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做给你看
    陶晚晴叫嚷着让陆鸿来一场中医的证伪,不然的话,中医就是不科学或者伪科学。

    什么叫证伪?

    陆鸿曾经接触过这个概念,大概就是说你提出的东西,你要拿出实质的材料来证明它是真的还是假的。

    证明是真,是证伪;证明是假,也是证伪。

    陆鸿皱眉的原因是,这方面中医真的有些弱势。中医虽然有自己的体系,不过体系更多建立在经验基础上,而不是实验架构上。

    神农尝百草的传说,听上去很感人,但却指出了中医的辛酸——要用口来尝试哪些草有毒,最后用嘴巴的体验来总结成一本本医书。几千年下来,其中不知道死了多少医者和患者!

    经验的东西虽然很好用,但是用到医学上,却容易成为别人攻击的对象。这也是很多人用无法证伪来贬低中医的理由。

    陶晚晴今天很明显就利用了这一点,让陆鸿陷入无法辩驳的境地。

    “怎么,大的方面证明不了?”陶晚晴似笑非笑,“那我们就来小一点的知识吧。比如这个穴位经脉,你能给我解释得清楚吗?”

    陆鸿苦笑说道:“你如果非要较真,那我还有什么可说的?中医当然有很多糟粕的地方,但你也不能一竿子打死呀,它还是很有用的!”

    陶晚晴正色说道:“你说有用,有什么用呢?就说刚才的穴位经脉,还有你这个针灸,有依据吗?”

    陆鸿凭着自己了解的知识说道:“怎么没根据了?我记得小鬼子就有研究这方面的课题。他们用电击穴位的办法,找出了人体身上能感应到电流的穴位,正和我们中医的穴位经脉相通呢!”

    陶晚晴嘿的一笑:“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好不好。神经元这东西是人家西医研究出来的,人体各个部位因为神经元有反应,是很正常的是,根本和你们玄乎的中医没什么关系。再说了,就算有些部位相通能感应,那也只是局部而已,就算命名,也只能搞出几十个穴位,哪有像你们所说的三百多穴位。搞得好像你们很专业很精细一样。”

    陆鸿语塞,半晌说道:“我们古代很喜欢用概数的,也喜欢用十全十美的数词。十百千什么的,可以不用当真。比如说三,有时候就代表了所有东西。三生万物嘛!”

    “这个确实可以理解。”旁边的王飞忍不住附和陆鸿。

    高兰不依了:“王飞,你别多嘴行不行,我们说好只听不发表意见的!”

    王飞气道:“晚晴明显是欺负人好不好!理论啊实验啊确实是中医的短板,你拿这个来否定一切,太绝对,太极端,谁都看不过去呀!”

    陶晚晴反问:“姨丈,如果学中医的人都无法说服自己,拿什么要别人相信呢?”

    王飞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不爽地说:“行,我就看你能怎么掰!”

    陶晚晴说道:“我这不是掰,我是很认真地在讨论学术问题。陆鸿,你刚才说是概数是虚数,还说不要当真。这我就不同意了。学医的人如果没有较真的心,什么都马虎,什么都随便,岂不是要治死病人?这还有医德吗?这是医生该有的道德吗?”

    陆鸿可不戴这个大帽子,道:“陶会长,你不要吓唬我。中医虽然有句话叫是药三分毒,但是中医的毒和你们西医的毒可不是同一个概念。西医也许吃错一颗药会死人,中医如果不是特别猛的药,吃起来至多没有效果罢了。至于反效果,那就是辨证医术的问题,不是中药的过错。会吃死人的譬如砒霜什么的……说到这个,就要肯定我们那些祖先的功绩,正是他们用生命的代价给我们辨别了哪些药能吃哪些药会死人!对于他们用生命去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我们凭什么不去珍惜?中医也正是如此!”

    “你和我说药?”陶晚晴避重就轻,微微坐直了身子,“那我们就来说说这药。你知道我是学什么专业的吗?”

    陆鸿哪里会知道,想开口问,但又担心陶晚晴这个问题设了什么陷阱,犹豫一阵,有些发愣。

    别怪他多心,只因陶晚晴似笑非笑的表情,怎么看都有些吓人。

    “小陆,晚晴是学医药专业的。”高兰开口为陆鸿解围,“并不是什么高深的专业。学得好,学得尖,钻研深,也许能做个医药发明家。不过这需要很高的天赋,也要付出很多汗水,没有几个人能做到。学得不好,毕业后要么在医院做个药剂师,要么就是到外面为医药公司跑业务。总之是比不上临床专业那么厉害的。”

    陶晚晴闻言不满意了,说道:“小姨,你这是要打击我的信心吗?什么叫跑业务没什么厉害的?我再怎么平庸,那也是一个合格而科学的医药人,不会拿不知所谓的中药去忽悠人!”

    陆鸿忍不住反击说道:“陶会长,你这话不合理吧?药剂学,貌似也有很多中药知识的。各种中成药,各种复方药,不是中药吗?”

    “你确定可以把这些药统称为中药吗?”陶晚晴反问。

    “嗯?”陆鸿愣了一下。

    陶晚晴嘿嘿笑道:“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但是我告诉你,你的说辞根本不成立。你不能把用植物来做的药都叫中药吧?西药也不全是合成药,人家一样会在植物或者动物身上提取某些元素来制药。难道从植物里经过提炼、合成的药物,全要叫中药吗?我研究的药剂,哪怕只是一瓶当归剂液,也是经过科学的研究、复杂的工序、精准的提炼,这当然是科学的药剂,不能和没有数据支撑的中药混为一谈!”

    陆鸿哼了一声:“我没有说所有的药都是中药。但是中药的用途是经过千百年的经验总结出来的,你也不能因为没有数据就抹杀了它的作用吧?要说数据,几千年的试药炼药,无数先贤用生命去证明哪些药治什么病哪些药有毒,算不算是统计学里的一个说法?有这些统计做数据,算不算科学?”

    “还狡辩?”陶晚晴不停翻白眼,“寻常人视西药如猛虎,总说有什么副作用。诚然,副作用是有的,但是经过大量实验的西药用数据来证明出副作用,却是让医生明白药该怎么用。你知道医生最怕的是什么吗?不怕药有副作用,而是怕你来一句副作用尚不明确!”

    陆鸿语塞了,“尚不明确”确实是现在市面上很多中成药的标签。

    “我还是那句话,我不排斥用现代技术手段来验证中药的成分和作用或者副作用,但是我反对一昧地排斥中药。正如我刚才所说的,我们用几千年无数人的努力去证明了哪些药能吃哪些不能吃,这就是最大的功绩!中药能存在数千年,肯定有它值得称道的地方。德国的黑格尔说过,凡是存在即为合理。”

    陶晚晴扭头对王飞说道:“姨丈,你也听到了,我和他说数据说科学,他要和我谈什么哲学。这是词穷要转移话题吗?”

    王飞面无表情说道:“人家小陆说得很有道理。中医存在数千年,我们国人就凭这些草啊木头什么的治好了多少病患!能屹立数千年不倒而传承下来,谁敢一句话抹杀?你不要忘了,一千多年前,当西方还在为一个流感死伤无数而惶惶终日的时候,我们已经可以运用伤寒论靠着几块姜和桂枝之类的东西救人了。”

    陶晚晴撇撇嘴说道:“我就知道你会帮着他!我也就知道你们会抬什么中医有多么辉煌的过去来说事!我和你们谈科学,你们和我谈哲学;我和你说数据,你们和我谈历史。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那就别说了。大家赶紧吃饭,菜都凉了!”高兰拿起筷子招呼,开始和稀泥了。

    陶晚晴更不爽了:“小姨,我看你们就是容易被人忽悠。针灸几天就治好神经衰弱的话你们都信,除了说你们容易受骗,还能说什么呢?”

    陶校花说到最后又开始打击陆鸿了。

    总之一句话,在她眼里,陆鸿就是一个大骗子,靠嘴巴忽悠取得了她小姨和姨丈的信任!

    陆鸿自然是不会接受这样的言辞,他仔细看着陶晚晴,缓缓说道:“陶会长,你说的很对,没有什么好说的。因为说是没有用的。为了证明我的清白,那我就做给你看吧。”

    “做?”陶晚晴有些不明白陆鸿要做什么。

    “你伸出手来就知道了。”陆鸿淡淡说道,一副不容置疑的语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