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握上了校花的小手
    “你要她的手,我给你!”

    高兰说这话时斩钉截铁,还有一种不容拒绝的气势。

    高医生转变如此之快,陆鸿有点发懵。再看陶晚晴愤懑的表情,陆鸿又有一种做了坏人的感觉。

    现在怎么看高兰都像当年的燕太子丹,他陆鸿就是那个鼎鼎有名的刺客荆轲,只因为他说那一双手好看,太子丹就把一个妙龄女子的手砍了下来,送给他做礼物。

    如今,高兰只差没有冲进厨房拎出菜刀一砍而下了。

    “小姨,你做什么呀!”陶晚晴不依地挣扎,想抽出她的手来。

    高兰却死死抓住她的手腕,不让她得逞,闻言还瞪了她一眼,说:“晚晴,你别闹,听小陆的,让他看看。有病就治,没病嘛就更是好事。他只是看一下手而已,你又没有什么损失。”

    陶晚晴撇嘴说道:“我不是怕病,我是不相信他而已。”

    “不信也得信!”高兰不容她的外甥女任性下去了。

    实在是陆鸿说得太恐怖了,又是武道,又是岔气,还什么连续击打……想想就让人担心。

    作为陶晚晴的小姨,高兰不允许她在自己面前出事!

    “小陆,来,你要怎么做,尽情施展吧。”高兰给了陆鸿一个坚定的眼色,让他不要怕,尽管做事情。

    她也颇为期待陆鸿要在陶晚晴的手上做什么,毕竟对方说不是把脉——既然不是望闻问切的切,那还能是什么呢?要怎么证明陶晚晴确实有病?

    陆鸿笑了笑,看看陶晚晴,发现对方气鼓鼓地瞪他,不由说道:“高医生,我说了,药医不死病,病治有缘人。这不单是字面上的意思,它还包含两种意义。一种是治病的人有自信,需要技艺高超;第二种是病人要相信医生。不信医生,不信药,不信别人能治他,那还有什么意义呢?我看就是神丹妙药,都不一定能治他。”

    高兰却是不同意说道:“小陆,你别废话,管他呢!我说看就看,你那么啰嗦做什么!”

    陆鸿还是摇头,瞥了陶晚晴一眼,没有动作,继续说道:“要不我们再谈谈刚才提到的练功的话题?其实现在的人练功容易受伤,是因为很多武功只有武没有功。功是什么?功法!也就是所谓的内功。”

    “内功?”陶晚晴哈的一声笑了,“你武侠看多了吧!”

    陆鸿淡定说道:“我所说的内功,是说炼气术。武功有武无功,至多只能说是练些外功而已。外功之道,无非是外练筋骨皮。筋骨皮嘛,一旦操练得多,总会有所损伤。损伤过多,又不知休养,就会有性命之忧。知道李小龙为什么死得那么早么?就是因为他急于求成,不停地锤打自己的身体,身受内创,也就一命呜呼了。”

    “你别吓唬我!我才不信呢!”陶晚晴叫了起来。

    说是不信,声音的气势却弱了很多。

    她是练武之人,就算不懂古武术,也听过不少练功练残身体的事情,陆鸿说得好像她就要一命呜呼似的,作为一个年轻漂亮的女生,她不害怕才怪呢!

    高兰也被吓得不轻,紧张说道:“小陆,有那么严重?你看吧,死丫头,我就说没事别去舞刀弄枪的。你女孩子,就该安静一些!”

    陶晚晴哼道:“小姨,他在危言耸听。这种话你也信。如果练功能练死人,那么多人练武,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了!”

    陆鸿侃侃说道:“一般的武功当然不会有这种情况,就看个人态度而已。空手道勇猛有余,柔劲不足,女人去练,肯定要用加倍的时间与精力才能练得好。陶会长能拿到黑带段位,想必付出了很多的心血吧?就是你日夜操练,身体得不到休息,暗伤自然也就日积月累了。”

    陶晚晴大怒:“你又诋毁我们空手道?”

    这下,她就是想相信陆鸿也难了,如果这话传出去,别人都以为空手道会练死人,那她这个空手道社团会长还能做下去吗?

    这是要妖魔化他们空手道的节奏!

    陆鸿摇摇头说道:“我不诋毁哪家武功,我只是说事实罢了。不单你们空手道,跆拳道也会,甚至我们国内的很多流派武功,也有这个缺陷。不过呢,人家有些练武之人懂得保养,刚柔并进,自然不会有这些问题。”

    陶晚晴冷笑不已:“我知道了,你这是要标榜自己练的武功有多么高明多么厉害吧。”

    陆鸿很老实地说:“我的武功确实很厉害。”

    陶晚晴嗤笑:“你说太极吗?就你那软巴巴的太极拳?”

    “此太极非彼太极。”陆鸿笑了笑,“你说软巴巴,不也把你们勇猛的高手打倒在地上吗?”

    陶晚晴顿时不说话了。

    王飞赶紧插话说道:“晚晴,小陆是个高手,这事你无法抹杀。我们学医的人讲究达者为尊。我想你们学武的应该也不例外。那么,既然人家走在了前面,何不信一信人家所说的道理呢?”

    陶晚晴紧咬红唇,说不出话来。

    陆鸿见状继续说道:“看在陶会长也是练武同道中人的份上,我今天就和你说说刚柔的道理。武技这东西,在远古,肯定是先民从抵御、捕杀猛兽时总结下来的身手功法;再后来,就是战场厮杀了。所以,在古代,武技以杀人为先,讲究实效。随后,慢慢发展到今天,流派众多,各种花样也就出来了。”

    “这些我都知道,你到底想说什么!”陶晚晴不满嘟囔一句。

    陆鸿耸耸肩,道:“你所了解的,肯定是看到厉害的武功都是又快又猛的,以为这样才能打倒敌人。是不?”

    “难道不是吗?”陶晚晴反问。

    陆鸿先是点头,继而摇头:“是,也不是。我刚才说武技讲究实效。实效这东西,又快又猛又准,当然是其中一道。但是谁说阴柔就无法达到自己的目的,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呢?你攻势猛,我守御紧;你力道强,我用劲柔。一阴一阳,一刚一柔,都是武道。有刚无柔,把劲用到极致,是要反噬身体的。”

    陶晚晴眉头紧皱:“你是要和我谈哲理吗?”

    陆鸿大笑说道:“武道武道,练到极致,几于道。为什么不能是哲理呢?过刚易折的道理,谁都应该懂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这又是反面说柔的厉害之处了。老子有云,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柔弱莫过于水,攻坚者却莫能胜之。所以说柔能胜刚,弱能胜强。武功一道也是如此。该刚则刚,能柔则柔。刚柔并进,能柔能刚,这才是上道。”

    陶晚晴完全没有强硬的气势,听得很认真,却似懂非懂,看到陆鸿停下来,赶紧问道:“陆……陆鸿,你的意思是说,别人都练错了,就你没错?”

    陆鸿哪敢说这样的大话,连忙摇头说道:“武学之道,博大精深,谁也不敢说掌握了至理。其实人家刚猛的武功也有阴柔的时候,掌握了其中的奥妙,武道就能有成,不过很多就是不传秘法了,非一般人可学。反过来也是一样,柔的武功也有刚的时候,否则像你说的,软巴巴的动作,怎么杀敌制胜?”

    陶晚晴若有所思,深深看了陆鸿几眼,忽然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说只有我练错了,所以我身体有毛病。是吧?”

    陆鸿耸耸肩,没有说话。

    陶晚晴忽然用另外一只手搭在握着她的高兰的手上,稍微用力,就把自己的手从高兰手中抽了出来。

    “晚晴……”高兰急了,以为外甥女又要任性了。

    “来,你证明给我看吧!”高兰很意外听到陶晚晴的话,双眼大睁,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只见陶晚晴素手横挪,进一步递到了陆鸿的面前。

    陶晚晴的手不白,却也不算黑,看上去弹力十足,而且竟然没有练武之人的粗壮,纤细有致,配上她的容貌,绝对是天底下大多数男人都想握上去的存在。

    陶校花今天一身休闲服装,南国的天气还热,她上身是一件短袖t恤,因此大半条粉嫩的手臂露了出来。

    她往前倾过来伸手,使得她上半身压在桌子边缘,挤压的动作,顿时有一股涌动涌入了陆鸿的眼帘,搅得他双眼都花了一下。

    特别是陶晚晴递到眼底下的右手,近在咫尺,陆鸿甚至闻道了一丝丝淡淡的香味。不知道是香水的味道,还是少女特有的体香。无论是什么,都让人心猿意马。

    总之,他这一刻要长长的深呼吸才能淡定下来。

    “你不是要证明吗?证明给我们看吧!”看到陆鸿发愣,陶晚晴忍不住催促。

    陆鸿惊醒过来,低垂眼帘,长吸气镇定下来,缓缓伸出右手,慢慢地搭在了陶晚晴的手腕上,微微一沉,稍稍用力,拇指在她的手腕上摁了下去。

    “啊!”倏地,陶晚晴尖叫一声,整个人都软了一些,就好像她的手腕被烫了一下,火燎火燎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