也气得娇躯颤抖,最后长长吸气,强自冷静下来,目光越过大义凛然一脸爱国者模样的大胖子,落在陆鸿身上,冷冷说道:“陆同学,没想到新世纪都来临那么多年了,你的观念还停留在上个世纪。这开放的年代,什么都讲究包容并蓄,武艺自然也要博取众长,抛开门户之见,这才能成为大成就者。你自己眼光狭隘,却拿大义来压人,未免太小家子气了吧?”

    陆鸿嘿然笑道:“大义不大义我不知道,也许武术无国界,但是武术家是有国籍的!”

    “武术家?”陶晚晴目光一闪,“既然陆同学认为自己是一个武术家,你又如此贬低侮辱我们练空手道的,这是打脸,也相当于武术界的踢馆,看来我们不能不按武术界的规矩来解决这一问题了!”

    陆鸿倒是笑了,说道:“我就知道你们来找我不安好心。什么规矩,你们划下道来,我都接下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