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病治有缘人
    “你要做什么?”陶晚晴有些受到惊吓。

    陆鸿让她伸出手去,她无法理解这和做有什么关系,难道是想打她?

    嘴上说不过就动手,君子动手不动口?

    陶晚晴不能不用阴暗的心理去揣测陆鸿,在她看来,陆鸿已经被他说得词穷了,根本就辩不过她。

    这是要图穷匕见的节奏呀!

    看到陶晚晴收拢着双手,一副害怕的样子,陆鸿哭笑不得说道:“你紧张什么,我又不吃人。”

    “那你要干嘛?”陶晚晴还是很担心地问。

    旁边的王飞倒是有些看出眉头来了,笑着问:“小陆,你是打算露两手给晚晴这丫头看看?”

    陆鸿点头说道:“说不过,只能做给她看了呗。我这个人一向喜欢用事实来说话,事实胜于雄辩嘛。用事实来让对方无话可说,是我最喜欢看到的事情。”

    王飞哈哈笑道:“你这风格很有你的特色。别人我不敢说,总之我是领教过你的手段的了,确实让人无话可说。”

    高兰闻言也饶有兴致的样子,说道:“小陆要切脉吗?我很感兴趣哦。总听我们家王飞说你多神奇多厉害,闻名不如见面嘛。”

    “高老师客气了,客气了。”陆鸿谦虚摆手。

    陶晚晴这时候也算是听明白了,她柳眉倒竖,极其不高兴,啪的一声把筷子拍桌面上,恼怒说道:“陆鸿,你是要诅咒我吗?你要给我把脉,是诅咒我生病?你就算要表现,也找一个合适的人!”

    说着,她瞄向了陆鸿旁边坐着的王飞。

    王飞见状怒道:“陶晚晴,你什么意思,你没病,我就有病了?”

    陶晚晴哼了一声:“不是姨丈你深信陆鸿可以治你的病吗?没有病,你信他干嘛?”

    “我已经好了!彻底好了!”王飞额头青筋都露了出来。

    “这点我可以证明。”高兰附和,“晚晴,你姨丈神经衰弱的症状真的已经消失了。休息好,睡的香,基本上没说明大碍了。就算没有好彻底,也是在康复痊愈之中。”

    “你们果然被这陆鸿洗脑了!”陶晚晴大为不满,“你们都没病,就我有病?你们有没有搞错,我那么年轻,能有什么病?别说病,我天天练武,不知道有多健康呢,一年到头,连小感冒都难得一见!如果是感冒……呵呵,还用把脉吗?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好不好!”

    王飞与高兰面面相觑,他们外甥女说得好有道理啊,他们为了见识陆鸿所说的本领,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尴尬一笑,高兰为难看着陆鸿,道:“小陆,我们这里一下子没有病人,你看……要不,哪天你和晚晴到我医院,我找些病人让你们实验一下?”

    陆鸿还没说什么,陶晚晴却是冷笑了:“又来这一套!陆鸿,你故意的吧?明知道这里没有你发挥的余地,特意要搞什么望闻问切,没有实验对象,也就无法证明你是错的。你也太会为自己找台阶下了吧!”

    王飞不高兴说道:“陶晚晴,你又开始胡闹了是吧?”

    陶晚晴哼哼说道:“我在陈述一个事实。”

    陆鸿今天大有唾面自干的风格,没有理会陶晚晴的讽刺,面向一脸抱歉的高兰,淡笑说道:“高老师,也不用别的日子别的人了,就今天吧,也就我们这些人。”

    “嗯?”高兰有些不解。

    “小姨,他又在诅咒我们有病了。”陶晚晴反应迅速,赶紧告状。

    陆鸿解释说道:“人不是神仙,都吃五谷杂粮,是所谓病从口入。既然无法辟谷,无论你怎么保养,人的身体大大小小都会有些毛病的。这个东西可不分年龄大小,更不分老幼。”

    陶晚晴炸毛了,嚷道:“陆鸿,你故意气我的是不是。非要说我有病?”

    陆鸿反问:“有没有,你给我看过不就知道了?”

    陶晚晴语塞了一下,继而说道:“姑奶奶的手是可以随便让人摸的吗,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要占我便宜?现在大把医生打着给病人检查身体的名义大行猥琐之事。”

    “我不是这样的人。”陆鸿强调一句。

    “谁知道?”陶晚晴冷笑。

    “晚晴,你越来越过分了!”这下连高兰都听不下去了,呵斥外甥女,指了指自己说道,“我这个正牌医生还在这里呢,有你这么编排医生这个职业的吗?”

    陶晚晴自知失言,连忙补救说道:“小姨,我有没有说你。我说的是那些猥琐的男医生!”

    高兰正色说道:“男医生也没有你说的这种情况!至少,我医院的那些男医生,都是尽职敬业的人。别的地方偶尔出一两个败类,你也不能一竿子打死呀。医生累死累活已经很不容易了,你是学医的,也要像别的人不懂事理起哄吗?”

    陶晚晴赶紧道歉:“小姨,我没这个意思,我只是……行行行,是我的错,我不该说这话。我收回还不行吗?”

    “噗!”陆鸿笑出生声来。

    “你笑什么!”陶晚晴柳眉倒竖。

    陆鸿耸耸肩说道:“我听说过话出如风,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没听说过还能收回的。”

    陶晚晴瞪他一眼,说:“没听说过女人的话信不得吗?”

    陆鸿瞠目,服了!

    顿了顿,陆鸿问道:“没有了猥琐的说法,所以……可以伸出你的手来了?”

    “休想!”陶晚晴翻了翻白眼。

    陆鸿笑道:“这是你不给我证明自己的机会,不是我没有证据。那你就不能说我忽悠谁了。”

    陶晚晴不爽了:“你凭什么要给我把脉?你给你自己切一下也行呀!”

    “医者不自治。我的脉搏和我心跳相同,用我的手,我怎么把脉?我听到的都是自己的心跳声,怎么辨别病症?”陆鸿失笑不已。

    “这就是你们中医的失败之处。若是西医,想知道自己有什么病,来一个检查就行了。抽血也好,拍片也罢,都能一目了然。”陶晚晴不忘挖苦陆鸿的专业。

    陆鸿淡然解释:“抽血会痛,拍片有时候会辐射身体。一套程序下来,费时费事伤身体。”

    “借口!”陶晚晴冷笑。

    陆鸿叹了一口气,道:“药医不死病,病治有缘人。你不信,是你的损失,我无话可说。”

    “你就忽悠吧!”陶晚晴又翻了一下那双美丽的眸子,尽给陆鸿白眼。

    陆鸿笑笑,打算不辩解了。

    “小陆……”最了解陆鸿的王飞忽然出声,他一脸的疑惑,还有淡淡的担忧,“你……是不是觉得晚晴这丫头身体有什么难以觉察的毛病?”

    语出惊人,也着实吓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