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攻势猛与游击战
    呼!

    拳势生风,凛冽凶猛。

    手刀只是空手道里最为基础的动作,但在赵飞施展开来,却如下山的猛虎,威力十足,气势逼人。

    赵飞研究过陆鸿与方天洪对战的视频,其中方天洪有用力太老来不及变化被陆鸿一招击倒的一幕,因此,他现在上来用招就小心了许多,哪怕是含怒出手,也还保持着临战的冷静,只敢用基础动作,没有使出他其他更厉害的绝招来。

    无他,试探耳!

    不得不说,陆鸿刚才那些装逼的话取到了与人打心理战的效果,赵飞被陆鸿唬得不轻,当真是不敢随便发力。

    可赵飞毕竟拥有绝对的实力,就算是最基础的动作,用将出来,杀伤力也是十足。

    这不,一个手刀,快疾如风,力似千钧,瞬间就劈到了陆鸿的面前。

    陆鸿并没有迎接,他躲闪的动作更快,在赵飞手刀还在空中的时候,脚下连点,后退一步,就躲了开去。

    呼!

    赵飞一招落空,直直从空中劈下。

    如果是寻常人,看到逼退了陆鸿,早就偷着乐,紧接着就是占着了先机后的反应——更凶猛的攻势连绵而出,把对方打得没有还手之力。

    比如赵飞的空手道,如果面对现在这个情况,早就顺势抬腿一个横踢,手脚并用,杀招迭出,一般的对手面对这种如雨点一般的攻击,大多也就跪了。

    然而这一次,赵飞还是选择了谨慎,在陆鸿后退的时候,他虽然也追击,却还是手上的动作居多,呼的一下,又是一个手刀劈出去。

    “还来?”陆鸿轻笑一声,脚步一点,身体一侧,又从旁边躲了过去。

    呼!

    赵飞的攻击又落空了。他并没有丧气,接下来两手一划,腿轻轻抬起,横着扫向陆鸿的腰腹。

    他的腿并没有抬得很高,依然留有余力,保留着三四分防御的动作,就是要提防陆鸿的反制手段。

    陆鸿还是笑了一声,身体连抖,脚下划圆,绕着赵飞又躲开了他的这一脚。

    这三个回合,陆鸿都是闪避,绕着赵飞游走了一圈。

    赵飞见状怒了,上手继续攻击,嘴上喝道:“陆鸿,你就这点本事吗,除了会躲,你就不敢像男人一样应战吗?”

    陆鸿一边躲一边呵呵笑道:“我是想看看你有几斤几两,说实在的,你这几招让我很失望啊。如果就这点本事,还真无法对我形成威胁。”

    赵飞怒吼连连,手脚施展开来,又来回攻击了好几次。

    然而陆鸿除了偶尔用几下太极里的“十字手”格挡,其他都是游走在赵飞的身边,并不硬拼,甚至说是对战都比较勉强,真正的打得一手好“太极”啊!

    这算什么,耍流氓吗?

    说好的堂堂正正的对战呢?说好的以打倒对手来区分胜负呢?

    这可不是竞技比赛,不是以点数来计算得分呀。那么,陆鸿这种防御性地游走,岂不正是耍无赖吗?

    连续十几招不凑效,不单赵飞气得眼珠子都气红了,就连底下的观众都表示不爽:

    “搞毛啊,那家伙只会跳来跳去躲闪,这是在给我们演跳大神的戏码吗?不会是跳猴子戏出身吧?你若是孙猴子,咋不上天呢?”

    “陆鸿这家伙不会没有本事,上去只能躲吧?还是说他怕了赵飞?”

    “肯定是怕了!切!还说什么高手,原来是银样镴枪头!”

    “陆鸿,不敢打就给我们滚下来吧!”

    “陆鸿,滚下来!”

    “陆鸿,滚下来……”

    观众发出喧闹的嘘声,除了吃瓜群众,不无空手道社团的人趁机起哄,想要干扰陆鸿的心理。

    “陆老大不会是真的怕了吧?”钟歌整个脸苦得都皱在了一起,紧张地看着擂台上的陆鸿,“马文,做好准备吧,一旦陆老大不敌,我们就冲过去让他躺下。如果他不肯,我们就想办法绊倒他。”

    “绊倒?”马文满脸疑惑,“这不是犯规吗?”

    钟歌没好气说道:“哥,人都快没命了,还在意犯规不犯规?”

    马文犹豫说道:“我们这样坑陆鸿,他会不会说我们是猪队友?”

    钟歌坚定说道:“猪就猪吧,谁让他是我们朋友呢!”

    马文点点头,却低估说道:“说你是猪绝对没错,至于我嘛……”

    “你说啥?”

    “没啥!”马文赶紧一脸的赞同,“就按你说的办。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钟歌这才不说话,又转头去看擂台的比武。

    圈外人的各种喧闹与担忧,在专业人士看来,就显得可笑多了。他们对擂台上陆鸿一昧躲闪的动作又不一样的看法:

    “虽然很无赖,也不好看,对名声更是一大伤害,但是不得不说陆鸿的选择很正确。”一个满身都是肌肉练拳击出身的人抱手在胸感慨说道,“面对赵飞凌厉的攻势,选择硬拼,那才是傻子行径啊!”

    “正是。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陆鸿选择运动战、游击战,避实就虚,才是最正确的策略。”有人附和。

    “这不是认怂逃跑路线吗?”有人问。

    “你懂什么!人家这是扮猪吃老虎,这叫聪明,懂不懂!”

    “那如果运动战了半天,最后逃不掉,还是被人家一拳ko了呢?这算什么,牺牲吗?”

    “这叫时运不济!”

    “擂台上还有这个说法?”

    “你……是要气死我吗?回去跟我陪练,看我怎么收拾你!”

    “会长,不要啊……”

    ……

    台下热闹,台上形势也不容乐观。

    赵飞好像也察觉到陆鸿的策略了,他不由冷笑:“陆鸿,如果你打算等我体力衰退再反击,那我告诉你,妄想!我体力充沛的程度不是你可以想象的!”

    赵飞有这个信心,他毕竟以进军空手道职业赛事为目标,平常对于体能的操练并没有放松,甚至还通过残酷的方式来锻炼了他的体能。

    一场擂台赛,他还真没担忧过体力的问题。

    陆鸿想从这方面做文章,那是找死!

    赵飞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他不单没有顾忌体力,反而攻击得更凶狠更猛烈了。

    瞬间,陆鸿就被他逼到了擂台的一个角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