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神门穴的作用
    “啊……”

    陶晚晴叫得很大声很响亮,有一种痛苦的感觉。

    她眉头皱在了一起,脸色有些发紧,整个人心呼吸都为之一滞,左边胸口一阵阵法疼!

    她吓傻了,怎么陆鸿在她手腕处轻轻一按,她却整个人都不舒服了呢?

    看到陶晚晴双眼发直,坐在她旁边的高兰紧张了起来,连连问道:“晚晴,你怎么了?晚晴……”

    直时候陆鸿已经缓缓收回了他的手……说实在的,他只是用两根手指在陶晚晴的手腕上搭了一下,都不算有什么肌肤的接触,更说不上有什么感觉。

    陶晚晴回过神来,艰难地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姨,结巴说道:“小姨,我……我感觉有些不对劲……”

    “不对劲?哪里不对劲?”高兰更紧张了,伸手去掰陶晚晴的肩膀。

    陶晚晴疑惑又复杂地看了看陆鸿,心里的感觉说不出来。

    她要怎么说呢,总之陆鸿的手在她手腕一按压,她感觉一股力道窜了进来,透过她的手腕,从手臂传导到大脑,先是整条手臂发麻,继而神经都为之一颤,最后是各种不舒服纷至沓来。

    她甚至感到恶心想吐,心脏悸动,胸口发疼。

    她无法理解这是什么感觉,反正是很不舒服就对了。这感觉她从来没有体会过,却也知道不正常,所以她反而有些发慌了。

    高兰看问不出什么来,拿眼去看陆鸿,急道:“小陆,这是怎么回事?”

    陆鸿笑了笑,晃了晃手指,道:“我就是用事实证明陶会长身体真的有毛病而已。”

    “有病……”陶晚晴苦涩咀嚼两字,说不出话来了。

    高兰却是恼了,声调高了许多:“小陆,别跟我们打哑谜了,赶紧说清楚!”

    王飞也说道:“小陆,别吊我们胃口了。你就说说吧,不然你高老师生气,我可保不了你。”

    陆鸿不答反问:“陶会长,你现在是什么感觉,刚才又是什么感觉?”

    “现在……没事呀。”陶晚晴秀美紧蹙,“刚才,怎么说呢……”

    “是不是感到胸口发疼,呼吸困难?”陆鸿直接给出了答案。

    陶晚晴艰难点头,默认了陆鸿的说法。

    陆鸿一本正经说道:“所以说嘛,你肺有问题。没有问题,怎么会呼吸困难呢,胸口又怎么会发疼呢?”

    高兰顿时越发紧张,双眼紧紧看着陆鸿,说:“小陆,不会有什么大碍吧?”

    陆鸿摇头说道:“我刚才说了,人的身体各处都是关联在一起的。我刺激了陶会长的手臂的某个穴位,与之关联的肺就会起反应。肺部有病,反应就越激烈。”

    “我的肺……”

    “难道陶会长还认为我在信口雌黄吗?”陆鸿打断了陶晚晴的说辞,一口咬定眼前的事实,“我虽然没有精细的x光来给陶会长检查,但我却用中医的方法来验证出结果。陶会长还不信吗?”

    “我……”陶晚晴看看几人的脸色,无法辩驳了。

    高兰才不管什么法子,她更关心自己的外甥女,顿时严肃说道:“晚晴,你别闹了,你的身体最重要!小陆,你说,要怎么办?”

    陆鸿忽然笑了。

    不知道为什么,王飞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他觉得陆鸿笑得有些别扭。

    “小陆,你确定你的诊断没有问题?”王飞认真地问陆鸿。

    陆鸿瞪大了眼睛,问:“王主任也不相信我了?”

    王飞赶紧说道:“没有不相信,只是……只是……”

    他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只是什么,王飞,你能不打岔么!”高兰瞪了王大主任一眼,他顿时不好说什么了,只是狐疑地看着陆鸿。

    陆鸿心里有些发虚,笑得都有些僵硬了。

    “妈蛋的,好险……”陆鸿心里涌上不自然的情绪,还好王飞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不然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忽悠了。

    忽悠?

    是的,陆鸿不敢拍胸脯说他很诚实。确切地说,他刚才说的话,一半真,一半假。

    比如说,人的身体各处有相连,这当然是真的,不然他们中医也没有玩下去的必要了。

    至于他按人家陶晚晴的手腕来证明对方肺部有病,就有些忽悠人了。

    刚才他按的是陶晚晴的神门穴,这一穴位,属于心经,要说和五脏六腑有关联,那也是心脏或者大脑居多,和肺可真没有什么关系。

    但为什么陶晚晴会呼吸困难胸口疼痛呢?

    废话!神门穴主治心病,心悸、癫痫、胸胁痛等等都与之有关。

    当神门穴受到刺激,心脏都不规律,呼吸能没有问题吗?至于说胸胁痛被陆鸿说成是因为肺有问题才疼的,也没有问题呀,心脏和肺都在胸部嘛!

    也就是说,陆鸿偷换了一个概念,把人家陶晚晴忽悠住了。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无他,被逼的!

    今天陶晚晴咄咄逼人,打死不信中医,还处处挖苦陆鸿,要说陆鸿没有生气肯定是瞎话。好在陆鸿还有些本事,从陶晚晴的肤色察觉出她肺部出了问题,说了一大通,才扳回一点面子。

    可最后陶晚晴要他证伪,又说不相信把脉,他没有任何工具在手,还真的一时束手。

    中医就是这样,一旦碰上不信的病患,那只的只能干看着。

    好在陆鸿还有另外一个本事,那就是他的炼气功夫,虽然无法运出“气”来,但是毕竟炼气多年,手上的劲力和常人不一样,一指下去,一样可以刺激人的穴位,效果也就比下针差一点而已。

    然而指压功夫又不能乱用,因为陶晚晴是女孩子,而要验证肺部问题的穴位,最好莫过于膻中穴了。

    可是膻中穴在哪?

    胸部!

    陶晚晴是一个女生,还是校花级别的女生,别说陆鸿这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子了,就算是老中医,也不好提议说要在人家的胸部摁压。这成何体统,简直就是耍流氓嘛!

    陆鸿相信,只要他敢提出来,陶晚晴绝对发飙,流氓色狼之类的形容词肯定会套在他脑袋上,严重的说不定脾气暴躁的陶晚晴会与他大打出手!

    另外,王飞与高兰说不得也要怀疑他是不是想趁机占便宜,心里会看不起,对他有意见。

    没有办法,陆鸿只能曲线救国了,演了一场戏,刺激了陶晚晴的神门穴,把心经偷换成脉经。

    好在眼前三人对中医都半懂不懂,不然早就拆穿他了。

    被王飞看得浑身不自在,陆鸿发誓以后都不干这种事了,与他做人的原则有些不妥当。只因争一口气,就乱来,显得太不严谨了。好在陶晚晴肺部确实有些问题,这是事实,陆鸿还可以说得理直气壮。

    “小陆,这个岔气要怎么治?”还是高兰最关心外甥女,追问治疗方法。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