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空手道黑带六段
    “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

    陆鸿这一句话把很多人的脸都打肿了。好在空手道社团只有陶晚晴与方天洪两人听到而已,如果被其他成员听在耳里,说不定会引起暴动,被人群殴,想走出这个大厅都难。

    其中最担心的莫过于钟歌了,当他听到陆鸿呵斥方天洪时,就隐约觉得不妙,果然,陆鸿又一次把人家空手道给按在地上摩擦又摩擦了。

    而且这一次比上一次羞辱得更严重,上一次只是说空手道没什么了不起而已,现在呢,直接说人家垃圾了!

    虽然说这一次是在比武吊打了空手道高手之后说的,看上去更有说服力,然而却显得更跋扈。

    “哥,你当人家面打人家脸,真的好么?”钟歌两眼很无辜地看着陆鸿,生怕他们两人无法走出这个大厅了。

    看看陶晚晴与方天洪那一副吃人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心中有多么愤恨了。

    就连王飞都有些尴尬,他相信陆鸿的实力是没错,在陆鸿赢下擂台战,也为他高兴,甚至在方天洪等人表现出咄咄逼人的时候,他还时刻出言帮陆鸿解围。

    现在好了,陆鸿直接说人家垃圾,反而显得咄咄逼人,他王大主任都不大好意思了,传出去人家还以为他王主任联合陆鸿欺负逼迫空手道社团呢!

    可是陆鸿话出如风,再也收不回来,王飞与钟歌都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把这话圆回来。

    话说,好像他们有再大的本事也圆不回来吧?

    所以,他们只能对陆鸿报以复杂的眼神,有佩服,又责怪,还有担心……

    再看陆鸿,在强调自己只是陈述了事实之后,一脸认真的表情,好像生怕人家以为他开玩笑似的。

    他的对面,陶晚晴陶大会长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姓陆的!”还是方天洪先反应过来,他指着陆鸿,一脸悲愤,“有种你再说一遍!”

    又是“有种”两字!

    陆鸿一副看聋子的表情,说:“既然你耳朵有毛病,我也不欺负残疾人,不怕辛劳,就再给你说一遍吧。我说,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

    “不是这一句!上一句!”方天洪咬牙切齿。

    这话一出,连钟歌都以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向方天洪了:哥,有你这么自虐的么,竟然让人家再一次说你是垃圾!

    “我……”陆鸿刚想说话,就被钟歌一把抱住了,不由转头看他。

    钟歌终于还是忍不住帮陆鸿打圆场了,讪笑说道:“陆老大在跟你们开玩笑呢!玩笑而已,不要当真。”

    王主任也呵呵笑着附和:“是啊是啊,你们年轻人,就爱开玩笑。不像我,人老了,想开玩笑都找不到好的段子。年轻人嘛,爱闹,爱玩,可以理解的。大家笑过就算了。是不,陆鸿?”

    陆鸿耸耸肩,倒是不说话了。这两人为了为他解围,也算出尽全力了。

    方天洪却不肯放过陆鸿,紧紧盯着他,恶狠狠地说:“怎么,有胆说,没种认?”

    陆鸿闻言脸色一冷,嘿的一笑,说:“既然你那么喜欢听我说那句话,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来,听清楚,我说:在我眼里,你们所谓的空手道高手,都是垃圾!这下听清楚了不?没有的话我不介意再说一遍,甚至你拿个喇叭过来,我也敢当着众人的面说。你信不信!”

    “啪!”钟歌一拍额头,满脸懊恼。他算是败给方天洪了,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

    话说到这份上,钟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谁都缓和不了双方紧张的关系。

    王飞也是一脸苦笑,心里有些懊悔,早知道在家好好休息,不来趟这浑水。

    现在他是什么都不好说了,更不好维护陆鸿。空手道毕竟是学校注册登记过的社团,属于文体事业,符合学校发展方针,加上会员众多,影响力不小。

    如果他王飞处处维护陆鸿,默认“垃圾”这种形容词套在空手道社团身上,一旦有心人传出去,那就是他王大主任觉悟不高,影响到学校的安定与团结,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幺蛾子呢。

    因此王飞只能沉默以对,甚至打算等一下出了这个大厅门口,他就再也不掺和双方的事情。哪怕双方打生打死,他至多就秉公处理。

    “难道有本事的人都有一副臭脾气?”王飞瞥着陆鸿,非常无奈。他承认陆鸿本事很强,自信心十足,不过显然脾气也不小,不是好相处的人。

    “会长,你听到了吧?”陆鸿一说完,方天洪激动跳起来,看着陶晚晴,非常愤怒,也非常期待,“会长,你说,要怎么办?”

    怎么办?

    作为空手道社团会长,陶晚晴还能怎么办!

    银牙暗咬,陶晚晴深吸一口长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不至于暴走,她狠狠盯着陆鸿,冷冷说道:“陆鸿,我给你一个道歉的机会。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又来这一套!”陆鸿显得不耐烦了,“能不能来点有新意的言辞,我都无力说你们了。”

    陶晚晴气极反笑:“看来你是要挑衅我们到底了!”

    陆鸿很认真地叹气说道:“为什么你们都把说实话当挑衅呢?这世道,人心不古啊,说真话总没有人信,反而愿意听假话。对不起,我这人别的优点没有,就是诚实。”

    “你……很好,很好!”陶晚晴银牙都要咬碎了,如果不是知道自己打不过陆鸿,她早就冲上去……咬他了!

    旁边钟歌给陆鸿跪的心思都有了,他实在想不明白,陆鸿为什么要如此挑衅如此作践人家空手道。他陆鸿平时并不是那种跋扈不讲理的人呀,为什么要一再挑衅人家空手道社团呢?到底与空手道有什么仇什么怨,竟然要一再鞭尸!

    陆鸿耸耸肩对陶晚晴说道:“陶会长,我好不好不用你评价。倒是你们,三番两次与我纠缠,我感觉很不好!难道你觉得你们社团人多就可以乱来?”

    “姓陆的!是你三番两次挑衅我们好不好?”方天洪悲愤叫了一声。

    陆鸿很奇怪地说:“难道是我主动找你们说你们不行吗?不要忘了,是你们先找的我。”

    “对!这个我可以作证!”钟歌附和,无论是不是觉得陆鸿的行为言辞很不妥,他都心向陆鸿,“一开始就是你们主动找上门的。还有,刚才你们明明输了,又耍无赖比第二次。第二次输了,又说什么还有最强者,还要比过。特别是你,姓方的,你说陆老大没种,难道不是挑衅吗?各种无赖,各种纠缠,你们才是罪魁祸首!怎么,你们纠缠人家就行,人家说你们两句就不行?”

    “你们……竟然倒打一耙!”方天洪再一次热血冲上脑门。

    “明明是你们倒打一耙!”钟歌有陆鸿这么一个高手在身旁,不惧对方魁梧,与之针锋相对。

    方天洪再一次看向陶晚晴:“会长……”

    陶晚晴上前一步,站在陆鸿面前,严肃而认真地说:“陆鸿,你再三侮辱我们空手道,编排我们社团,已经让我忍无可忍了。现在,作为会长,我代表我们空手道社团正式向你发出擂台挑战!”

    “擂台挑战?”陆鸿笑了笑,指了指他刚才与方天洪比武的场地,“难道今天这个不是擂台战?”

    陶晚晴看了一眼简陋的小擂台,摇头说道:“这至多只能说是一个小场地,不算正式擂台。”

    “又耍无赖了是不?”钟歌哟呵一声叫嚷,“你们学小鬼子的武术走火入魔了吧,连他们无赖的性格也学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们,你们就是那么无耻,输了不承认。输一次是这样,输两次是这样,三次还是这样!有完没完了!”

    陶晚晴很严肃地说:“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我看你保证不了!”钟歌冷笑。

    陶晚晴不理他,直看陆鸿,说道:“陆鸿,你不敢了?最后一次,我说到做到。这一次,将有我们社团的空手带黑带五段的赵飞出战,除了他,不会有别人了。”

    陆鸿也认真看了她一眼,平静地说:“我不在乎什么四段五段,我还是要陈述那个事实,你们这些技艺,真不是我的对手。”

    陶晚晴忍住气说道:“是不是对手,比过就知道了。我说了,这是一次非常正式的挑战,也是非常正式的擂台战。”

    陆鸿好整以暇:“你说了那么多次正式,想必是有深意吧。我懂规矩,擂台战,有输有赢。赢者收获战国,输者付出代价,是吧?你想怎么样,直说吧。”

    “爽快!”陶晚晴小小地为陆鸿点赞,之后说道,“我也不要你怎么样,如果你输了的话,你要在学校论坛发帖,向众人宣布,你错了,你不应该挑衅我们空手道社团,而我们空手道就是能锻造强者。”

    “这是要我写战败书的节奏呀。”陆鸿笑道。

    “怎么,不敢了?”方天洪适时嗤笑,“不敢的话就把刚才的话给咽回去。我们不为己甚,就不要你公告了,现在就向我们会长道歉就行。”

    陆鸿说道:“我这人不是不能道歉,可就是不会向小鬼子的东西道歉。”

    陶晚晴冷冷说道:“你别一口一口小鬼子。武术没有国界,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取长补短,提升自身,这才是一个武者应有的精神。”

    陆鸿先是摇头,继而问道:“我很好奇,你们要我付出这么大代价,那你们准备付出什么代价呢?”

    “对,如果你们输了,你们打算这么做?”钟歌追问。

    方天洪怪笑一声:“我们这么会输?你知道我们赵飞师兄多强吗?不怕告诉你们,这次赵师兄去京城,是为升级去的。空手道国际组织派人来给我们国内的高手定级,说不定他回来就是黑带六段了。你们知道黑带六段代表什么吗?升到六带,他就脱离了业余的范畴,就算是去打职业赛事都没有问题了。还有,赵师兄打遍整个南方市武术社团,就连一些所谓的民间武术高手都不是他的对手!”

    “你扯这么多是什么意思?”陆鸿问道。

    方天洪一挺胸膛说道:“如果你怕了,现在就道歉,我们可以放你一马。”

    陆鸿轻笑一声:“你们还是说说如果你们输了,会这么做吧。我对这个比较感兴趣。”

    “不知死活!”方天洪冷哼一声。

    陆鸿懒得理他,他觉得方天洪这种人练武练傻了,只认他们空手道,好像比他强的就有多么了不起一眼,至于其他武术种类,一概不在话下。

    陆鸿拿眼去看陶晚晴,她才是话事之人。

    “你是要接受我们的挑战了?”陶晚晴回应陆鸿。

    陆鸿说道:“那就要看看你们败了之后的付出和我的对不对等了。”

    陶晚晴忽然犹豫了一下,最后才说:“如果你赢了,我们也在学校论坛做公告,说我们技不如人,不是你的对手,你才是真正的高手。这样很公平吧?”

    陆鸿笑了:“有点意思。”

    “你答应了?”陶晚晴又问。

    陆鸿点头说道:“我只希望陶会长你能信守承诺,比了这次之后,别再纠缠我,别再找我麻烦。”

    陶晚晴气道:“你能赢了再说!”

    陆鸿呵呵笑道:“我觉得你们可以开始想怎么写战败书了。”

    陶晚晴真想一拳往陆鸿老脸上招呼,吸气说道:“赵飞过两三天回来,如果他身体无恙,日期就定在一周后。如何?”

    陆鸿豪气顿生,道:“一周后,此时,此地,我再过来领教你们高手的高招!”

    “一言既出。”

    “驷马难追。”

    陶晚晴转向王飞说道:“王主任,我想请你做个见证人。”

    王飞苦笑,他很想说能不做么,但是看到陶晚晴与陆鸿都眼巴巴看着他,最后重重点头。

    事情一敲定,陶晚晴出于消弭今晚方天洪连续战败两次的影响,竟然拿起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大喇叭,把他们空手道社团与陆鸿的约定当中宣布出来。

    顿时,现场又一次轰动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