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治与不治
    高兰最紧张陶晚晴这个外甥女的身体,她只能选择相信陆鸿的诊断。

    所以,她问如何去治疗这个岔气。

    高兰发文,陆鸿不敢怠慢,连忙说道:“对于练武之人来说,岔气最主要是休养,也就是说,不要练武过度,最好能停下来一阵子,把肺部养好再说。休养之余,就是熬一些散瘀通气的中药来喝,慢慢把身体调养好。”

    “慢慢调养啊……”高兰声音低了下来,她对中医怀疑的地方也就在此处——调养,时间太久了!

    其实很多非细胞变异之病,时间久了,自然都会好的。

    陶晚晴本来有些不想反驳陆鸿了,但是一听说要长时间喝中药,人也紧张起来,道:“陆鸿,你不会是故意整我吧?你们中药多苦啊,谁喝得下,还长期喝?”

    陆鸿感叹说道:“良药苦口啊!”

    陶晚晴撇撇嘴,扭头对高兰说道:“小姨,我还是觉察不出我的肺有什么问题。要不我抽个时间去你医院做个ct什么的检查?”

    高兰很想说那就检查检查,但是当着陆鸿的面,不好意思说。

    陆鸿看出她为难的神色,淡笑说道:“机器再精细,也隔着厚厚的一层皮肉骨血,肺痨肺结核肺炎这等严重问题,当然可以从拍片中看出各种阴影来。但是日积月来的练武击打,我不保证能看得出来。某些毛细血管的损伤,机器是看不出来的,肉眼也看不出来,除非把器官解剖拿放大镜来看才清楚。”

    “你不会是又想忽悠人吧?”陶晚晴又开始怀疑陆鸿的用心了。

    高兰却认可陆鸿的话:“小陆说的没错,如果机器什么都能检查,那人只要体检,也就不会有被小病拖成大病的疾病了。”

    “是这个道理。”王飞附和。

    陶晚晴反问:“机器不可信,反而信肉眼?小姨,你连自己所学的东西都不信,反而信陆鸿随便看我两眼,说什么肤色有差我就有病了?”

    陆鸿抬眼看了一下陶晚晴,悠悠说道:“中医的望闻问切,我今天在陶会长身上差不多用变了。望,是看你的肤色,联想到肺;闻,是我听到你的呼吸有异,那更和肺有关了;问,我问过你是否胸口疼,你答了,所以我诊断是岔气。也就是说,我是通过系统联系诊断,才下结果,不是信口开河,也不是胡说八道!”

    陶晚晴被陆鸿刚才那一套武功的理论唬住,一时不敢咬定说我不信我不信我就是不信了。

    “小陆,要不切一下脉?”王飞提出了建议。

    他还是觉得切脉稳妥一点,君不见去看中医,谁不把脉?

    中医看病不把脉,让人不放心,总觉得人生不完整啊!

    陆鸿挑了一下眉头,瞥陶晚晴一眼,不说话。

    高兰顿时会意,再一次把陶晚晴的手抓住,拉着递到陆鸿面前,坚定地说:“小陆,把脉吧!”

    陶大校花性感粉嫩的手臂再一次摆放在陆鸿面前。

    “小姨!”陶晚晴娇媚叫了一声,有些不满。

    “闭嘴!”高兰瞪她一眼,转而看相陆鸿,“小陆,来吧。”

    陆鸿无视陶晚晴愤懑的目光,施施然伸出三根手指,探到陶晚晴的脉门上,轻轻一搭,微微侧头,仔细听脉。

    三人顿时安静下来,喘气都不敢大声,屏住呼吸,一脸的严肃。

    一开始,陶晚晴感觉到陆鸿的手指有些凉意,不是冰冷寒人,而是一种盛夏中水的凉意,让人感到舒服。

    继而,凉意慢慢热了起来,很快就就让人感到炙热了,那三根手指就像温暖的火热,烫得陶晚晴心头怦怦直跳,不知为何,她都有些不敢看一脸严肃的陆鸿。

    “这家伙认真的时候很耐看嘛……”瞥着陆鸿的脸,陶晚晴心头涌起这个念头,很快她自己都吓了一跳,赶紧压下这恼人的想法,扭头不看陆鸿。

    说了那么长,其实陆鸿把脉时间并补偿,至多也就三十秒钟,他的手指就离开了陶晚晴的脉门。

    脉门一松,陶晚晴总算感觉恢复正常了,陆鸿那三个火热的手指,压在她的脉门上,就好像在她的心头挂着石头一样,让她无法轻松。

    “小陆,怎么样?”高兰看陆鸿脸色严肃,再次紧张问道。

    陆鸿目光在三人脸上扫了一遍,缓缓开口:“我总算没有砸自己的招牌,我现在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们,我听出来的是弦脉。脉象直而长,脉道拘急,气机不利,正是肺病的征兆。”

    不知为何,王飞闻言长松了一口气。

    高兰赶紧问道:“小陆,你刚才说没什么大碍,还没有发作,是不是……”

    “高医生别急嘛。”陆鸿笑道,“现在确实还不是大问题,注意休养,好好调理,一切都能回到正轨上来。”

    高兰连连点头:“那就好,那就好。小陆,该怎么治?”

    “小陆,可以针灸吗?”王飞脱口问道。

    “我才不针灸,我也不吃你们中药!”陶晚晴突然叫了起来。

    陆鸿顿时失笑沉默,针灸当然可以,也是最快最有效果的法子,不过肺部的经脉大多在胸背部,他一个年轻男子,在人家年轻美女身上上下其手,好像不大妥当。

    至于推拿、吃药……人家美女都叫嚷不治了,他陆鸿还多嘴做什么!

    “晚晴!”高兰脸色阴沉下来,“讳疾忌医的害处你会不懂吗?”

    陶晚晴委屈说道:“小姨,我就算要治病,也要多方验证,怎能完全听信一个人的言辞。你们做医生的,一旦怀疑病人有什么病,不也多次检查吗?”

    “呃……”高兰说不出话来了。

    “陶会长说的非常有道理。”陆鸿为高兰解围,一脸笑意。

    陶晚晴瞪他一眼,说:“你别装大尾巴狼!我现在怀疑你是因为对我们空手道有意见,特意把病情夸大,目的就是让我今后不练武了,从而打击我们空手道社团。我可是空手道社团会长,你别想轻易干扰我的判断和决定!”

    陆鸿耸耸肩,轻轻说道:“你那空手道社团我还真看不上,没必要费心思去把你怎么样,更懒得去算计你们。在绝对是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苍白的笑话。我都看不上你们,会没事找事去算计你们?”

    “你……”陶晚晴再一次气了起来。

    陆鸿摆手阻止她说道:“陶会长,我们也不废话了。哪个医生都不会去治一个不相信他的人,因为没有意义,治也是白治。你不信我,那我就懒得理你了。不过你想多方验证,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个法子。”

    “什么法子?”高兰急问,生怕陶晚晴任性说不需要。

    陆鸿悠悠说道:“陶会长之前说她肺活量大,怎么呼吸都没有问题。那是时间不对。”

    “时间?”高兰疑惑不解。

    陆鸿说道:“我想陶会长可以在每天子时试一下深呼吸,尽量以最大力气呼吸,看看肺部会不会疼。哦,子时也就是每晚十一点到凌晨一点。”

    “就这样?”陶晚晴愣住了。

    “就这样。”陆鸿笑了,“试试呗,反正对你也没有什么损失。”

    高兰认真问道:“小陆的意思是说那个时间段做肺活量测试,肺疼就是有问题?”

    陆鸿淡然说道:“也许吧,试试就知道了。”

    听者三人又沉默下来,相视一眼,有些无法理解。

    陆鸿看着他们,心里暗笑,他又开始坑人家陶大校花了。

    子时是一天最为阴虚的时候,人的很多病症在这个时候发作得特别厉害,比如肺部问题的咳嗽,还有身子骨痛什么的。按照科学说法,这个时段空气冷暖变化比较大,气压也大小不一,属于空气不稳定时段,对人的影响也就最大。

    这个时段做肺活量测试,正常人都受不了,何况肺部有小问题之人。

    陆鸿故弄玄虚,一来是想让陶晚晴心里发虚,二来也显得他更为神秘,对他来说有利无害。

    一顿家宴就在复杂而神秘的气氛下结束。

    等陆鸿告辞离开王家走出宿舍区的林荫小道,正想回宿舍,没想到陶晚晴竟然从他身后追上来喊住他。

    看陶大校花的表情,显然不会是好事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