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校花的病
    王飞果然不愧是在座之中与陆鸿接触时日最多最久的人,对他的了解,也最为深刻。

    陆鸿让陶晚晴伸手出来说要切脉,王飞一开始因为两人是意气之争,并不在意。

    但当陶晚晴一再推辞,陆鸿连连叹息,还说什么病治有缘人的话,王大主任心里咯噔一声,意识到不妙了。

    他知道陆鸿不是那种话多之人,更不会无的放矢,特别是涉及到人的身体与医疗问题时,陆鸿更是专业而严肃。

    现在陆鸿说那么多,还一副规劝陶晚晴的样子,王飞不能不多想了。

    他怀疑陆鸿看出陶晚晴身体有毛病——怎么看出来的?他当然不知道,如果是往常,他也不信。然而经过陆鸿的治疗,他那神经衰弱的症状完全消失后,王飞对陆鸿就有了一种难以言说的信任。

    你说不科学也好,你说迷信也罢,哪怕你说他被洗脑,他也认了!

    所以,他直接问陆鸿陶晚晴的身体是不是有毛病。

    这话出来,陆鸿除了微惊,倒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反应,只是不说话。

    王飞对面的高兰则是一脸惊讶,还有担忧,急道:“不会吧,王飞……小陆……”

    她慌乱了!

    陶晚晴则是一脸惊愕,她张大嘴巴,震惊中有不解,不解中有不信,不信中有愤怒。

    “陆鸿!”

    砰的一声,陶晚晴拍案而起,指着陆鸿说道:“你太过分了!我不过是说你两句,你倒好,真把我给诅咒了!我有病?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你以为我是好骗的吗?你以为我会像姨丈他们一样相信你吗?”

    这话连王飞都打击到了,说得好像他很好骗似的。

    由此可以看出陶晚晴是真的无比生气,之前陆鸿说切脉,她以为是实验,至多是嗤笑一声而已。

    现在倒好,陆鸿直接连脉都不把了,言之凿凿说她有病,那神情,那语气,不明白的人还以为她得了什么绝症呢!

    在陶晚晴看来,这是人身攻击,和诅咒没什么两样。她没有第一时间上去用她空手道的功夫与陆鸿大打出手,已经是看在王飞和高兰的面子上了。

    指着陆鸿鼻子骂,算是很客气了!

    陆鸿面不改色,淡淡说道:“陶会长,讳疾忌医是不对的。我想扁鹊与蔡桓公的故事你应该不陌生吧?”

    “你……”陶晚晴气得嫩脸通红,瞪着陆鸿要吃了他的样子,最后,满腔悲愤化为一声叫嚷,“小姨,你听到了,这就是你请的客人!我看他巴不得我立刻就死掉呢!”

    “这个……”高兰满脸尴尬,极是为难,只能拿眼去看丈夫。

    王飞脸色却更忧虑了,转头问陆鸿:“小陆,你确定没看错?”

    陆鸿淡笑:“**不离十吧。王主任应该还记得我说过的扁鹊三兄弟的故事吧?”

    王飞嘴巴微张,心里拔凉,半晌说不出话来。

    扁鹊三兄弟的故事,王飞此前从书上看过,惊奇的同时,他只把这故事当传奇来看。也就是说,他以为扁鹊在吹牛,或者在抬举自己三兄弟,又或者是后人杜撰骗人的。

    他至多是将信将疑,但陆鸿的出现打破了他这一固有观念,说是印象深刻也不为过。

    当陆鸿第一次见他,一口咬定说他有神经衰弱,原因是可以从他的外表上看出来,王飞就无法淡定了。

    如果陆鸿只是说说,他还能认为对方只是信口雌黄,然而陆鸿不单说,还能用实际行动把他的神经衰弱给治了,那王飞就只能对陆鸿全是信服的姿态了。

    现在听到他说自家妻子外甥女有病,还用扁鹊的故事来提点他,王飞就更为担忧。

    “姨丈,这大忽悠的话你还要信吗?你看我全身上下哪一点像是生病的样子?”陶晚晴看到王飞动摇的神色,急忙推掉身后的椅子,想要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健康。

    “陶晚晴,你给我坐下!”蓦地,王飞阴沉着脸大喝一声,把所有人都吓住了。

    陶晚晴还真没见过王飞这等阵势,不由僵住了身体。

    王飞给高兰使了一个眼色,后者赶紧把陶晚晴重新拉回座位。

    看着生气不乐的陶晚晴,王飞又看看旁边淡然不说话的陆鸿,不知道为什么,王大主任只觉得一个脑袋两个大。

    眼前的两人虽然年轻,却都不是省油的灯。

    一个是青春靓丽的校花,却偏爱舞刀弄剑,动不动就大打出手,实在让人头疼。

    一个年轻有才,却有些高傲,对人都是爱理不理,好像别人欠他几千万似的,非常难打交道。

    王飞虽然是长辈,然而两人一个是他妻子的外甥女,一个却是他的恩人,怎么说都不好啊。

    “唉!”思虑一阵,王飞长叹一声,目光还是定在陶晚晴身上,无奈说道:“晚晴啊,你也是学医的,当然清楚生不生病,和年龄无关,也和身体无关。很多年轻人,看上去健康,其实有病也不自知。”

    陶晚晴闻言又失望又委屈,道:“姨丈你竟然相信外人,说我有病?”

    王飞正色说道:“小陆在中医方面很有天赋,他就在你面前,有没有病,你给他诊断一下不就行了吗?没有,皆大欢喜;有,那就提前治。”

    陶晚晴撇撇嘴,很想反驳,不过看到王飞苦口婆心语重心长的样子,她反而不忍心了。

    王飞对她点点头,又转头向陆鸿说道:“小陆,你们年轻人闹归闹,但是涉及到医学,那就要严肃而坦诚。是不?”

    “当然。”陆鸿回答得很干脆,他明白王飞的意思,那就是让他不要把个人情感带到治病救人上来。

    对待陶晚晴,有病就是有病,不能夸大,也不能隐瞒;没病就是没病,不能因为有恩怨就吓唬人家。

    王飞满意点了点头,继而小心地问:“小陆,你觉得会是什么病,严重不?容易调理或者治疗吧?”

    陆鸿瞄了一眼陶晚晴,从她脸上看到不服气的神情,还愤恨瞪着他。

    淡淡一笑,陆鸿缓缓说道:“陶会长肺不好。”

    “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