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中医的问题
    听到陆鸿说要普及中医知识,陶晚晴却是更不屑了,毫不含糊地说:“你不用跟我扯什么阴阳五行的理论,我不信这一套!我刚才说了,你可以忽悠我小姨丈他们,但我作为一个新青年,任你吹得天花乱坠,我一点都不会信你的。”

    陆鸿叹息说道:“看来陶会长对中医误解非常深呀。难道是受过这方面的什么伤害?如果是的话,我只能说你遇人不淑。但是庸医不单中医有,西医也有杀人不偿命的医生呀。”

    陶晚晴脸色一紧,说道:“我只是不信你这些不科学的东西罢了!”

    “不科学?什么叫不科学?什么又叫科学?”陆鸿反问。

    “你们中医就是不科学……”

    “够了!陶晚晴,我忍你很久了!”倏地,王飞一拍桌子,大喝打断了陶晚晴要说的话。

    王大主任一脸铁青,勃然大怒,唾沫星子都要飞出来了:“你信的是科学,人家信的就不是科学?你不要忘了,我们国内几乎所有的医科大学都有中医专业。照你这样说,我们所有人都瞎了,都是不科学?别人都是傻子,就你厉害是吧?”

    陶晚晴闻言委屈说道:“姨丈,你不用扣我大帽子吧?”

    王飞怒道:“你不就是这样的意思么?”

    陶晚晴不说话了。

    这是默认

    ?王飞愈发恼怒,是的,陶晚晴指责的是陆鸿,但是打击面过广。他们南方医科大设了中医学院,虽然规模不是很大,上千人还是有的。而且这些学生都是从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遴选出来,就算不是顶级精英,那也比一般的学生要聪明许多。

    按照陶晚晴的意思,信中医的都不科学,岂不是要打这些学生的脸?最严重的是,是打了医科大学所有领导的脸面!那是**裸地说学校领导胡来呀,不然设中医学院做什么!

    身为学校领导高层之一,王飞听了这些话不生气才怪。管你是不是外甥女,管你是不是还有外人在场,管你是不是女孩子,该骂的还是要骂。

    骂完,王飞继而面向高兰不虞说道:“你看看你的外甥女,都成什么样了?满嘴胡言,放肆狂妄!我平时就让你多教育她,你不信,说什么年轻人就该有自由思辨的思想。她那是思辨吗?我看完全是盲目冲动!一个女孩子家,学人家打打杀杀,我看她练武把人都练傻了!”

    高兰连连苦笑,说:“讨论就讨论,生那么大的气干嘛?”

    “对对。”陆鸿也附和,他不能让人家两口子因为两个年轻人的矛盾产生家庭纠纷,“王主任,不用生气。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人就更不可能了,谁都不能强制两个人的思维相一致嘛。说实在的,陶会长今天的话激了我兴趣。要不这样,我们一边吃,一边讨论,就当是我与陶会长的辩论。怎么样?”

    “这个好。”高兰赶紧答应,“我虽然不同意你的意见,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小陆觉悟就是高呀!”

    高医生的赞叹完全出于真心,她是真的要高看陆鸿几眼了。她外甥女说的话确实过分,她以为陆鸿年轻受不住激会发飙,要么翻脸,要么一言不合就走人。没想到陆鸿依然和颜悦色,反而宽慰生气的王飞。

    “这年轻人了不得!”高兰目光闪亮,心里连连发出赞叹。

    王飞看陆鸿当事人都如此大度,自然也不会发飙,重新拾起桌上的筷子,看着陶晚晴说道:“小丫头,你多跟人家学学,别动不动就急吼吼说三道四的。”

    陶晚晴委屈死了,怎么里里外外她都不是人了?她只不过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而已,又没有杀人放火,怎么搞得她众叛亲离了?

    连自己的亲戚都不帮她,反而去帮陆鸿这个外人,陶晚晴实在想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难道姨丈和小姨被陆鸿灌了什么**汤?

    不满瞥了陆鸿一眼,看到他一脸微笑招呼大家吃菜,陶大校花心里更不爽了,心想:“还想和我辩论?行!等一下我就虐死你,看你怎么难堪!”

    夹起一块肉,陶晚晴樱唇微张就放进嘴里,咀嚼的动作却大为不淑女,用力之大,几乎就像和那块肉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也许,她把那块肉当陆鸿了吧,恨不得啖肉喝血!

    几人在沉默的氛围下又吃了几分钟的饭菜。

    扒了大半碗饭,陆鸿把筷子顿在饭碗里,忽然问道:“陶会长,你说你们有受过中医方面的伤害,那你怎么会对中医有那么大的仇恨呢?”

    闻言,陶晚晴还没说明,王飞倒是笑了。

    在座之中,与陆鸿打交道最久的是王飞,也是对陆鸿性情最为了解之人。

    别看陆鸿与人无害的样子,王飞却知道他才高气傲,有一种不容人质疑的自信。

    这样的人,自然是不大容忍得了别人的挑衅的。刚才陆鸿没有生气,还劝他王飞不生气,无非是看在主人的面子上罢了。

    能忍下来已经不容易,更何况要长久忍耐?

    果然,陆鸿连一碗饭的时间都撑不住,就开始质问陶晚晴了。

    “大家……”高兰想开口让大家先把饭吃完再说,两说出两个字,脚下就被她对面的王飞踢了一脚。

    高医生疑惑看向丈夫,却见他微微摇头,示意她不要做声。

    “行。我们一边吃一边说。”高兰改了口,又揶揄了一句,“我们两个老家伙不设什么立场。我们呢,主要是听和吃。你们要说什么就说吧,只要别打起来就行了。”

    陆鸿闻言呵呵一笑:“高医生放心,我很少欺负女人的。”

    “欺负?”陶晚晴放下筷子冷冷一笑,“你以为我好欺负吗?”

    陆鸿淡笑:“这话估计你平时和不少人说过。但是对不起,放我这里就不成立了。你那什么黑带三段的方天洪都不是我的对手,你呢,多少段?”

    陶晚晴这才想起坐在多面的家伙不是一般的男人,论武功还在她之上,不是她平时撂狠话的对象。

    “你不是要辩论中医的问题吗?”陶晚晴忍下气,转移话题。

    陆鸿正色说道:“我不是要和你辩论什么。我是要让你认识到你对中医的理解有多么的荒谬,多么的谬误!”

    陶晚晴冷笑:“就凭你们那些玄乎的理论吗?”

    “我们可不玄乎,中医有一套能够自圆其说的体系!”陆鸿反驳。

    陶晚晴还是冷笑:“那你们能进行证伪吗?”

    “证伪?”陆鸿愣了一下。

    “不能了吧!哈!”陶晚晴笑中带着不屑,“你那所谓的自圆其说,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就是一些玄乎得让人晕乎的东西!什么天人合一,什么阴阳变化,什么五行相克相生,什么寒热病症,扯起对立统一的东西倒是头头是道,好像理论很牛的样子。但是一让你们让你们证伪,你们立刻就痿了!为什么?因为一旦证伪就能证明你们不科学!说什么科学的体系,那也不过是伪科学罢了!不是吗?怎么,不服?不服你就给我证伪呗!”

    陆鸿眉头紧凑。

    陶晚晴呢,一副吃准了陆鸿无法证明的样子,说不出的高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