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车轮战
    啪!

    空手道社团活动大厅在方天洪扑倒在地上的时候,一片静谧!

    本来说话的人把话都咽了回去,吵杂声愣生生被打断。

    他们看着像个大字一样摊在地上的方天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有的甚至紧紧捂住嘴巴这才没有叫出声来。

    不可思议!

    不科学!

    离谱!

    各种不愿意相信的情绪浮现在他们的脑海,心中的震撼难以言说,除了看着地上扑街的方天洪,他们什么反应都做不出来。

    在他们心中,方天洪被打趴在地上的印象深深地烙进了他们的心灵,再也难以泯灭了。

    方天洪是高手……但是,说好的重比一次,说好的逆转取胜,说好的反败为胜……在这一刻统统化为飞灰!

    “擦……不可能吧?”

    “我眼花了?又是一招吗?”

    “这空手道也太不没用了吧?”

    “真失望……”

    等围观的人反应过来,除了埋怨,他们看陆鸿的目光,终于变了神色!

    如果说刚才大部分人认为陆鸿是走了狗屎运才赢,这一次,他们就不敢说这样的话了。

    一次是巧合,两次如果还说是巧合,那就太侮辱自己的智商了。特别是陆鸿一连两次轻松秒杀,一两招之间就制服了方天洪这个所谓的高手,更是可以看出方天洪与陆鸿之间有一段很大的差距。

    这差距不能说是一丁半点,简直可以说有天壤之别,不能相提并论!

    正是认识到这一点,他们才更为震惊:这陆鸿用的是什么功夫呀,竟然这般厉害?

    现场最难堪的就是空手道社团成员了,他们本来在喊着加油,做着方天洪力挫陆鸿获胜的美梦,哪想到梦那么快就要醒了!而且结果还与他们想象的大相径庭,真的难以接受。

    然而事实让他们脸红了,除了暗骂方天洪不争气外,讪讪说不出话来。

    旁边,空手道社团社长陶晚晴双手掩面,不敢让众人看到她那不敢置信的脸容。

    与众人一样的想法,她总算确定了陆鸿是一个高手的概念,连方天洪都如此轻易被打败,他们空手道社团还真没有几个有一战之力的。

    练过华夏武术的人更惊讶的是陆鸿的武功。

    “竟然是太极?”有人看出陆鸿的功底,却又不大确定,“太极什么时候能使出这般威力来?骗人的吧?”

    “果然有真材实料,就是不知道能拉到我们社团不?”有的人大起拉拢之心。

    场中,方天洪并没有摔伤,他扑了个狗啃屎之后,很快就跳起来,然而这次连面对陆鸿的勇气都没有了,满脸通红,几乎要滴出血来,火辣辣的,只恨钻地无缝。

    现场的结果对方天洪来说,太难堪了,太羞人了,太没脸见人了!

    他竟然再一次被陆鸿秒杀!他已经不敢有什么不服之心,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可输得太惨,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一时愣在原地。

    “结束了!陆鸿又赢了!陆鸿威武!华夏武术万岁!”忽然,场边钟歌跳着叫着喊了这么一句。

    他的话引起了共鸣,那些不怕热闹大的人纷纷跟着起哄:

    “陆鸿威武!威武!”

    “华夏武术万岁!华夏武术厉害!”

    “吊打小鬼子!威武……”

    不得不说,这些叫嚷者都是不嫌事大的,当然,也有别有用心之人。

    钟歌一听好像有歪楼的迹象,不敢蹦跶了,赶紧冲进场中把陆鸿拉到一遍,远远冲陶晚晴喊道:“陶会长,你们又输了,这下无话可说了吧?别又说不服要整第三场呀!”

    陶晚晴满脸羞红,气得银牙暗咬,恨不得现场pk钟大胖子。

    钟胖子说话太难听了,而且句句离不开讽刺,连续用几个“又”字,既是要堵他们空手道社团的嘴,还明里暗里指责他们耍无赖。

    这时候方天洪也走下场来,满脸羞愧地对陶晚晴说:“会长,对不起,我……”

    “方师兄,不用多说!”陶晚晴一摆手,组织了方天洪的分辨,很光棍地承认自己的落败,“我们技不如人,输了就输了。”

    这话一出,陆鸿倒有些高看陶晚晴这个女人了。

    钟歌嘿嘿说道:“既然你们输了,那之前我们陆老大说你们不行,并不是大话,也不是什么挑衅,他只是说了一个事实而已。是吧?”

    “你……”陶晚晴怎么肯认这话,这不是要她接受空手道不行的定义吗?

    “钟同学,你这话就不够厚道了。”远远走来的王飞教训了一下钟歌,满脸严肃说道,“比武切磋,总会有输赢的。今天你赢,明天也许就是别人赢。哪里能说谁就真的不行了呢?胜了不足喜,败了也不应悲,吸取教训,争取进步,提高自己的竞技水平,这才是比武切磋的本意呀。”

    王飞说得光大伟岸,不亏是做了几十年的教育工作。

    然而钟歌却不认可,撇了撇嘴,要不是看在对方是主任的份上,他早就反驳了。

    忍下心中的不爽,钟歌扭头转向陶晚晴说道:“陶会长,胜负已分,按照约定,你们以后别再说我们陆老大挑衅了,也别再找我们陆老大的麻烦!这一点希望你能遵守。”

    王飞也点头附和说道:“这是应该的。都应该遵守约定,不然这切磋就没有意义了。”

    陶晚晴看得出来,这两人都在维护陆鸿,为他说话,她就是想不答应都不行了。

    再说了,一脸输两次,她还能说什么?只是心中大有不甘罢了,毕竟陆鸿大众挫败他们社团的人,对他们社团的声望打击太大了。

    陶晚晴想说些场面话:“我……”

    “会长,我们社团没有输!”倏地,方天洪猛然抬头打断了陶晚晴的话,双眼发出幽光,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意味。

    “嗯?”陶晚晴愣了一下。

    钟歌闻言大怒:“你们什么意思,不是你们输,难道是我们输不成?有你们这么无耻的么!”

    方天洪面无表情说道:“当日我们约定是陆鸿与社团最强者比武。我们社团的最强者可不是我!”

    钟歌气极反笑:“果然够无耻,怎么,要车轮战了吗?”

    方天洪悠悠说道:“我们黑带四段五段的高手这些天到京城参加比赛了,只好让我这个黑带三段的人顶上。我与他们相比,差远了。所以,陆鸿,你就算赢了我,也不算赢我们空手道社团,更不是我们空手道不行。你赢三段算什么水平,有种你等我们的高手回来,能赢我们的五段高手再说!”

    最后,方天洪目光定在陆鸿身上,说不出的挑衅与蔑视。

    说真的,“有种”两个字,深深地刺激了陆鸿!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