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你们都是垃圾
    谁都听得出方天洪是在耍无赖了,就好像被欺负的小孩,逃跑前撂下这么一句狠话:“有种你别跑,我回去叫我大哥来收拾你!”

    “有种”两个字就算小孩听了都会追上去胖揍他一顿,何况陆鸿这么一个大男人,听了更是很不舒服。

    他知道方天洪在激将,也明白对方是为了掩饰今天被打倒的尴尬,也是为了挽回空手道的声誉。

    这不,听到他这一句话,本来想当众承认战败的陶晚晴都不说话了,只是微微低头,默认了方天洪的叫嚣。

    无他,面子耳!

    作为空手道社团的会长,陶晚晴顾虑更多,要她当面承认战败,本身就让她无比难受了,现在好不容易方天洪抬出一个台阶来,她就算不顺着下,也不会要跳楼了,至多就观望一阵。

    钟歌却很不爽她这种鸵鸟心态,忍不住讥讽说道:“陶会长,这就是你们的套路?欺负我们是不是?当日我们是怎么说的,我们说好了为了避免车轮战,也为了避免争议,让你们选出最强者。你们推出这个姓方的来打擂台,那就是默认了他是你们社团最强的。现在倒好,他输了你就不承认。有这么做人的么!”

    陶晚晴脸红难堪,不敢说话。

    “我本身就不是最强的。”方天洪辩解,“我们社团的高手不在家,我至多只能说是临时最强而已。”

    钟歌冷冷一笑,说:“你们的算盘打得很精明呀!搞出什么临时最强的说辞来。那如果陆鸿又打败了你们口中的那个什么最强者,你们还说他是临时的,又要比一次吗?我告诉你们,做人不能这么无耻!”

    方天洪哼道:“我说的是事实!”

    “我说的就不是事实吗?”钟歌还是冷笑,“你是黑带三段,胜了你,你说还有四段五段。等赢了五段,你又找出一个六段的人来,让他加入你们社团,到时候你们又说他是最强的,也说是事实,是不?”

    不得不说,钟歌计算这些东西非常精明,也看的很长远,而且说起来毫不客气。

    方天洪一时无法接上话了。

    “晚晴同学啊,钟同学说的也不无道理嘛。”王飞王大主任发话了,一脸的认真,“不能输了就一直胡搅蛮缠下去嘛。”

    得,连胡搅蛮缠都出来了,谁都听的出来他不高兴了。

    一想到自己社团的很多工作需要政务处支持,陶晚晴不得数落方天洪:“方师兄,输了就输了,别让人家笑话了。”

    方天洪不好反驳,瞥了陆鸿一眼,恨恨说道:“怂货!”

    一声怂货,彻底激怒了陆鸿。

    陆鸿是不做声没错,那只是他为人不多话,不想与人计较罢了,不代表他没有脾气。

    如果没有脾气,他就不会进行这场比武了。完全是看不惯当日陶晚晴与方天洪高高在上的姿态,以及不爽小日本武道的原因,心中不爽,暗里有气,念头无法通达,这才想通过一次比武,打击他们的气焰,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

    陆鸿可从来没想过拿不下正常比武,他是古武高手,虽然没有练出内气来,但他练的是实战性的太极功,远远超越那些观赏性表演性的武术类型。

    空手道虽然也又实战能力,不过现在市面上的那些空手道武术,虽然脱离了表演性质,但也至多是竞技类型罢了。强身健体,自卫保身,那没有问题,想要与古武相提并论,那就差太远了。

    如果是古武类型的空手道,陆鸿还会慎重小心一些,但是古武这东西看的是传承与资质,不会轻传,一般世面上很少见。别说华夏这些地方了,估计就是在小日本的国度,也是作为不传之秘,能学的人很少。

    所以说,陆鸿从一开始就没把正常比武放在眼里,只是抱了玩玩的心思罢了。不过一看方天洪出手,虽然有些力量,却全无威胁力,陆鸿就失去了大半的兴趣,这也是他快速出手赢了对方草草结束的原因。

    哪想到方天洪输了还大放厥词,三番两次挑衅他陆鸿——是的,陆鸿觉得自己被挑衅了。他作为一个古武高手,自有其骄傲。

    如果是在古代,一个高手,被一个不知好歹的人如此挑衅,早就愤而出手,一巴掌把对方拍死了。

    冷冷扫了方天洪一眼,陆鸿沉声说道:“姓方的,如果你再不知好歹惹我不爽,我不介意让你们社团更难堪!”

    方天洪心里暗喜,觉得陆鸿上当了,他扯了那么多,不就是为了激将么。

    不管王飞那不悦的表情,也不顾陶晚晴指责的眼神,更无视钟歌那一副吃人的神情,方天洪抬起头,面向陆鸿,嗤笑说道:“姓陆的,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是要挑衅我们整个空手道社团?别以为能赢我就可以目中无人,我告诉你,做人别那么嚣张!”

    “嚣张?”陆鸿嘿嘿一笑,“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没有最嚣张只有更夸张!”

    “来呀,我等着你!”方天洪挺起胸膛说道,“我们社团高手多着呢!”

    陆鸿这次没有理他了,转而问钟歌:“他们社团还有什么高手?”

    “嗯?”钟歌愣了一下,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连忙说道,“其实说高手,更多是他们往自己脸上贴金而已。也就一个黑带四段和一个黑带五段的人,对于空手道来说,还比较业余。”

    “四段,五段……”陆鸿呵呵一笑。

    “你笑什么!”方天洪怒了,“你以为四段有那么容易获得吗,更别说五段了!那是我们国内空手道组织能授予的最高级别了……”

    “垃圾!”陆鸿用两个字打断了方天洪的叫嚷。

    方同学懵了,半天反应不过来,结巴问道:“你……你说……什么?”

    陆鸿一字一顿说道:“就凭你们也敢说是高手?钟歌说你们贴金已经算客气了。我说你们的水平都是垃圾才对!什么四段五段,在我眼中,和垃圾差不多!”

    这话一出,别说方天洪与陶晚晴这两个练空手道的人,就连王飞与钟歌也听得目瞪口呆。

    陆鸿当面这样说人家,不单是打脸了,简直就是在鞭尸,而且还是一鞭再鞭!

    “陆鸿!你太嚣张了!”本来不打算说话的陶晚晴忍不住大喝一声,她浑身颤抖,满脸通红,显然气得不轻。

    “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陆鸿火上添油补了一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