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校花投怀送抱
    “故意的?”看着不说话的陶晚晴,陆鸿不得不往人类的阴暗面去猜测了。

    他觉得陶晚晴故意让赵飞误会两人的关系,目的就是要算计他陆鸿。

    怎么算计?

    很简单,他与赵飞不是要比武么。比武这东西,毕竟是拳脚功夫,有时候更看个人的临场发挥。一旦有人受到刺激,小宇宙爆发,发挥出百分之三百的能量也不是不可能。

    所谓的阴沟翻船,除了大意轻敌外,也有对手忽然爆发的原因。

    陆鸿怀疑陶晚晴就是想通过今天的状况刺激赵飞,让赵飞在比武的时候爆发出惊人的能量,从而一举打败他陆鸿。、

    是的,陆鸿丝毫不怀疑陶晚晴对他的怨恨有这么深!

    甚至于,他开始怀疑陶晚晴从让他搀扶回宿舍的时候就开始算计他了。不然的话,堂堂校花,这么会让一个自己讨厌的人搀扶呢?哪怕当时处境再不好,也不用找一个仇人来帮忙呀。

    陆鸿终于想明白他当时为什么觉得不妥了,总感觉陶晚晴怪怪的。原来,就是为了此刻!

    陶晚晴为什么能拿捏得这么准,笃定赵飞会在此时出现?

    这还用说么,陶大校花肯定有自己的门道,她就知道赵飞会在宿舍大楼门口等着她!

    当他们回到这里,两人“依偎”的情形,自然全部落入赵飞的眼里,对方会生气,也就不难理解了。

    “这小妞心计有这么深?”陆鸿狐疑地在陶晚晴身上来回看着,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

    “小子,你看哪里,没听到我在和你说话吗?”赵飞见陆鸿没有回应他,反而扭头“深情”地去注视陶晚晴,怒气更盛了。

    这对狗男女,大庭广众之下勾肩搭背秀恩爱虐单身狗不说,被他当场撞破了,竟然还敢一个深情注视一个欲语还休,简直太招人恨了!

    也太不把他赵飞放眼里了!

    赵大高手有一种心爱的玩具被人抢走的感觉,又生起一股好白菜被猪拱了的不忿。

    他死死盯着陆鸿,满脸煞气,仇恨的种子从心底生根发芽茁壮成长,慢慢地侵蚀了他整个大脑。

    他的理智越来越往天际跑开了,嚯的上前一步,堵在陆鸿面前,伸手就要去抓陆鸿的衣领……

    “赵飞,你做什么,给我住手!”陶晚晴眼尖,发现赵飞的动作,不由叫出声来。

    然而她这一声叫喊,却如同火烧浇油,把赵飞的怒火激得更强烈了。他以为陶晚晴在维护陆鸿,这和陶晚晴被他捉奸在床却维护情人没有什么区别了!

    是的,赵飞一向都认为陶晚晴是他嘴边的肉,除了他,谁都不能染指!

    因此,愈发生气的赵飞毫不客气了,他改抓衣领的动作为推,狠狠击向陆鸿的肩膀。他要一把推到陆鸿,之后再上去狠狠踩几脚!

    陆鸿早有准备,在赵飞打过来的时候,微微一侧身,避了开去,让赵飞的那只打手落了空。

    呼!

    赵飞推搡的力度颇大,一手落空,带着风声狠狠从空中落下去,他身体往前倾,差点站不稳想前扑倒。好在他身手极佳,身体一沉,脚下用力,脚掌狠狠抓在地上,稳住了身形。

    “咦?”赵飞大出意料,刚才一推,他虽然没有用尽全力,却也使了五六分的功夫,寻常人别说躲了,估计被他打倒在地上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陆鸿却轻巧地躲避开去,有两下子!

    赵飞眼睛猛的一亮,脱**道:“好家伙,有点本事,难怪敢这么嚣张!”

    陆鸿冷冷盯着他,问:“你是要让决斗提前上演吗?”

    赵飞怪笑一声:“哪里能那么便宜你!后天我要在正式的擂台上把你打趴下,我要所有到场观战的人都看到你的丑态,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得罪我们空手道社团的下场!”

    陆鸿也不着恼,淡淡说道:“只怕要让你失望了。”

    赵飞一愣,继而醒悟陆鸿这是在反击,他顿时怒气又上升起来,喝道:“今天我要先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人不能接近,什么人不能得罪!”

    “不能接近?”陆鸿怪笑一声,扭头去问陶晚晴,“陶会长,难道你是这位仁兄的货物?你被他预定了,连接近都不能?”

    陶晚晴满脸寒霜,冷冷说道:“赵飞,你胡说八道什么!你是我什么人!我和谁打交道还要你批准吗?你也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吧!”

    “晚晴,我……”赵飞顿时语塞。

    陶晚晴脸色更冷,哼声说道:“别说你不是我什么人,就算是什么人,我也还有自由,不是你的奴隶!”

    “我……”赵飞脸色着急。

    这时候陆鸿鼓掌笑道:“不错不错,陶会长这时候才有一个会长的气势嘛!身为一个会长,怎么能让一个社团会员骑在头上呢?你是会长,是领导,把会员当下属才是应有之义嘛。当然,把他们当狗来训斥,那也再正常不过了。”

    当狗训斥?

    赵飞闻言气得暴跳如雷,指着陆鸿说道:“该死的混蛋,信不信我削你!”

    陆鸿摇头说道:“我很想说不信,但我又怕你说你信了。”

    赵飞被绕晕了,目瞪口呆。

    陶晚晴白了陆鸿一眼,不满说道:“陆鸿,你也够了!我们的恩怨,后天擂台上见真章,扯那么多做什么!”

    陆鸿深深看了看陶晚晴,道:“好像我并不想惹事,只是陶会长你没有及时解释清楚罢了。怎么滴,你难道还不打算解释解释吗?”

    陶晚晴还不说话,着急的赵飞问道:“解释什么?”

    陆鸿看着他,很认真地说道:“我说我和陶会长并没有什么,我们只是吃了一餐饭而已,什么都没有发生。你信吗?”

    赵飞眼珠子猛地一张,嘴巴也越来越大,全身都有些颤抖,吃人的心都有了。

    什么叫吃了一餐饭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叫解释?什么叫你信吗?

    这怎么听都像狗血剧里被捉奸之人说的言辞,赵飞想不怀疑都难了。

    “你问我信不信?”赵飞好不容易发生,气得脸都扭曲了,阴森森地注视陆鸿,怪声反问,“如果你是我,你信吗?”

    陆鸿叹息一声,说:“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陆鸿,你在耍我是不是!”赵飞闻言再也忍不住了,身体前冲,猛地要去踹陆鸿。

    “住手!”陆鸿还没反应,陶晚晴却心急如焚,上前一步要阻止赵飞。

    她却忘了自己扭了脚,不动的时候还勉强可以站立保持平稳,轻轻一动都要疼得厉害,何况急忙跨步上前——

    “啊……”陶晚晴痛得叫出声来,脚下一软,全身失去了支撑,直直往前扑过去。

    更没想到的事情又发生了:陶晚晴前扑的方向正是陆鸿站立的地方,陆鸿当然不敢躲避,不然陶晚晴就要栽倒在地上。

    “砰!”

    陆鸿不躲不闪这么一站,陶晚晴结实地扑在了他的怀里,就好似校花不顾一切投怀送抱一样。

    然而,现在的情形更像陶晚晴为了阻止赵飞攻击陆鸿,她扑过去,用自己的后背挡下赵飞的攻势,从而保护陆鸿。

    这一刻,所有人都傻眼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